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三十三章:打入诏狱
    可年依兰刚一有所动作,在场的宫人,立即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护驾!”太监总管一声惊呼,几乎是瞬间,侍卫冲进了房间,整个房间里,惊成一团,刹那间,侍卫就已经将年依兰围住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着这阵仗,刚才被吓得懵了的她猛然回神,忙起身上前将年依兰护在身后,“皇上,依兰她无意冲撞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女行为不端,惊怒圣颜,将她给朕押下去,关入诏狱,至于这男人的死,后续再做审问!”

    南宫月刚出口想要解释,元德帝就厉声打断,下达的命令,更是让南宫月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南宫月下意识的开口。

    诏狱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字,如一记惊雷,劈在了她的头上,脑袋片刻空白。

    那是个什么地方,她再清楚不过,她可没有忘记,城儿当初被关进诏狱,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纵然是男人,在诏狱之中,都要脱一层皮,依兰她是个女子,在诏狱那种地方,她如何承受得住?

    南宫月不敢去想,而元德帝下令的当口,侍卫就已经一拥而上,将年依兰架住。

    那触碰,让年依兰回过神来,眼里的恨意消减,取而代之的恐惧弥漫。

    诏狱……

    “不,皇上,臣女和这人的死无关,是年玉……是年玉啊!”

    年依兰大声叫喊,为什么?为什么皇上竟也不仔细追查,就如此将她下了罪?!

    年依兰猜不透,不止是她,就连年玉对于元德帝如此的命令不解。

    元德帝素来严谨,可今日的他,仿佛对年依兰格外的严厉,这般匆匆将年依兰打入诏狱,完全失了往日的作风,不是吗?

    房间里,好些人都变了脸色,仿佛有一种诡异的气氛,压得让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元德帝的这个命令,宇文皇后,清河长公主,乃至是南宫老夫人和赵焱,先前也都诧异,可诧异之后,随之而来的,便是探寻。

    精明如南宫老夫人,心中一个猜测,脸色瞬间一变,仿佛被抽干了血色。

    皇上他……

    是因为那日对于枢密使的位置,南宫家所展露的野心,终究是让帝王心中耿耿于怀,他这般,是在敲打南宫家?还是已经,视南宫家为眼中钉了?

    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思绪之间,元德帝再次开口,掷地有声,仿佛一切在他的心里已经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话落,侍卫不敢有丝毫怠慢,拖着年依兰往外走。

    许是元德帝方才的话,惊醒了众人,南宫月首先回过神来,眼睁睁的看着年依兰被侍卫架着出了房门,那求饶喊冤的声音,依旧在院子里回荡,南宫月顿时慌了,想要去阻止那些侍卫,却又担心自己的举动,再次触怒圣颜。

    依兰才受了宇文皇后惩罚没多久,身上的伤虽是好了,可心理的创伤,只怕还在,若再关进诏狱,依兰怎么承受得住?

    “皇上,求皇上开恩,饶过依兰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跪在地上,望着元德帝,满眼恳切,但元德帝冷冷的眼神,却是让她心中泛凉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叫喊声,越走越远,可房间里,沉默却是越发的凝重,南宫月更加慌了。

    突然,她似想到什么,下意识的看向年老夫人,“娘,你说句话啊,你明明知道,这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月儿,皇上只说是查,还没定了依兰的罪,皇上圣明,一定会还依兰公道。”年老夫人仿佛是意识到南宫月要说什么,立即上前,跪在她的身旁,说话之时,也是抓住了南宫月的手,那力道,似乎是在提醒着南宫月什么。

    那朱屠夫已经死在了依兰的房里,这是不争的事实,只怕单是凭着这点,皇上也不会收回对依兰的处置。

    若南宫月再说出,关于那朱屠夫的更多的东西,泄露了她们之前的盘算,若元德帝没在这里倒罢了,可帝王面前,谁要说一句糊弄皇上,怕是要落个欺君之罪,那不只是依兰,只怕整个年家都要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南宫月身体一怔,明了年老夫人的意思,方才升起的所有希望,都瞬间破灭。

    元德帝命人将那朱屠夫的尸体带走,房间里,气氛持续的诡异,谁也不敢说话,年玉依旧沉浸在方才的思绪里,想着元德帝今日的反常,仿佛有些东西,在脑中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既然年依兰和这朱屠夫有情,那年玉和他的婚事,也就作罢了,如此,朕倒要说说,朕今日来这里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后,寂静中,元德帝突然开口,各自陷在自己思绪里的人,都瞬间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目的……

    皇上来年府,是有目的吗?

    “皇上,您请示下。”

    年曜小心翼翼的开口,方才经历了那一遭,诚惶诚恐的他,依旧浑身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年玉今日生辰,这个侄女,玲珑聪慧,深得朕心,既已经过了十五岁便可婚嫁,那么,今日朕便做主,赐她一门良缘。”元德帝清朗的声音响起,一字一句,轻快愉悦,仿佛方才的盛怒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赐婚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几乎所有的人都齐齐看向年玉,皇上会将她赐给谁?

    人群中,南宫起的眉心,分明皱了皱,骊王赵焱袖口之下的手,几乎是下意识的,握成了拳头,心也跟着寸寸收紧。

    赐婚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料到,皇上今日来的目的,竟是赐婚!

    “年曜,年老夫人,年玉的婚事,朕来做主,你们不会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众人思绪之间,元德帝再次开口,目光扫向年曜,以及年老夫人,看似柔和,但那无形中的帝王威仪,依旧压得人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有意见?

    皇上做主谁的婚事,谁敢有意见!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玉儿能得皇上赐婚,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,臣没意见,没意见。”年曜忙不迭的开口,那“赐婚”二字,仿佛给他打了一记强心针,仅是瞬间,便一扫先前的惶恐,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期待。

    沐王殿下人没到,可皇上到了,也是一样,不是吗?

    有皇上做主,那玉儿那沐王妃的位置,那就真真是是铁板钉钉的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