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八十六章:能救他的有缘人
    年玉却是没有理会那劳什子的道士。

    径自上前几步,朝着元德帝和宇文皇后福了福身,“皇上,皇后娘娘,臣女每日查看着沐王殿下的身体状况,他的身体机能和常人无异,身上的伤也在慢慢愈合,比起前些时候,已经好了很多,之所以还没醒,只是因为他的意识不愿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,本宫知道你也是为逸儿操心,可逸儿这么长没醒,就算是意识不愿醒来,咱们总归也要想办法的不是?这道长,道行高深,不如让他试试,若是能够让逸儿醒来,也是好事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柔声道,对于年玉,她心存感激,便也对她严厉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话虽如此,可这道士,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!

    但她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,元德帝清朗浑厚的声音,便在房间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年玉,你治你的,道长做道长的,互不影响。”元德帝开口,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,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话落,元德帝又转眼看向那道士,“道长,你继续说,该如何才能够让逸儿醒来。”

    那道长看了年玉一眼,那眼神里,分明带了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随即,一挥手中的佛尘,微闭着眼,左手煞有其事的掐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房间里,众人都看着他的举动,突然,道士一睁眼,似乎已经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后娘娘,好事,大好的事,能救沐王殿下的有缘人,就在这个府上。”道士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几乎是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有缘人……就在这个府上?

    年府吗?

    宇文皇后和宇文如烟,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年玉。

    元德帝回过神来,立即对门外吩咐道,“传旨给年曜,让他将年府上下,所有的人都召集在一起,一个也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门外,总管太监领了命,立即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年曜就接到了元德帝的旨意,仅是一炷香的时间,就将整个年府上下所有的人,包括几房姨娘,年府下人,甚至是连如意阁内,好些时日没有出门的赵映雪也召集在了大厅里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?这样的阵仗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里,二姨娘陆修容皱着眉,自从映雪郡主失踪,又得知怀了身孕,如此一番遭罪,连带着陆修容的胆子,也越发的小了,她所选的那座靠山,如今自己都在遭难,她这依附着的人,心中自然也是不安。

    几个姨娘里,倒是徐婉儿这些时日风生水起,“能有什么事?定是咱们家的二小姐,又立了什么功,皇上和皇后娘娘要赐恩呢。”

    徐婉儿说着,还不忘得意的朝陆修容一挑眉,丝毫也没有掩饰那炫耀之心,仿佛那立功得赏的人是她一般。

    陆修容看着,心中憋着一股气,可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却同样也在盘算着,该如何改变她现在的劣势,是继续跟着映雪郡主,还是转投到二小姐那里……

    陆修容看了一眼赵映雪一眼,目光落在那肚子上,眉心深锁。

    思绪的当口,元德帝和宇文皇后带着人进了大厅,一时间,众人齐齐跪在地上,高呼着帝后万岁。

    可帝后二人,却没有理会众人,匆匆到了大厅,元德帝立即对跟在身侧的道长道,“道长,你请看看,这府上,到底谁才是那个有缘人?”

    有缘人?

    众人听着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但人群里,年玉看着那道长,眉心皱得越发深了些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不管是元德帝还是宇文皇后,都希望能够有不同的方法,让赵逸醒来,可为何她竟会觉得,这事情有些不寻常?

    那道长朝元德帝点了点头,随即,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一一走到众人面前,每到了一个人的面前,那道长便停顿片刻,旁人不解他的举动到底是为何,可走了一圈下来,那道长的眉心却是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没有?刚才,贫道掐指一算,能救沐王殿下的有缘人,就在这府上,甚至连那气息,都是分外的浓烈,可怎么……怎么会没有?” 道长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元德帝看了年曜一眼,“人都齐了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都齐了,所有的人,都在这里了。”年曜又看了一眼,迅速确认,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可他的话刚落,另外一个声音,却是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,还没齐,有人不在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一落,大厅里,所有的人都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,看到南宫月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我亲自点了人,人都在,哪里会出错?”年曜回过神来,皱着眉,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南宫月在府上倒也安分,可年曜的心思都在倾玉阁上,对南宫月更是因为年玉生辰那日,年依兰被关入诏狱,而越发的不待见。

    依兰……

    突然,年曜身体一怔,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爷,依兰,咱们的女儿依兰不在啊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望着年曜,那声音尤为响亮,刻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楚,心中却是对年曜有诸多的怨怼。

    自年玉这段时间得了圣宠,老爷连他们的女儿都忘记了吗?

    她的依兰,如今还在诏狱里受着苦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越是明白了一点,无论是对南宫家,还是对年曜来说,看重的都是价值!

    而南宫月的话,让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年依兰?”元德帝眸子微眯着,他记得,那日,他下令将年依兰关入了诏狱。

    年依兰……会是道长口中的那个有缘人?

    “对,依兰,府上所有的人都在,唯独依兰……”年曜忙道,小心翼翼,甚至有些诚惶诚恐,他摸不透元德帝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人群里,年玉也皱了眉,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半响,元德帝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传朕口谕,将年依兰从诏狱带来。”

    不管年依兰是不是那个有缘人,为了逸儿,元德帝也只有一试。

    这一声令下,总管太监亲自领了旨,立即带人离开了年府,直奔诏狱,与此同时,南宫月的心中,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依兰终于要从诏狱出来了吗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