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二十四章:他也想提亲
    今日她年玉想和沐王殿下定亲,怕也没那么容易!

    旁人神色各异,可当事人的年玉,这样突然降临的恩宠,她却没有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年玉谢娘娘恩典。”

    年玉恭敬的欠身,进退有度,不经意间对上宇文皇后含笑的双眸,那眸中尽显的温柔,在年玉看来,却比这冬日里的寒风还要刺人。

    在旁人眼里,今日宇文皇后来,是给了她圣宠,可年玉却是知道,今日宇文皇后来,是为了要亲眼看到自己如何给她一个诚意!

    “娘娘,沐王殿下呢?”

    年曜看了看宇文皇后身后,并没有瞧见沐王殿下的身影,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前些时日,沐王殿下为皇上办事外出,朝中之人都是知晓,可今日既是要提亲,沐王殿下该是赶回来了,但……

    怎的却没来吗?

    这一提,几乎所有人都留意到了沐王殿下的缺席,宇文皇后淡淡笑着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气氛顿时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倒是清河长公主见此情形,看了年玉一眼,在芝桃的搀扶下上前,“还愣在这里干什么,宴席可准备好了?本宫这身子,可经不起久站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看清河长公主高高隆起的肚子,便是宽大的衣裳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按这时间,再过不久,似乎就该临盆,如今清河长公主的身子,最是金贵,若出了差错,谁也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当下,年曜便立即张罗着,众人让出一条道,首先引着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入了主座。

    年玉想着她和楚倾的约定……眸光微敛,这该来的,不该来的,都来了,可为何楚倾还没到?

    若是提亲,按照北齐的规矩,不管是大将军还是将军夫人,也终归有一个人要随行,可……年玉看向门口的方向,不知为何,心中竟有些盼着那银色面具的男人快些出现。

    正是她这一眼当中的焦急与期望,许多人都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南宫起,骊王赵焱……乃至是年依兰,以及南宫月,年老夫人等人。

    可在他们眼里,却只以为是年玉在等着沐王殿下。

    等着赵逸吗?

    赵焱敛眉,眸中一抹轻笑,泛着冷意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今日,她年玉就算是等到赵逸,那也只能是赵逸的死讯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承蒙今日各位来年府,庆贺玉儿生辰,玉儿已经过了成年礼,今日十五岁一过,当也是个真正的待嫁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思绪之间,年老夫人突然开口,和善慈爱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一来,尤其是刚才在水榭廊亭,该发生的没发生,她不得不承认,她的心中有些慌了,想着自己的安排,如今,也幸亏是沐王殿下还没到,她们该是趁着沐王殿下还没到,关于年玉的婚事,她必须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话落,好些人的心瞬间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嫁女子……

    众人看向坐在清河长公主身旁的年玉,南宫起眉心不由一皱。

    待嫁?

    赵逸提亲,她就要成为沐王妃吗?

    不知为何,南宫起心中竟有些闷得慌,似被什么东西堵着,一口气上不上来,又下不下去。

    骊王赵焱的目光却是扫了一眼年依兰,正瞧见那女人眼里闪烁着的热切,他知道年依兰想将年玉的婚事绑在朱屠夫的身上,那朱屠夫……赵焱眸光微敛,年玉这么一个玲珑心思的女子,那朱屠夫,如何配得上她?

    而方才在房里……

    赵焱脑中,年玉对她的嫌恶怎么也挥之不去,几乎是一刹,曾经在他脑中冒出过的念头,又一次在他脑中闪现。

    比起那朱屠夫,她该是更愿意亲近自己吧?!

    赵焱皱眉,虽是不屑和那朱屠夫比较,但这个时候,若自己能将她从和朱屠夫的亲事中解救出来,他是不是就能对他多一些好感?

    而那解救之法……

    提亲……

    今日,赵逸无法来提亲,那么自己,何不也随了自己的心,插上一脚。

    赵焱看向年玉,只见她面容沉静,温顺从容的坐在清河长公主身旁,仿佛丝毫也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,又似乎了然一切,成竹于胸。

    这个年玉,从来都是这般让人捉摸不透,正是这样的难懂,仿佛有魔力一般,吸引着他,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探寻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想着提亲的念头,赵焱看年玉的眼神,多了几分光彩,他倒想看看,自己提亲,年玉会有怎样的反应!

    “不错,玉儿如今,确实可以婚嫁,本宫这里,倒是知道一位青年才俊,他们相配,真真是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年老夫人的话刚落,正要进入主题,却没料到,清河长公主的声音响起,清清淡淡,但那浑然天成的优雅贵气,便是那随意的一开口,都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顿时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口中的青年才俊,该就是沐王殿下吧!

    这清河长公主和宇文皇后一道而来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禁不住猜测,心想,该是清河长公主为沐王殿下的提亲做的一个开场,一时之间,几乎是所有人都屏气凝神,有些人的心里,却是倏然一紧。

    年依兰下意识的看了南宫月一眼,那一眼,流露的慌乱与急切,甚至来不及掩饰,南宫月留意到了,同样,年玉也是捕捉到了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炸开,却又瞬间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年依兰……她慌了吗?

    她倒是喜欢看她慌了的模样,不仅如此,想着刚才那朱屠夫……

    年玉眸光不经意间,瞥了南宫月一眼,那脸上是和年依兰如出一辙的慌张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费心了,公主看上的青年才俊,定是出类拔萃,难得一见的好儿郎,可惜了……”南宫月扯了扯嘴角,态度恭敬,话到此,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惜?如何可惜?”清河长公主目光扫向南宫月,她可没有忘记,这南宫月素来对年玉没存好心思,这个女人,又在动什么歪脑筋?

    长公主那一眼,饶是南宫月心里也有些虚,她此番开口,必然是要冒犯清河长公主,可想到今日的计划,她却不能作罢,不然,那年玉,当真要坐上那沐王妃的位置,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她和依兰都不会甘心!

    所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