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零八章:一箭双雕
    “狡辩?”年玉浅浅一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做过的事情,何来狡辩一说?我以为映雪郡主是聪明人,当初,你我定下一个守望相助的约定,我以为,我们便已经是朋友,却没想到,映雪郡主对年玉,竟是这么的不信任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皱眉,那守望相助的盟约……

    不错,因着那守望相助的盟约,她也不信这事是年玉所为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所有的证据,都是指向年玉!

    “二小姐生了一张巧嘴,本郡主分明听闻,你侍女的绣帕落在了我如意阁,陆修容那一晚,又亲眼看见你的侍女从我如意阁回去,如此证据昭昭,二小姐还要多说什么呢?”赵映雪袖口之下,手已经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她在等,等这年玉承认。

    可年玉没做过的事情,又怎会承认?

    “映雪郡主,我若不多说,就要被你冤枉了去,单单是凭着一张绣帕,凭着那陆修容所见,映雪郡主就定了年玉的罪,那年玉实在是冤枉得很,如果这样说来,那一日,出现在如意阁的绣帕是晋王妃的,那掳走映雪郡主的人,就应该是晋王妃吗?”

    年玉敛眉,嘴角浅扬起一抹弧度,那意思,再是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映雪一怔,转身面对着年玉,那张脸上,疤痕错落,更让瞪视着年玉的她,添了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这个年玉……娘怎么会掳走她?

    可稍微冷静下来,赵映雪思索着年玉的话,目光怔怔的看着年玉,“你的意思,是有人嫁祸?”

    年玉挑眉,却没有直接回答,“年玉和映雪郡主,无冤无仇,我掳走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是无冤无仇,可你恨南宫月不是吗?她曾经那般待你,随意责难打骂,甚至连畜生都不如,你自然恨她,所以你要折磨她,但你知道,她爱子如命,折磨她的儿子,无疑是比折磨她,更来得痛快有效,而我……他年城嫌弃我这张脸,更嫌弃我这被毁了的身子,呵,你倒是知道如何折磨人!”

    赵映雪想到那几日的惨痛过往,语气越发凌厉,眼神里,甚至夹杂了几分疯狂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只要一闭上眼,就会想起年城压在她身上,那让人嫌恶的触碰记忆清晰,仿佛正经历着。

    饶是此刻想着,也是历历在目,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握紧了拳头,似恨不得杀了年城,也杀了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的模样,她知道赵映雪是个可怜人,但背锅的事情,她可不干。

    况且,也不能便宜了往她身上泼脏水的罪魁祸首不是?

    “所以,这些时日,那南宫月痛苦了?”年玉轻笑,“ 映雪郡主,以南宫月的性子,她若是痛苦了,还不要把这年府给掀了,年府又哪里会如此平静?”

    赵映雪身体微微一晃,神色间有了波动,年玉的话……

    须臾,年玉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正痛苦的,是映雪郡主你,不是吗?映雪郡主玲珑聪慧,自进了年府,就已然参透了这年府的局势,我和夫人有恩怨不错,可映雪郡主和夫人,以及大少爷,也是有恩怨的,不是吗?或者,你们的恩怨,还需要我来提醒?”

    年玉对上赵映雪的眼,一字一句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意思……”赵映雪身体一怔, 年玉的话,似乎将她点醒了一般,“你的意思,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不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那年城也被掳了去,还受了责打,不仅如此,他每每碰自己身体之时,是那样的嫌恶与避之不及,又怎会南宫月做的?

    但也确实如年玉所说,他们之间的恩怨,深似海……

    “若真是他们……”赵映雪目光闪烁着,脑中迅速转动,越是想,仿佛这个可能性,就越是强烈,而心中的震撼,亦是如潮水般的袭来,仿佛要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猛然想到什么,赵映雪下意识的望向年玉,“他们的目的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目的?”年玉轻敛眉,“目的再明显不过,折磨了你映雪郡主,又能祸水东引,现在,你不是将矛头指向我了吗?好一个一箭双雕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一箭双雕?

    赵映雪攥着绣帕的手,下意识的握紧,年玉说的,并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那南宫月,恨她折磨她的儿子,同样也将年玉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,这若真是南宫月和年城他们的谋划,那么……

    想着这些时日经历的事,赵映雪心里激荡万千,那眼里凌厉的恨意,炽烈的交织着,饶是冬日里的寒风,也吹不散的浓烈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对上年玉双眸之时,赵映雪眼底已然恢复了冷静,“单单是凭着你这几句话,我怎能如此轻易信了你?我要确确实实的证据,证明是她南宫月主使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,映雪郡主的心里,自然会去思量,不过,我倒要提醒映雪郡主,这个时候,说不定正有无数双眼睛,看着你我,期待着你我在这凉亭里,争端四起,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目光,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这年府,从来不乏眼线。

    赵映雪微怔,迎上年玉的视线,那美丽纯澈的眼里,光彩夺目,看得赵映雪愣了神,曾经,自己的眼睛,也是这般美丽夺目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映雪郡主,你要证据,咱们就一起找证据。”年玉再次开口,拉回赵映雪的神思。

    赵映雪皱眉,“你……帮我找证据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赵映雪看不透这个女子的深浅,也同样看不透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年玉不以为意的一笑,“这脏水泼在我身上,着实不爽,再说,当日你我二人相约守望相助,映雪郡主有事,年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守望相助……

    一阵眩晕袭来,赵映雪下意识的抬手扶着额,这些时日,她精神上所承受的太过沉重,方才的高度紧绷,已经让她身体到达了极限。

    年玉瞧见赵映雪面容间的疲态,柔声道,“郡主不妨先回房休息,至于证据,郡主请放心,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龌龊,藏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年玉,我暂且信你一次,可若我知道当真是你害我,我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尝尽我所受的痛苦!”赵映雪看着年玉,身子虚弱,眼神却是锐利,“若是她南宫月主使的这一切,那么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