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三十八章:都是他们的设计
    她南宫月分明知道,赵映雪恨年城入骨,却这般设计她,让她怀上年城的骨肉,再将这一切嫁祸在她的身上,以赵映雪的恨,只怕以后对她的手段,该会往死了整!

    “娘,我错了,皇上,皇后娘娘,年城该死,年城早该承认和映雪郡主欢好的男人是我,可……可因着那场大火,我将映雪郡主害得这么惨,她恨我,虽是结成夫妻,可却最是厌恶我,我担心让人知道那男人是我,会更让映雪郡主不悦,所以,年城才……年城糊涂,年城不该如此,皇上,皇后娘娘明察,郡主肚中的孩子,是年家之后,不能打了啊! ”

    年城跪在地上,不停的磕着头。

    这事情演变到此番模样,在场的所有人,都在慢慢消化着,亦是在暗叹,这年家好戏的精彩。

    “对,不能打,皇上,皇后娘娘,那是城儿的骨血,不能打!”

    南宫月仿佛是猛然回神,也立即跟随着年城一起磕头。

    不只是她,听闻赵映雪肚中的胎儿是年城的,年曜和年老夫人,也是齐齐跪地,哀求着,那胎儿打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,皇上,皇后娘娘,这胎儿……”晋王妃突然开口,那胎儿若是年城的, 映雪只怕更加会痛不欲生,可打了这孩子……那毕竟也是映雪的骨肉啊!

    晋王妃心中纠结万千,仿佛被撕扯着,要出口的话,却是怎么也无法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元德帝和宇文皇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如今这事情,已早有论断!

    “既然那胎儿是年城的,自然是不能打。”元德帝开口,威仪之间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话落,年曜,年老夫人,南宫月,年城的脸上,皆是难掩兴奋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年老夫人口中喃喃,仿佛是松了一口气,看向昏厥过去的赵映雪,那眼里,是真真切切的喜欢,年家终于有后了!

    可同样松了一口气的南宫月和年城,在旁人看来,也是因着年家右后的喜悦,可在那喜悦之下,分明有得逞与恶毒闪烁着,微不可察。

    敏锐的年玉,捕捉到这细微的反应,眸中的颜色,越发深了些,也更是肯定了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他们母子,计划好的戏码。

    而今日,元德帝和宇文皇后在,尤其是元德帝一声“打不得”,赵映雪那肚中的胎儿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向赵映雪,如今,这胎儿有皇上的一句话护着,就算是赵映雪醒来,想要毁了,怕也是不可能了!

    而这,该正是如了南宫月的意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敛眉。

    房间里,几家欢喜,几家愁。

    南宫月似是要炫耀自己这一仗的胜利,目光转向赵映雪,脸上的兴奋,一瞬而转,取而代的是一脸的懊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这真是该死!”南宫月一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,啪的一声,所有人都是一愣,齐齐看向她,她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只是片刻,众人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南宫月望着晋王妃和昏厥过去的赵映雪,“我……我也真是糊涂,当初以为映雪郡主是被别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说到此,仿佛意识到有些话不该说,忙的改口,“晋王妃,我不该被猪油蒙了心,冤枉了映雪,你看……看着映雪如今怀了城儿的孩子的份儿上,你大人有大量,权且原谅我的糊涂,以后我们依然是一家人,待映雪肚中的孩子生下来,我和城儿,都会好好对待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说着,那认错道歉的模样,格外的诚恳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的诚恳,晋王妃看着,就越是刺眼,尤其是她口口声声的“一家人”,更是让晋王妃袖口之下的手,紧紧的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心中一股愤怒萦绕着,晋王妃阴沉着脸,恨不得一耳光打掉南宫月脸上的表情,可刚才她敢不顾一切护着映雪,可此刻,想着那肚中的胎儿,晋王妃仿佛是被束缚了手脚。

    晋王妃的反应,在南宫月的意料之中,看她阴沉的脸,南宫月心里越发的痛快。

    年玉将南宫月的举动看在眼里,聪明如她,一眼就看穿了南宫月的心思,她这是在以胜利者的姿态,踩着晋王妃的痛苦吗?

    呵,她倒当真是得意!

    她这般得意,是忘记了她那宝贝如命的女儿被关进诏狱了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正要说什么,门外,一个惊恐的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出事了……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中,带着惊恐。

    不只是年玉,房间里的众人,包括正满心得意的南宫月,也是瞬间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门外,宾客立即让出了一条道,一个年府家丁打扮的人,踉跄的跑进屋里。

    年曜在听到这声音的第一时间,神色就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,那丫鬟报信,朱屠夫死在了仙兰苑里,如今,此事都还没了结,这又出事了……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当下,年曜便知道,这么多人在场,饶是他想掩盖,怕也掩盖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那家丁喘着粗气,却也不敢怠慢,“门口……门口有一匹马,驮来一个人,那人……那人浑身是血,像……像是死了……奴才撵那马走,却是怎么也撵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那家丁说着,想着那浑身是血的人,就一阵胆寒心惊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皆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今日这年府,本是二小姐生辰,却没想到,这见血的事情,一桩桩一件件的来,这年府,还真是多事之秋!

    众人思绪着,年曜的脸上也是越发的难看,转眼看向元德帝和宇文皇后,忙请示道,“皇上,皇后娘娘,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看什么看?既然出了事,还不快出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元德帝冷声打断他的话,一甩衣袖,率先大步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让开道路,见元德帝走在前面,待宇文皇后和清河长公主紧随着元德帝的脚步,其他的宾客,也都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里,都在犯着嘀咕,猜测着这突然而来的,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待多数人都离开,年玉却是站在原处,那脚仿佛有着千斤的重量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