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二十九章:和年玉有关!
    而那肚子,像是被什么东西破开了一道口子,仿佛是肠子的东西,混合着鲜血,堆积在身侧,房间里,血腥味儿混合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弥漫,充斥在每个人的鼻尖,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泛出一股恶心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,终于有人忍不住,下一瞬,却听得一声惊呼,众人的注意力,顿时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郡主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萍儿惊慌的扶着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众人看过去,只见门口,那一袭白衣的女子,竟是滑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……不是映雪郡主吗?

    虽然面纱遮住了脸,但那一袭白衣的萧索,仿佛成了那个曾经美好女子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映雪……”人群中,晋王妃回过神来,立即上前,也是瞬间慌了,映雪她怎么了?

    突然想到什么,晋王妃立即开口吩咐道,“快,快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大夫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字,让南宫月一个激灵,思绪猛地从床上那男人的身上收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昏厥的赵映雪,想着今日的安排……

    她本是特意计划好了,要让赵映雪今日出个什么事端,却没想到,她还没行动,她却昏倒了吗?

    这可不正好?

    呵,怕是老天都在帮她!

    “年城,你还愣着干什么?郡主身子金贵,还不好好照顾着?”南宫月无暇顾及那床上躺着的死人,只想着,今日有些事情,势必要进行。

    年城一怔,意识到什么,刚上前,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南宫月,晋王妃就一眼瞪来,将他的手挡着,厉声喝道,“你这畜生,休要碰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晋王妃丝毫没给年城面子。

    年城脸色微僵,南宫月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但想着今日的计划,那大夫可是关键,立即给年城使了个眼色,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些亲自去请大夫来啊!”

    年城对上南宫月的眼,一个视线交汇,当下,就明白南宫月的意思,丝毫不敢耽搁,立即转身,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,拨开人群,朝仙兰苑外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年城离开,南宫月亲自张罗着将昏过去的赵映雪,就近安置在了隔壁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南宫月忙前忙后的模样,不知为何,竟是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床上死了个人,她却转身去关心赵映雪的安危,且不说这紧要的关头,纵然是平时,南宫月也是恨不得赵映雪死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她这般热络操心,当真是在做给这些宾客看,展现她这个婆婆的亲厚?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,年玉就否认了这个猜测,看南宫月折返回来,年玉眸光微敛,似在探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厢,映雪郡主突然昏倒,众人只当是看到那床上的死人,受了惊吓,插曲过后,众人的注意力,就又都回到了房间里这死了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怎的如此死在年大小姐的床上?

    经过方才那一番沉淀,几乎是不约而同的,众人的脑中跳出了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但南宫月,年依兰,乃至是年老夫人看到那张脸之时,心中都不由一颤,那张脸,虽然扭曲得不成模样,触目惊心,但她们还是认出了他!

    年老夫人身体一晃,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在地上,之后便一直由身旁的嬷嬷搀扶着,脸上仿佛被抽干了血色。

    当下,清河长公主捕捉到年老夫人异乎寻常的反应,眉峰一皱,“年老夫人知道这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老身不知道。”年老夫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,连带着,头也不停的摇。

    可话刚一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果然,清河长公主看了年老夫人一眼,眸光微敛,随即,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皇兄,今日是玉儿生辰,没想到竟发生这样的事情,当真是晦气得很,这事无论如何都要查,既然年老夫人不知道这人是谁,便让人好好查查这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是个精明的,刚才,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心中已然有了些底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那南宫月和年老夫人方才在前院,是怎么对待玉儿的!

    她的义女,怎容她们欺负?!

    而方才,年老夫人的反应……当真是不知道这人的身份吗?

    呵,清河长公主心中轻笑,这人无论是谁,左右是死在了年依兰的房间里,那这其中,可有的是文章可做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话落之时,目光扫了一眼那年依兰,瞧见她闪烁的目光,更意识到不寻常,“本宫倒是忘了,这人死在年家大小姐的床上,这年家大小姐,该是知道这人究竟是谁才对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到了年依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本就心中忐忑的她,被清河长公主如此一说,更是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那闪烁的目光,年玉看在眼里,禁不住为清河长公主暗自叫好,义母从来都是个通透的女人,只怕这一切,是瞒不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而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“年依兰,你说,这人是谁,又是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元德帝倏然开口,锐利的目光落在年依兰身上,那强烈的威压,让年依兰心中一颤,几乎是下意识,碰的一声,跪在了地上,“皇上,臣女……臣女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满心惶恐,她见过这人,可这个时候,她哪里敢承认自己认识他?!

    朱屠夫……朱屠夫今日是被请进了年府不错,可按照计划,他本该是和年玉在水榭廊亭……

    就算刚才水榭的安排失败,但为何却死在了她的房间里?

    年依兰脑中,一片混乱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突然,她似想到什么,猛地抬眼,看向年玉,却只见她微皱着眉,那模样,看不出丝毫异样的端倪。

    这……和年玉有关系吗?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年依兰心里就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和她有关,一定和年玉有关!

    所以,刚才在廊亭,该发生的事情,才没有发生!

    可是,证据呢?

    “皇上,皇后娘娘,贱妾……贱妾兴许认得这人。”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之中,突然一个声音开口,顿时,几乎是所有的人,都齐齐的看向那开口之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