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麻衣相师李北斗程〕〔龙神至尊〕〔证道东方〕〔裴先生娶了个200斤〕〔继承亿万家产后我〕〔你是我以墨书写的〕〔重生七零娇娇媳〕〔剑骨〕〔斗罗之圣墟觉醒〕〔弥赛亚传奇之创世〕〔贵妃有心疾,得宠〕〔药门仙医〕〔顾先生待我如宝〕〔我成了五个大佬的〕〔清穿之贵妃有喜了〕〔厉太太,二胎了解〕〔陈阳〕〔精灵之饲育屋〕〔翻手为云〕〔凤栖梧:将军请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一十一章:楚倾的怪异
    如果是以婚事相帮,那这恩情……

    这恩情未免太过沉重,她又如何能承受?

    况且……

    他为何帮她?

    似没料到年玉的防备会比刚才更强,楚倾一声轻笑,姿态轻松,“帮你?我为何帮你?”

    年玉皱眉,随即,便听得楚倾的声音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于你,你需要这么一门亲事,来摆脱眼下两难的处境,于我……我本无意娶任何女子,但我母亲却需要一个儿媳,将军府也需要一个少夫人,各取所需,如此而已,况且,你看了我的脸,对于我来说,我不再希望其他任何人再看到我面具下的容貌,所以,这个妻子,你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年玉望着楚倾,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自己看了他的脸,知道了他的秘密,以他的严谨的性子,确实不能放任她不受掌控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或者,你更愿意带着我的秘密……死于非命?别忘了,你终归还是欠我一条命。”楚倾眸子一眯,眼里厉光隐现,那威胁之意,让年玉微怔,仿佛见到了那日夜里,在骏马之上,朝她射出匕首的那个男人,比世上任何东西都危险。

    年玉猛地一个激灵,但只是一瞬,楚倾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你不用急着做决定,距你生辰还有十来日,这十来日,你好好考虑,到时再给我一个答案,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落,那一袭黑色的挺拔身影,已经走出了凉亭。

    年玉上前一步,想叫住他,却只是迈出一步,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背影远去,直到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年玉依旧站在那里,脑中回荡着楚倾方才的话,竟有些心思凌乱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她感觉他想帮她,可刚才那一番威胁,仿佛自己若不遂了他的意,承了这门亲事,便当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为何她竟觉得今日的楚倾有些奇怪,可那份奇怪却让人摸不透,猜不着。

    楚倾离开不多久,不远处,一直看着这一切的赵映雪,也终于收回了目光,转身任萍儿扶着,往如意阁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赵映雪让人带走年玉之事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年府,可据说是枢密使楚倾紧随而至,保了年玉无恙。

    年玉回到倾玉阁,年依兰正在院子里,看着那一株草入神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年玉侍弄着这株草,她早有发觉,这么一株不起眼的草,那年玉如此贴心照料着,究竟是为何?

    想着,年依兰伸手,想要触碰,可她还没碰到那株草,身后,一个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而至的声音,年依兰身体一怔,她再熟悉不过,年玉!

    年依兰眼底一抹凌厉,猛然缩回手,转身,仿佛已经换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年依兰目光无辜的闪烁着,“对不起,玉儿,我……我只是好奇,这是什么草?”

    好奇吗?

    年依兰说着,人已经靠近年玉,满眼关切,“玉儿,映雪郡主没有为难你吧?刚才,我听闻你被映雪郡主的人带了去,心里焦急万分,还好……还好枢密使大人来了,我就知道,有枢密使大人在,你就不会有事,那映雪郡主纵是再不讲理,也要顾及着枢密使大人的身份与权力。”

    年玉看着眼前自己这个姐姐的“放下心来”的模样,心中不由讽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这般时时刻刻的演着戏,不会累吗?

    若当真如她猜测的那般,这次掳走年城和赵映雪是南宫月设计的一出一箭双雕的戏码,那年依兰是否又参与了其中?

    年玉打量着年依兰,年依兰被她看着,竟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玉儿,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年依兰心里莫名有些虚,自年玉换回了女装,她给她的感觉,一日比一日怪异,一日比一日危险。

    年玉眉心一皱,瞥了一眼旁边那一株草,“姐姐,你没碰到那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没有就好。”年玉口中喃喃,人已经到了那株草前,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轻易碰不得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年依兰心里一惊,试探的看着年玉,“这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年玉看了年依兰一眼,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吩咐秋笛将那株草端进了屋,随即,自己也跟着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她如此神秘兮兮的模样,更觉得那株草不寻常,待那主仆二人进了二楼的房间,才敛去了脸上的笑容,那眼底,阴狠凝聚。

    年玉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依兰出了倾玉阁。

    待她刚离开,阁楼上,窗户微微打开了一个缝隙,又迅速关上,秋笛看了一眼坐在榻上的女子,“小姐,大小姐出去了,似乎是往揽月楼的方向走的。”

    年玉挑眉,意料之中,不是吗?

    揽月楼……

    想着刚才在凉亭里和赵映雪说的话,眸中的颜色添了几分深沉,似在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揽月楼里。

    年依兰一进门,那压制着的怒气,就再也抑制不住,瞧见桌子上摆着的茶杯,几乎是想也没想,上前随手一扫,桌子上的茶杯随着那力道,全数落在地上,砰砰的声音,响彻整个房间,茶杯碎裂一地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年依兰愤怒的模样,想到刚才得到的消息,立即明白依兰是因何而怒。

    “依兰,你何必为那小贱蹄子生气?那年玉不过是因着有枢密使大人在,才逃过这么一劫,那赵映雪知道是年玉将她害成这个模样,这次她没治了年玉,就会这么罢休了吗?”

    南宫月冷哼一声,也是满脸凌厉,劝着年依兰不必生气,自己心里的怒火,却也压不住。

    那年玉,运气也未必太好了些!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那楚倾能护得了她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厉声道,想到那老屠夫,转而安抚年依兰,“依兰,咱们不急,我和你祖母都已经商议好了,她生辰那日,就将她和朱屠夫的婚事定下来,那朱屠夫暴虐成性,待年玉嫁了过去,有那朱屠夫替我们收拾她,将她打残打废了,也是她的命,看谁还能帮得了她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厉少宠妻至上〕〔都市战神归来〕〔好孕甜妻:狼性大〕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〕〔星际重生全能女神〕〔法医王妃:我给王〕〔极品老木匠〕〔我抢了999种异能〕〔兽世种江山[种田]〕〔闪婚小甜妻:狼性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剑道凌天〕〔第五月和玄奕辙免〕〔妈咪给钱,爹地卖〕〔总裁的甜心萌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