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六章:到底谁害谁
    诏狱另外一个相隔很远的区域,牢房里,女人白衣如华,白色的面纱,遮住脸,此刻,她正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,沉沉睡着,那一袭白,在这萧索的诏狱之中,平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年玉坐在床沿,似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按照那药量,差不多这个时候,也该醒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仅是过了片刻,木板上的女人就已经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赵映雪意识回笼,脑中首先浮现的,便是那张银色的面具,那看着她的眼神,让她想逃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,让赵映雪微怔,女人惊坐而起,看向年玉,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迅速扫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在!

    心中仿佛是松了一口气,赵映雪这才留意到周遭的环境,“这是诏狱?”

    她虽从未来过,聪明如她,却也凭着过往的听闻,猜出了她所处的环境,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“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赵映雪哑着声音,语气不善,带着防备,对年玉,她的心里甚是复杂。

    “给你你要的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年玉看了赵映雪一眼,仅是丢下这一句话,起身欲走,可刚要迈出脚步,似想到什么,年玉的目光再次落在赵映雪的身上,一抬手,利落的在她身上一点。

    赵映雪微怔,正要开口质问年玉,一张嘴,却是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“映雪郡主,冒犯了。”年玉低低开口,没再多说什么,转身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她那一身囚犯的装扮,面纱之下,眉峰紧皱着。

    证据?

    这诏狱里有证据吗?

    这年玉,到底要耍什么把戏?

    思绪之间,年玉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,仅是片刻,一个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年玉?是你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声音,是赵映雪熟悉的,年依兰?

    隔壁?隔壁的牢房里,关押的就是年依兰吗?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急切的挪动着身子,让自己更加靠近了隔在两个牢房之间的那堵墙,一颗心也骤然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隔壁的牢房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姐姐还没睡吗?”年玉嘴角笑意浅扬,语气云淡风轻,隐约间,心中的幸灾乐祸也没有掩饰,“也对,姐姐可是大家闺秀,是年家大小姐,是南宫家的明珠,这样的环境,比不上你在年府的闺房,哪里睡得着?”

    打量了年依兰一遍,那一身囚衣,上面混合着鲜血和污泥,脏污不堪,那露在囚衣的手腕上,隐约有些鞭笞的痕迹。

    年玉挑眉,嘴角扬起的弧度越发大了些。

    看来这些时日,她这姐姐在诏狱里,过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番奚落,年依兰听着,心中憋闷至极,紧握着拳头,狠狠等着眼前的女人,那眼神,仿佛恨不得将年玉撕吞下肚。

    可理智却是告诉她,在这诏狱里,她却不能轻举妄动,只能隐忍!

    突然,一个男人扛着扛着一个妇人,走在年玉身后,那男人正是程笙,程笙进了牢房,随意将那妇人安放在地上,便恭敬的候在了年玉的身侧。

    而看到地上那人的脸,年依兰心中一惊,立即冲上前,跪在那妇人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娘?你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那妇人不是南宫月是谁?

    娘怎么了?

    年依兰摇晃着南宫月的身体,想将她弄醒,可任凭她怎么摇晃,南宫月都紧闭着双眼,若非呼吸还在,几乎会让人以为,那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年玉,你这贱人,你到底对我娘做了什么?”年依兰终于忍不住,狠狠瞪着年玉,紧咬着牙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年玉轻笑,迎着年依兰那愤恨的视线,“我不过是担心你在这牢狱里太过孤单,又瞧见夫人在外面,因为你的事情焦头烂额,时时刻刻担心着你的安危,所以,我就将她送来,好让你们见上一见,我想,夫人也是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,年玉,你这毒妇,你会有这样的好心?”年依兰冷哼一声,想到年玉生辰那日在年府发生的事,那朱屠夫的死,年依兰心中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几乎压制不住那激涨的情绪,年依兰赫然起身,冲向年玉,那凶狠的模样,气势汹汹,近乎狰狞。

    可她甚至没有机会近了年玉的身,一旁的程笙在她快要靠近年玉之时,猛地抓住了年依兰的手腕儿,一推,毫不费力,年依兰就重重的一个踉跄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年依兰痛呼,狼狈之上又添新的狼狈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了那程笙一眼,她知道,这个人是楚倾身旁的护卫,听说那日年玉和楚倾订了亲,楚倾……年玉……可恶,楚倾再是面容有损,可也是位高权重,她年玉怎么配?

    而自己……自己却因为朱屠夫的死,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“年玉,你这贱人,你害我。”年依兰不管那程笙在,厉声吼道,“年玉,是你,那朱屠夫是你杀的,你嫁祸到我的头上,你这贱人,这么心思深沉,这么狠毒,我不会放过你。 ”

    不会放过她?

    年玉心中讽刺,她倒是要看看,这年依兰,如今要怎样不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自己,今日来的目的……

    年玉居高临下的看着年依兰,一字一句,“且不说那朱屠夫死有余辜,我想若他不死,只怕,现在已如了你的意了吧,年依兰,我们之间,到底是谁害谁,要坐下来细细评说吗?”

    年依兰微愣,对上年玉的眼,那眼神,仿佛将她看穿了一般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知道了什么吗?

    可如今知道了又如何,她们之间,只怕已经是明着的斗争。

    年依兰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继续开口,“年依兰,那朱屠夫死在你的床上,你当真以为,你今天在这诏狱里,只是 因为朱屠夫的死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是你嫁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果然是愚蠢,蠢不可及。”年玉冷哼一声,眼底一抹鄙夷丝毫也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这年依兰虽然心思恶毒,野心勃勃,可这脑子,却是让人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前世,自己一直被她的伪装所蒙骗,自流放之后,再见年依兰,已是几年之后,那时,她的伪装更加精湛,而自己心里想着姐妹情深,以为她那伪装,是真的美好,最后才着了她的道。

    可这一世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