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五章:当真不喜欢他?
    二人交手,先前不相上下,可仅仅是一小会儿,莫离就落了下风,身上好几处伤,处处都让她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终于,年玉手中的匕首,划过死士的脸颊,那原本就有无数划痕的地方,又添了一道,鲜血从脸颊上流出来,那张脸上,尤为诡异。

    疼痛传来,莫离一个分神,锋利的匕首就又抵在了她的眉心之间。

    莫离身体僵住,看着眼前的人,刚才那样一番激烈的交手,她费尽全力,依然是狼狈不堪,可这个女人竟丝毫也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莫离咬牙,目光如剑,心里却是对眼前这个人,越发的恐惧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身手,就算是主子,怕也难以对付!

    她是主子训练的死士,对这天下的诸多事情,也都有所了解,这顺天府内,怎的多出了这么一个身手不凡的人?

    “我是谁?呵,你就算知道,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冷冷开口,浑身散发的气势,犹如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,那眼里的光芒,灼灼射人,手往她身上一探,莫离突然明了她的目的,惊诧之时,想要阻止,腰间暗藏的东西,却已然落入了年玉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莫离想夺回,却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腰间的东西落入对方手中的那一刹,她只瞧见眼前这女子嘴角浅扬,那流转的冷意与邪恶,更加让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个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她知道她的名字,更知道她腰间藏的东西,而她要拿这个东西做什么?

    想到那东西的作用,却是没有来得及去想可能的结果,女子的手微微一用力,死士的眉心之间,锋利的刀锋刺入,利落的没入,丝毫也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鲜血流出,女人眼里的惊恐定格在那里。

    年玉瞥了一眼女人脸上那一个“死”字,北齐的规矩,每一个死囚,临死前都会在脸颊上刺一个这样的字,那字从脸颊刺进,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而这些本该死了的人,却被赵焱藏在了暗处,成了见不得光的死士。

    见不得光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嘴角轻笑浅扬,颠了颠手中的一枚不起眼的令牌,以及那几枚独特的信号弹。

    那令牌上的花纹,她再熟悉不过,前世,赵焱夺宫,坐上皇位之后,御书房里挂了一副画,那画上,便只有这样一个花纹,赫然醒目。

    形状似花,却非花,似火,又非火,纹理阴郁又充满了邪恶。

    她曾问过赵焱,那花纹代表着什么,那男人却只是望着那画上的花纹出神,没有告诉她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年玉现在却是明白。

    这肆意张扬的纹路,不正是他赵焱如今刻意压制着的欲望和野心吗?

    赵焱……

    如果,这野心和欲望,今日连根拔起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前世的种种,年玉眸子倏然收紧, 握紧了手中的两样东西,今日,她势必要让某人大出血!

    看也没看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人,年玉出了牢房,熟门熟路的到了另外一处。

    牢房里,女人坐在木板床上,和年玉身上穿着一样的衣裳,正是真正的宇文皇后。

    见到年玉进来,坐在木板床上的宇文皇后匆忙起身,看着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朝自己走近……

    年玉迎着宇文皇后的视线进了牢房,一进牢房就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,恭敬的朝宇文皇后行礼,“娘娘,刺客已除,现在已无威胁。”

    所幸,诏狱这种地方守卫太过森严,就算是赵焱,也不敢派太多的人,怕弄出太大的动静不好收拾,不然,今晚,该是有一场恶斗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定定的看着她,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,她越发的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娘娘请在这里放心休息,如今这情形,娘娘或许今夜就能从这诏狱离开。”年玉开口道,看了宇文皇后一眼,想到之后的事情,便也不打算多留,“臣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年玉转身欲走,可刚走出一步,身后,宇文皇后的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,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年玉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着那背影,问出了从诏狱里见到年玉之后,就一直在心中萦绕着的疑问,“为什么帮本宫?”

    就在一个时辰之前,年玉进了诏狱,那时,她还陷在自己的世界里,可年玉用针在她身上扎了一会儿,又给了她一枚药丸吃下,她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年玉的医术,她并不吃惊。

    但她诧异的是,她之后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在帮她,在帮她洗清冤屈!

    “本宫若是死了,逸儿想娶你,便不再有阻拦,你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年玉打断宇文皇后的话,看似不敬的举动,却丝毫也不突兀,“臣女说过,年玉对沐王殿下没有别的心思,并且,娘娘是一国之后,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帮她吗?

    与其说她在帮宇文皇后,还不如说是在帮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是宇文皇后,还是沐王赵逸,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死了,赵焱争夺皇位的路,势必坦荡许多,以他和常太后的野心,或许,根本就不用如前世那般,再等几年才会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那时间,只会更早。

    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年玉的回答,让宇文皇后皱了眉。

    可宇文皇后心中最是在意的,仿佛并不在她为何不能死上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喜欢他?”宇文皇后问道,那语气,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年玉一听,秀眉微皱,没想太多,仅是那一刹,只是以为宇文皇后对她仍不放心。

    转身,对上宇文皇后的眼,年玉坚定的开口,“年玉待沐王殿下如兄长的敬重,如朋友般的喜欢,这一切都无关风月,娘娘请放心,臣女如今已经和枢密使大人定下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如兄长……如朋友……”宇文皇后口中喃喃,目光闪了闪,好半响,才开口,“你走吧,这一次,是本宫又欠了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竟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除却那年家庶女的身份,年玉聪慧果敢,冷静英勇,又足智多谋,这一点,是配得上逸儿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如今,年玉已经和楚倾定亲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叹了口气,不知是为年玉定亲的事实,还是为了其他在心中萦绕着的那些意味不明的东西,闷闷的堵得慌。

    年玉离开了牢房,可她却没有离开诏狱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