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二十章:上辈子的深仇大恨
    同样的男人,记忆中的声音,年玉竟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不到最后,她竟是不知,那些所谓的情话和承诺,都不过是满嘴荒唐,那些记忆,最后定格在他赐罪的那一晚……

    恨意在心中流转,热血翻腾……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年玉对上赵焱的眼,眸中的笑意泛开,“价值连城,又是骊王殿下亲自打磨,骊王殿下实在是有心了,年玉喜欢,很喜欢很喜欢,殿下,这玉佩当真送给年玉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这是专门为你打造。”赵焱一瞬不转的看着年玉,刚才,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冷,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可是,仅是瞬间,年玉脸上的笑,却让他有些恍惚,这倒是第一次,年玉对他笑得如此灿烂,那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,不知不觉的牵动人的心弦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这玉送给了我,不就是我的了吗?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话到此,秀眉微蹙,看进赵焱眼里,捕捉到他眼底微不可察的一窒,年玉心中轻笑,嘴角扬起的弧度,越发大了些。

    摩挲着玉佩的手,微微一松,那光滑的玉佩,缓缓从手中滑落……

    年玉直直的盯着赵焱的双眸,那眼里,诧异流转,逐渐转为震惊,与此同时,男人几乎是本能的伸手,想要接住那掉落的玉佩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纵然是身手再快,却也终究晚了一点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清脆的碎裂声在房中响起,年玉挑眉,果然不愧是价值连城的玉佩,连这碎裂的声音,都要格外的悦耳许多。

    而赵焱的脸……

    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,先前的笑容龟裂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凌厉,那眼神里,分明有愤怒骤然燃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焱看着地上碎裂成好几块的玉佩,锐利的目光激射向年玉,这难得的美玉,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年玉该死,年玉刚才手滑了,不小心……打碎了玉佩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倏然皱眉,诚惶诚恐的模样,可心中,却因着赵焱的愤怒,格外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你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赵焱厉喝出声,看着年玉的模样,不小心?

    刚才他亲眼所见,她哪里来的不小心!

    胸中那激涨的怒火,似乎终于控制不住,一抬手,五指想要扣住年玉的脖子,可仿佛早有防备,那手靠近她时,年玉却是身形一闪,赵焱那凌厉的指风扑了个空,年玉却已然站在了他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,骊王殿下息怒,年玉可真的不是故意的,这价值连城的玉,年玉这么会故意摔碎?骊王殿下莫不是心疼那玉,要让年玉赔?这可不行,方才骊王殿下分明说了,那玉送给了年玉……”年玉不紧不慢的开口,嘴角笑意流转,没有掩饰,也不屑掩饰。

    赵焱微怔,这年玉……她故意摔碎的哪里是这玉佩?她要摔的是他赵焱的脸!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赵焱低咒一声,他刚才还以为,这女人对他的态度会有所好转,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本王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,你如此三番两次,置本王的好意于不顾?”赵焱转身,眼里怒意不减,仿佛长久积压在心中的怒火,也跟着在这一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哪里得罪了她?

    记忆中,这不是赵焱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!

    而她曾经也给过她冠冕堂皇的答案,看而今日……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真想知道?”年玉眸光微敛,心中一股冷意泛出,仿佛连带着空气里,也透了一股冷。

    赵焱感受着她神色的变化,身体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既然殿下想知道,那我便告诉你。”年玉对上赵焱的眼,嘴角的笑,眼底的冷,交织在一起,那份诡异,让赵焱眉心微皱,随即便听得年玉的声音,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上辈子,你我有深仇大恨……”年玉缓缓开口,一瞬不转的看着赵焱脸上的表情,可突然,话锋却是一转,“呵……呵呵,骊王殿下,这个答案,殿下满意吗?”

    年玉盯着赵焱,笑得开怀,仿佛刚恶作剧得逞的少女,那份娇憨,亦是赵焱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如此的模样,赵焱却是分不清楚,她方才的话到底是真,还是假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深仇大恨?

    “无稽之谈!”赵焱冷哼一声,几乎是瞬间,心中就已经有了判断,那张脸,已然是黑得不能再黑,这个女人,这一出出的,分明是在戏弄他!

    可这判断,年玉听来,嘴角的讽刺,越发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无稽之谈吗?

    也对,他赵焱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。

    可他不信……

    不信也罢!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,秋笛的声音传来,房间里,二人听在耳里,赵焱眸子微微收紧,还在怒火中的他,似乎心中不甘,还想说什么,年玉却已然端起了大家闺秀的优雅姿态,瞥了一眼地上的碎玉,朝赵焱福了福身,“谢过骊王殿下的美意了,恕年玉真的不能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那姿态,分明带着的挑衅,丝毫也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当下,赵焱的脸色更沉了下去,年玉看在眼里,心中冷笑,转身正要走,身后的男人,却不死心的抓住了年玉的手腕儿……

    那触碰袭来,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玉一挥手,就连赵焱也没有料到,她竟那般利落的挣开了他的大掌。

    手中一空,当下,赵焱的心中,竟是莫名一颤,年玉余光瞥了一眼男人,眼底一抹嫌恶一闪而过,仿佛避之不及的蛇蝎,没有理会房里的男人,年玉大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年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赵焱刚才被甩开的手,依旧僵在空气中,仿佛被施了定身咒,久久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那空了的掌心,竟有些怅然若失,他……极其不喜欢这种感觉!

    “年玉……”赵焱口中咀嚼着这两个字,心中一股火焰燃烧着,竟是有些分不清楚,那到底是真正的愤怒,还是征服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早已习惯别人不将他放在眼里,任何人看他的眼光,他都可以淡然处之,但这年玉,却是例外。

    她越是瞧不上他,他心中越是有一个欲望,想证明他的存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