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三十二章:夫君?让给她!
    “不,皇上……臣女……臣女当真和他不相识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望着元德帝,想要解释,想要证明自己,可脑中却没有丝毫头绪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看元德帝冷冽的脸,年依兰更加慌了,猛然想到南宫月,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“娘”,饱含了哀求。

    南宫月感受到年依兰的无助,心中隐隐生疼,“皇上,依兰她确实和她不相识,还请皇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绣帕作何解释?这个叫朱富贵的男人,又为何死在她年依兰的床上。”元德帝厉声喝道,这逼问,问得年依兰母女,更是慌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“床上”二字,勾起了旁人心中无数旖旎的想法,让人禁不住猜测,这男人在死之前,是否发生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对,有人陷害,一定是有人陷害依兰。”南宫月目光闪烁着,似抓住什么,那眼神里,竟有热切闪动着。

    陷害吗?

    年玉听着,心中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说说,谁会陷害你?”元德帝眸子一眯,看着跪在地上这一对母女,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年玉……”年依兰几乎是脱口而出,就是年玉!

    除了年玉,不会有旁人!

    刚才发现这绣帕之前,年玉那一方说辞,分明就是胡编乱造,冲着她来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这一切,定都是她安排好了的,她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年玉?”元德帝眉峰一挑,不只是他,在场的所有人,目光齐齐看向了跪在一旁的女子,今日,她本是主角,陷害年依兰?若真是她陷害,那这朱屠夫的死,就和她有关吗?

    众人思绪着,年玉承受着众人的目光,一双眉峰紧皱着,缓缓转脸,看向年依兰,那美丽的脸上,分明写着错愕,仿佛年依兰的这一个指控,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为何……玉儿怎么会陷害你?姐姐对玉儿素来照顾有加,你说过,我们是好姐妹,我怎么会陷害你?姐姐,你……”年玉目光闪烁着,那份无辜无害,在她演绎起来,丝毫都不突兀。

    饶是楚倾看着,眼底也有一抹诧异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年玉这番话,就算是质问,却也丝毫没有攻击性,但越是如此,年依兰却越是没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年依兰想要说什么,却又倏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们是好姐妹吗?

    她们从来都不是好姐妹!

    年依兰差点儿脱口而出,可仅剩的理智却让她住了口,自己若当真如此说了,那不就在告诉所有人,她以前对年玉的亲善和友好,自己前些时候的认错与悔改,都是装出来的吗?

    不!她不能,尤其是在这帝后面前!

    可这年玉……现在,自己该如何辩驳?

    年玉……她此刻,一副无辜无害的模样,浑然天成,几乎找不到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,更是愤恨不甘。

    她真真是太小瞧她了!

    “姐姐对玉儿好,玉儿感激不尽,那日姐姐问我,能不能将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,让给姐姐,那时玉儿不懂,今日,玉儿是明白了,看来姐姐早就知道这朱屠夫和玉儿的‘渊源’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将年依兰的隐忍与不甘看在眼里,心中轻笑,她年依兰最是擅长虚假的伪装,时时刻刻都演着一个好姐姐,一个善良可人的女子,今日,她权且学着她的样子,让她知道,她自己的这幅模样,是多么的可恨。

    年玉心中清冷如霜,面上有着为难,挣扎,与割舍,那模样,年依兰看着,心中更是不安,不仅如此,她何时和年玉说过这些?

    年依兰想要否认,可年玉却丝毫没有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“朱公子是娘亲生前给玉儿定下的亲事,可姐姐是年玉唯一的姐姐,玉儿既和朱公子从未见过,姐姐却和朱公子情深义重,玉儿便将这门亲事,让给姐姐,成全姐姐的深情,如此,就算是娘亲在天之灵,想来也不会怪罪玉儿。”

    年玉一字一句,字字清晰,一个“让”字,一声“成全”,便将刚才年老夫人加注在她身上的婚事给推了,不仅如此,还不偏不倚,正好推到了年依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下,好些人皆是神色各异,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,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但聪明如宇文皇后,瞥了年玉一眼,暗自挑眉,这年玉,这一招倒是来得巧妙。

    年玉怎会让自己嫁给朱屠夫?

    就算那朱屠夫已死,若谁想借此在年玉身上做文章,那也是大有可为,单是一个“克夫”的名头,就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,纵然是她年玉不在乎世人的眼光,那也会平添许多麻烦不是?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将自己和那朱屠夫的“关系”撇得一干二净,丝毫也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而人群中,南宫起和赵焱,眉峰皆是一皱,看年玉的眼神变了变。

    方才,赵焱心中还盘算着,如何为年玉化解这一个从天而降的“未婚夫”,好让她真切的看到自己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赵焱眸子眯了眯,这个女人,比他想象的,还要聪明得多!

    可年依兰片刻微愣之后,却是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年玉她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让给她?

    她和那朱屠夫,什么关系也没有, 什么叫让给她?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像是他们一早就有了私情!

    她年依兰,怎么会看得上那朱屠夫?

    这个年玉……她故意的,这一桩桩的事情,都是年玉的设计!

    脑袋轰的一声,一股怒气在身体里炸开,看着年玉,年依兰心中的愤恨,如野草一般疯长,狠狠瞪着年玉,那眼神,恨不得将她撕碎!

    年玉承受着她的目光,那情真意切的模样,看的年依兰,心里更是烈火灼烧,可年玉,要的就是她年依兰,恨她又无法将她怎么样的样子!

    恨她吗?

    若是方才,这对母女的算计得了逞,她此刻,只怕正不遗余力的踩得她声名狼藉吧!

    呵,朱屠夫……

    准她们母女,为自己谋这么一个“夫君”,就不准她也送给她年依兰一个“情人”吗?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回礼,她这姐姐,可还满意?!

    似乎年玉刚才这句话,击溃了年依兰所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年玉,你胡说! ”年依兰瞪着年玉,赫然而起,那气势凌厉,如恶鬼一般,直直的冲向年玉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