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七章:给她的证据
    如今的年依兰,终究还是道行太浅。

    而自己,这一世,早就不再是那个轻信她的年玉!

    她年依兰的伪装,一次次的在自己面前被撕开,终究是一次比一次失策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庶女,有什么资格……”年依兰叫嚣着,眼神恶毒。

    “对于朱屠夫的死,皇上连调查的心思也没有,就将你关入诏狱,这意味着什么,你还不清楚吗?年依兰,你背后所依仗的南宫家,你当真以为,南宫家是北齐的天吗?”年玉冷冷打断年依兰的话。

    提到南宫家,年依兰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她没有忘记,那日在百兽园,紫灵差点儿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可年玉这话,什么意思?

    年依兰思索着,看着年玉,那脸上的笑容,让她恨不得撕碎。

    南宫家……

    莫非,皇上将自己关入诏狱,是在针对南宫家?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自己,已然是被南宫家丢弃的棋子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的模样,顿了顿,继续开口,“年依兰,我还告诉你一件事,你知道,那天你被带走之后,年府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年依兰身体一怔,望着年玉。

    年玉那嘴角的扬起的弧度,让她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年依兰开口追问。

    年玉却是故弄玄虚,看年依兰那急切的想要探知真相的神色,呵呵一笑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南宫月,发生了什么,她不会告诉她,可却自然有人告诉她!

    年玉从怀中拿出一枚药丸,丢给一旁的程笙,程笙明了她的意思,接了药丸,塞入南宫月的口中,仅是那刹那的时间,年玉已经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“年玉,你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年依兰朝着年玉喊道,年玉这贱人……怎能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可年玉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牢房里,年依兰狼狈的坐在地上,望着年玉消失的方向,耳边,年玉刚才的话,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更是没有留意到,地上原本躺着的人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南宫月头疼欲裂,睁开眼,入目的陌生环境,让她倏然防备起来,一转眼,看到不远处坐在地上的女子,神色更是一变,“依兰?你是依兰!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年依兰缓缓转过视线。

    南宫月迅速打量了一番年依兰此刻的模样,竟也无暇去探寻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立即上前,可是,刚靠近年依兰,还没说什么,年依兰就急切的抓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娘,你告诉我,你快告诉我!”年依兰望着南宫月,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追问,让南宫月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定定的看着年依兰的迫不及待,眉心皱着,“依兰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,那日,我被带走之后,年府发生了什么?”年依兰说得更明白了些,望着南宫月的眼里,热切不减。

    南宫月微怔,恍然明白过来,那日……

    “赵映雪果然怀孕了,这还多亏了你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事,南宫月就难掩兴奋,那日,唯独这件事情是值得高兴的。

    看依兰此刻的模样,南宫月更是要将这好消息告诉她,“依兰,你没看见,赵映雪那贱人得知自己怀了孕,当下就昏过去了,哼,那个女人,想跟我斗,最后还不是落得如此下场,正好那日皇上也在,那肚子里的孩子,就算是她想打掉,也要再三权衡,哼,她要是将那胎儿怎么样了,我定会想法子,连晋王府也要牵连进来,到时候……呵,这个孩子只要在她肚子里一日,她赵映雪就要日日受着折磨。”

    “依兰,你那日所说,给赵映雪喝下的药,到底是什么秘方,也实在是有效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说着,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年依兰的功劳,似乎想通过这样,安慰依兰这些时日在诏狱里所受的苦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怎么也没想到,隔壁的牢房里,这一切,一字不差的被人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赵映雪紧咬着牙,身体隐隐颤抖着。

    那边南宫月的话,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证据……这就是年玉给她的证据。

    设计这一出,让她亲耳听到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这样让她们亲口承认,更加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就已经猜到,这事情是南宫月他们所为,可此刻听着,心中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儿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计划吗?

    回想那几日的经历,那个蒙面女人每天灌她喝下的药……那里面,并非只是迷药,还有南宫月口中所谓的秘方吗?

    赵映雪紧攥着拳头,胸中的恨意,肆意翻腾。

    是他们……

    是他们设计这一切,害她,折磨她,让他看到她那样狼狈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的手,下意识的抚在小腹上,突然,那手一紧,心中仿佛是做了什么决定。

    牢房里,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年玉从诏狱出来之后,一路在黑暗中穿梭。

    出诏狱之前,她就已经换下了那一身囚衣,此刻的她身上穿着一身的黑,隐没在黑夜之中,那张脸也迅速做了处理,络腮胡子,俨然一个粗犷的汉子,完全看不出丝毫本身的模样。

    怀中,揣着两样物件,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,年玉拿了那信号弹中的一枚,往空中一放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空中,那信号弹在夜空中,绽放出灿烂的颜色。

    年府,倾玉阁内,赵逸的房间里,元德帝亲自守着,萧然在开着药方。

    房间外,年曜和年家的几个姨娘,先前本也候着,可没多久就被遣散。

    此刻,倾玉阁的院子里,除了楚倾率领的禁卫军,密切保护着倾玉阁内的安危,唯独留下的,还有骊王赵焱。

    刚才,听闻赵逸醒来,他匆匆赶来之时,赵逸又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今,已经过了一个时辰,房间里的诊治依旧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房间里,靠在椅子上的年玉,赵焱的眸子微沉,不知为何,心中总是有些不安稳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诏狱那边,该已经动手了吧!

    刚如此想,夜空中,那灿烂绽放的颜色落入眼中。

    红色!

    当下,赵焱的心里便松了一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