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六十章:心在滴血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棋子对他来说,只要没了用处,他会毫不犹豫的舍弃,更何况,他该是知道,这些死士活不了,所以,他便利用这个机会,挺身护驾,将他自己排除在嫌疑之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当真是好狠的心肠,好精明的算计!

    不过,此刻,他一刀一刀刺进那些黑衣人的身体里,他的心,也在滴血吧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若是活着,对他来说大有用途!

    战局之中,形势早早就已经明朗,在那禁卫军精锐的斩杀之下,黑衣人落了下风后,就一直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尤其是赵焱动手之时,他们的心中,更是明白了结果,没了反抗,很快,黑衣人的尸体,遍布一地。

    终于,最后一个黑衣人倒在赵焱的刀下,那鲜红的颜色,染红了白色的衣裳,夜里的风吹过,那白衣男人站在尸体堆中,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“皇上,刺客已经肃清。”

    赵焱上前,压抑着心中的愤恨,可就算是用尽了全力,也再装不出平日里的那般儒雅无争的模样,身上甚至还有一股戾气弥漫。

    可元德帝看来,只当是刚才他为了护驾展现的英勇,瞧见他手臂上的那一道划伤,元德帝皱眉,“焱儿,辛苦你了,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侄儿没事,这些死了的刺客,侮了圣眼,侄儿这就让人清理……”赵焱拱手一拜,主动请旨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落,女子的声音响起,仅是两个字,却是铿锵有力,饶是元德帝也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齐齐看向正迎面走来的女子,赵焱的眉心,微不可察的一皱。

    “年玉,如何不可?”元德帝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对于年玉,这些时日,他倒是刮目相看,这个女子,若是身为男儿,那必定是一个难得的人才,对于朝廷,大有所用。

    年玉迎着众人的目光,到了元德帝面前不远处,才停了下来,朝着元德帝一拜,“皇上,这些黑衣人,今夜为了刺杀沐王殿下而来,该是和那日在密林刺杀殿下的人,是同一拨,另外,今夜在诏狱,同样也有一场刺杀,是冲着皇后娘娘而去,如此看来,刺杀的主使,并非皇后娘娘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眉峰微皱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,这些人都死了,便也问不出什么了。”元德帝叹了口气,刚才,他有意下令要留下一两个活口,可最后那一人,赵焱的刀,却是落得太快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死了,确实可惜了。”年玉意有所指,那“可惜”二字出口,若有似无的看了赵焱一眼,仿佛瞧见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松了一口气吗?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未免太早了些!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年玉的声音再次响起,顿时,某人的心中倏然一紧,气氛顿时添了几分诡异,年玉不动神色的将某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“这些人虽然是死了,可依旧还是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已经死了的人,如何说话?”

    楚倾目光一直停留在年玉的身上,那目光,看似浅浅淡淡,心中却是格外的期待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俨然一个指点江山的将军。

    不只是楚倾,元德帝也是来了兴致,“对,你说说,死人如何能说话。”

    年玉嘴角微扬,这些死人要说的,还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话。

    年玉从地上捡起一把刀,走到其中一个死了的黑衣人面前,抬眼扫了一眼在场的人,却是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一时间,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年玉身上,在这夜色中,那女子眼里绽放的神采,异常炫目。

    可是,赵焱此刻却无心去欣赏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心中的不安骤然升起,袖口之下,紧攥的拳头泄露了他的不安,甚至连他自己,都感觉到浑身冒出一股冷汗。

    终于,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年玉握着手中的刀,一挥,正是朝着那死尸的脸颊,众人诧异她的举动,可下一瞬,那死尸的“脸颊”破开,年玉那一刀,不轻不重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那破开的脸颊露出的不是血肉,而是另外一层面皮。

    在场的,饶是元德帝和楚倾,都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赵焱的脸上,早已黑得不能再黑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一眼众人的神色,尤其是赵焱难看的表情,嘴角的清冷,添了一丝讽刺。

    年玉只是片刻停顿,收回视线,手中的刀,利落的扬起,又落下,每一刀都划在一个黑衣死尸的脸上,伴随着利刃的触碰,死尸的“脸颊”如方才第一个那般破开,露出了原本的面容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那一张张的脸露出来,渐渐从刚才那第一个的震惊之中,回了神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顶着的都不是他们本来的面目,那真正的身份,怕也不该是本来的身份!

    “程笙,劳烦将火把靠得近一些。”年玉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程笙立即张罗着院子里的禁卫军,将火把靠近那些死尸,火光映照之下,那些暴露在外的真实面孔,渐渐清晰,那些脸颊上隐约可见的划痕,勾勒的痕迹,亦是彰显在众人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脸上的是什么?”元德帝皱眉,冷着声音,语气比刚才更要冷硬许多。

    楚倾上前,亲自一番查探,看到那字,眸中的颜色,也是微微一变,“回皇上的话,他们脸上都刻着字,正是一个‘死’字!”

    死!

    当下,元德帝的脸色倏然一沉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,赵焱深沉的眸中,也彻底惊起了波澜,可他却极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北齐的人都知道,死囚临死之前,脸颊上都会被刻上一个“死”字,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些人是死囚,可这些死囚明明早该死了,怎么……怎么会成了今日的刺客!”年曜回过神来,口中喃喃,难掩震惊,刚才那战局之下,他一直心惊胆战的候在一旁,此刻,形势安定,他也没了恐惧。

    这一说,几乎是说出了每一个人的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是啊,这些本该死了的人,为何会没死!

    不仅没死,他们一个个的,都还身手卓绝,似乎是经过极其有素的训练!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仔细一想,就能明白其中的关节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