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四十五章:承认罪行
    房间里,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那东西,那是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上,依稀一只展翅的凤凰,年玉看着,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北齐,尤其是在皇室,令牌便代表着身份,皇子有麒麟令,王爷有蛟龙令,元德帝有帝令,而宇文皇后,同样也有凤令,凤令之上,凤凰展翅。

    不过,与麒麟令蛟龙令不同,帝令和凤令,都有主副之分,主令,帝后随身,那副令通常用作下达命令之用。

    地上的,正是宇文皇后的凤令,并非主令,而是副令!

    珍姑姑捡起地上的凤令,也是诧异,“娘娘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的凤令,怎么会在皇上哪里?”宇文皇后眉心皱得更深了些,越发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在朕这里?哼,宇文馨,事到如今,你还在朕面前装得若无其事,朕倒是看错了你,没想到,你竟是这么恶毒,他……赵逸,赵逸他是你的儿子,你竟也能下了如此的毒手!”

    元德帝想到刚才得到的消息,几乎是咬牙切齿,利眼瞪着宇文皇后,额上青筋暴跳。

    毒手?

    宇文皇后目光闪了闪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内间的方向,仿佛明白皇上指的是什么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皇上的话,是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的追问,在元德帝眼里,仿佛是“狡辩”,更是激怒了元德帝。

    眸光一凛,元德帝倏然拔高了语调,“从何说起?从这凤令说起,从你派人伏杀自己的亲生儿子说起,宇文馨啊宇文馨,你这毒妇,虎毒还不食子,你竟比那畜生还恶毒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满脸因为愤怒,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那凌厉的斥责,在房间里回荡。

    一旁,饶是年玉听着,也微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?

    赵逸遭到的伏杀,是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呵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几乎是在那一瞬间,年玉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,皇上,我没有……”宇文皇后消化着元德帝的话,伏杀自己的亲生儿子?怎么会?

    她纵然是杀了谁,也不会想要杀了逸儿!

    “哼!”元德帝一声冷哼,仿佛不愿和宇文皇后多说什么,深吸了一口气,冷声开口,“进来!”

    元德帝一声令下,门外,刚才紧随着元德帝而来的人中,除了枢密使楚倾,还有另外一人,年玉看过去,那正是继秦丰之后上任的顺天府尹。

    顺天府尹……奉命在查赵逸的遇刺……

    当下,年玉的眉心便皱得紧了些。

    帝王威仪之下,顺天府尹诚惶诚恐的进门,还未来得及行礼,宇文皇后就率先开口问道,“快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! ”

    此刻,宇文皇后心里也是急切,她一定要弄清楚缘由!

    顺天府尹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水,丝毫也不敢怠慢,“皇后娘娘,微臣派人查沐王殿下遇刺之事,在顺天府外三十里地的地方的树林里,发现了一地死尸,似是经过一番恶战,微臣着人细查,仵作检验,那些人,正是死于玉小姐生辰的前日夜里,而其中一些人的身份,正是这次和沐王殿下出去办事的随行人员,至于另一波的人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顺天府尹说到此,却是倏然顿住,看了宇文皇后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,告诉她,另外一拨人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元德帝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顺天府尹忙的领命,继续禀道,“另外一拨人,足足二十来人,从他们其中一人的身上,微臣找到了这枚凤令。”

    那凤令,仿佛在向世人昭示着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那群刺杀的人,是奉了皇后之命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似乎是联想到什么,身体一晃,那一个“不”字,仿佛带着无尽的绝望,连带着身旁的珍姑姑也倏然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皇后是派了人出去,可是,派出去的人的目的是拖住沐王殿下,让沐王殿下晚一些时候回顺天府,娘娘还再三交代,不能伤了沐王殿下分毫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的,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宇文皇后口中喃喃,那双眼里,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顺天府尹的禀报,不停的在耳边回荡,宇文皇后一个踉跄,仿佛是被抽干了力气,整个人一软,重重的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珍姑姑一惊,忙的想要扶起她。

    可刚靠近,宇文皇后却是一把将她推开,仿佛是承受不住这个消息打来的打击,以及那弥漫在心中的痛楚,宇文皇后紧握着拳头,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地上,“是我……是我害了逸儿,怎么会这样……逸儿,是我害了逸儿,都是我的错……我害了逸儿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陷在愧疚与悲痛之中,一声又一声的嘶喊。

    可年玉看着,却是皱眉。

    她知道,宇文皇后在赵逸回顺天府的路上做了些手脚,可就算是有这凤令,有顺天府尹的禀报,年玉依旧不相信宇文皇后会派人伏杀赵逸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母亲,她所谋划的一切,都是为了赵逸,又怎会要了他的性命?!

    可这事情,到底有怎样的蹊跷?

    突然,她似想到什么,下意识的转眼,看向那白衣的男子,只见他一双眉峰紧拧,脸上也是隐约的不可思议,年玉看着,竟是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越是这般“善意”的模样,就越是让她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也承认了吗?”

    元德帝的声音再次响起,那语气里,亦是掩饰不住深切的痛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害了逸儿……害了逸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一遍又一遍的呢喃着,仿佛听不进任何声音,一下又一下打在地上的手,鲜血渗出,沾满了一双手,饶是旁人看着,都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可这话,在旁人听来,仿佛就是她的认罪。

    当下,元德帝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锐利的眸子微眯着,眼神里写满了失望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还是朗声开口,“宇文馨,毒害亲子,残杀王子,其心可诛,念在皇后的身份影响甚广,脱去这身皇后的衣裳,楚倾你着人将她送去诏狱,让她好好思思她的狠毒与罪行,至于处置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