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五十九章:亲自斩杀
    年府。

    倾玉阁内,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交手,在这黑夜之中,已经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似乎既有默契,二人都压着声音,不弄出动静,仿佛不愿惊动了旁人。

    可时间越是久,赵焱的心里越来越慌了。

    这楚倾,好像是故意拖着他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赵焱每一招每一式都在逃,可楚倾又怎会让他如意?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赵焱摆脱不掉纠缠,终于按耐不住,打斗之间,压着声音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酒,叙旧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那四个字的回答,简洁而有力。

    赵焱眸子一凛,暗自低咒一声,该死的喝酒叙旧!

    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,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刚才夜空中绽放的那三枚召集令,扰乱着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出事了,一定出事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人察觉,黑暗中,一群黑影,飞檐走壁,悄然入了年府。

    赵逸的房间里,写好了药方的萧然,此刻闲然无事的站在一旁,赵逸紧闭着双眼,沉沉的睡着,丝毫没有苏醒的痕迹,而另外一边,元德帝坐在案桌前,身后,轻染替他按摩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房间里,谁也不说话,那气氛,透着几分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护驾,有刺客。”

    突然,门外传来一声惊呼,元德帝赫然而起,仅是瞬间,房间外,刀剑相交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年玉说,配合她演一出戏,戏终于上场了吗?

    院子里,打斗中的两人,也是微微一怔,可接下来,却是截然不同的反应。

    赵焱看着那不断冲击来的黑衣人,一张脸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死士,他们虽不是本身的面孔,他也甚少和他们直接接触,但第一眼,他就知道,这些黑衣人,都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刺杀?

    他何时下过这个命令?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场刺杀!

    今夜,他们的目的是宇文皇后,已经成功了,不是吗?

    可仅仅是一瞬间,他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几枚信号弹……

    莫离在诏狱里失手了。

    或者,不仅仅是失手而已!

    赵焱猛的对上楚倾的眼,那灼灼闪耀的光亮,让他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是她吗?

    赵焱推开楚倾,第一时间往赵逸的房间奔去,这一次,楚倾却是没有阻拦他,如今这个时候,就算是没有他绊着,赵焱也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再说,眼下的情形,就算是赵焱再想挽回局势,怕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女子的一颦一笑,楚倾眼里的神采,越发的绚烂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比那运筹帷幄的将军,还多几分霸气。

    今晚这一切,她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连他也不得不服!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些刺客,都给我拿下,一个也不许少。”黑夜中,一声令下,那声音,正是出自楚倾的护卫程笙之口。

    今晚,枢密使大人给他下的命令,是一切听从玉小姐的安排。

    从诏狱出来之前,玉小姐就已经给他下了命令,率领禁卫军,潜伏在年府四周,一旦年府传出动静,他便率人攻进来护驾,他暗中调度了千名禁卫军,个个都是精锐。

    黑衣人厮杀之中,也很快意识到不寻常,可是已经晚了,赵焱看着那些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,鲜血横飞的模样,犹如一把把刀子划在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他们是他的心血,也是在这顺天府内,唯一藏着的利刃,今日,是要覆灭在这年府了吗?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赵焱看着两方的厮杀,眼里烧得火红,袖口之下,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人身上,那人一袭女衫,简单的装扮,可饶是那身素衣,饶是在这黑夜里,也掩不住她的光华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在赵逸房里?

    他亲眼所见,她那般虚弱的模样,昏昏沉沉的睡着,可此刻,那女子的脸上,精神抖擞,丝毫没有病着的样子,

    她形色风尘仆仆,像是从外面赶回来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四枚信号弹,以及眼下这惨烈的厮杀,赵焱一个激灵,胸中的气血,如潮水一般,激荡澎湃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赵焱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陷阱!

    这是一出陷阱!

    而年玉,就是那个挖坑的人!

    她费尽心思,挖下着一个巨坑,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毁了他培养的死士吗?

    可这一切,她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隔着交战的双方,赵焱盯着那个女人,就算是很远,就算是在这黑夜之中,他也依旧看得清她眼里闪烁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仿佛要透进骨髓的冷,让赵焱皱眉。

    又是这种感觉,仿佛自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,而她,携恨前来,宛如修罗,势要让他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你我……上辈子有深仇大恨……

    那日年玉的话,猛然跳进脑海,赵焱心中一颤,眸中的颜色更深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之前觉得那是无稽之谈,可是,此刻,他竟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当真有上一辈子?

    当真有她所说的深仇大恨吗?

    可若是没有,那她如此三番四次的针对,又是为哪般?

    这一次,甚至已经……

    白衣的男子,袖口之下,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脑中积淀的疑惑太多,那刀剑相交的声音,倏然将他惊醒,再看那素衣如华的女子,那嘴角的一抹浅笑,分外刺眼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她这笑,仿佛是在等着看他的好戏。

    突然,赵焱意识到什么,转开视线,那一个个倒下的黑衣人,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知道,今晚,这些人都活不了,他不怕他们被活捉,就算是被活捉,往日的训练,他们也不会吐出一个对他不利的字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赵焱眸光微敛,顷刻间,心中已经做下了一个的决定,蹲下身子,缓缓捡起一把剑,朝着战局之中的黑衣人杀去……

    纵然这些是他的手臂,这样的当口,他也只有选择对他最有利的一条路,亲自斩杀!

    这举动,年玉看着,楚倾看着,心中皆是诧异。

    那诧异在年玉的眼里,仅是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赵焱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从来都是以他的利益为先,这个时候,他举刀杀人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