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四十六章:年玉“弄虚作假”
    元德帝说到此,却是倏然顿住,一双眉峰皱得越发紧了些。

    房间里,所有人都等着元德帝接下来的话,但时间过了许久,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分外诡异。

    诏狱……

    那是个什么地方,在场的人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将皇后关入诏狱,就算是在北齐的历史上,这也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看着地上的宇文皇后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口中依旧不断重复着那一句话,仿佛没听见元德帝对她的处置,眼神里闪烁的东西,年玉看着,心中也是一颤,她不由想起了那日在百兽园里的宇文皇后。

    那样的“不正常”,年玉脑中骤然冒出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她……又陷入自己的世界里了吗?

    “皇上,不是这样的,娘娘她没有下令杀沐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珍姑姑猛然回过神来,意识到宇文皇后的失常,心里更是慌了。

    “那凤令又是怎么回事?”元德帝冷冷打断珍姑姑的话,最后看了宇文皇后一眼,眼里嫌恶,仿佛一刻也不愿再看到他,厉声喝道,“楚倾,带走!”

    那“带走”二字,仿佛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一旁,银色面具之下,眉峰也是微拧着的楚倾,却是不得不开口,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门外的禁军侍卫立即一拥而入,便也顾不得那地上的人是皇后,架住她的双手,拖着她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害了逸儿……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丝毫也不反抗,任凭侍卫架着,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,直到那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,没人留意到,那白衣男人,嘴角一抹笑意浅扬,仿佛心中得逞。

    更没有留意到,那一直沉默,一言不发的女子,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女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中,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,一时间,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年玉。

    有话说?

    她要说什么?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里,都生出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年玉缓缓上前,跪在元德帝面前,恭敬的朝元德帝一拜,“皇上,关于沐王殿下的身体情况,年玉有事情禀告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关于赵逸的伤情,本以为她要为宇文皇后求情的元德帝,立即转换了态度,“你快说,逸儿怎么样了?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?”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有皇上龙气护佑,沐王殿下已无大碍,刚才,皇上进门之前,臣女正是要向皇后娘娘禀报,可是……”年玉话说到此,却倏然一顿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无妨,你跟朕说。”元德帝皱眉,眼底难掩急切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年玉领命,“刚才为沐王殿下施针之时,沐王殿下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元德帝心里一喜,看了看年玉,又看了一眼一旁的萧然。

    萧然微怔,心中诧异,可他向来沉着冷静,纵然是心里诧异,亦是没有过多的情绪表露在外,接收到元德帝的视线,萧然嘴角一扬。

    “不错,沐王殿下确实是醒了,但那也只是施针的作用,只是一小会儿,沐王殿下又昏睡了过去,皇上放心,沐王殿下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身上又有伤,如此昏迷,倒也是正常,待过一段时间,情况会好转许多。”萧然拱手一拜,语气再是寻常不过。

    旁人听来,没有丝毫怀疑,但年玉,乃至是他自己,心中都感慨,他竟是也有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。

    更让他吃惊的,是年玉。

    这年玉的胆子当真是大,这可是在皇上面前,她如此“弄虚作假”,就不怕自己一个配合不好,她落一个糊弄皇上的罪名?

    可如今,刚才自己这般配合,这糊弄皇上的事情,他也是一脚踩了进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,年玉会无缘无故,捏造一出沐王殿下醒了的事吗?

    萧然眸光微敛,心中竟迫切的想知道,这年玉究竟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能醒来就好。”元德帝口中喃喃,仿佛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皇上,沐王殿下能醒来,是天大的好事,不仅如此,沐王殿下醒来,还说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兴奋之间,年玉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元德帝微怔,不只是他,房间里,除却年玉和萧然神色如常,其他的人都看着年玉,眼里有好奇,有探寻,甚至,有人袖口之下的手,下意识的攥得紧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什么?”元德帝看着年玉,率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仿佛不解的模样,“沐王殿下只说了‘不可能’三个字,年玉愚钝,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年玉看沐王殿下的神情,仿佛很是震惊的模样,年玉想,沐王殿下刚醒来,所思所想,该还是关于刺杀的事,或许是因为,沐王殿下得知是宇文皇后派出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到此,瞧见元德帝倏然皱紧的眉峰,话锋一顿,忙诚惶诚恐的道,“年玉该死,年玉不该妄自揣测,或许等沐王殿下下次醒来,会多说些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多说什么?

    关于那伏杀之事的细节吗?

    年玉身后,那白衣锦袍的男人,眼底划过一抹异样,但瞬间就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元德帝,脑中却是回荡着所说的话,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半响,元德帝深深的看了年玉一眼,那眼神里,意味不明,没说什么,一甩衣袖,大步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元德帝离开,年玉起身,无人察觉到,她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赵焱进了内间,探望了仍旧昏迷着的赵逸,没多久,也离开了倾玉阁,离开之时,也是看了年玉一眼,那温润如水的眼眸里,看似澄澈无波,谁也探不清楚那隐藏在澄澈之下的暗涌。

    年玉二楼的闺房里。

    自年玉从沐王那里出来,回房之后,就一直坐在窗前,手中,一杯热茶,香气缭绕。

    秋笛看了年玉好一会儿,那茶水都已经冷了几次,又被她换上好几次,可小姐却一口都没喝,只是望着窗外的某处,一瞬不转。

    她在想什么,这么入神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