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八十七章:耍什么把戏!
    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,南宫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个道长,猛然想起了那日骊王殿下所说的话,他说,他能救依兰,他的办法会费些心思,这一切,都是的骊王殿下的安排吗?

    南宫月心中猜测着,越是想,越是肯定。

    那么,他口中所说的,能够为依兰指一条康庄大道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南宫月心中思绪万千,一方面,对那康庄大道,期待兴奋,另一方面,却也是因为就要看到依兰,满心的激动与复杂。

    大厅里,刚才发生的一切,几乎每个人都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当年依兰的名字从南宫月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,好些人就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瞥了那道长一眼,年玉也是来了兴致,她倒是想看看,这道长,究竟要耍什么把戏!

    诏狱。

    年依兰躺在牢房的地上,模样狼狈,总管太监到诏狱传了口谕,年依兰甚至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从牢房里被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路出了诏狱,看到前面的一辆马车,年依兰目光里,难掩恐惧。

    “公公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上去吧,别让皇上久等。”总管太监冷冷的道,看了年依兰一眼,眼底有鄙夷,更是不愿和她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有缘人?

    这年依兰,怎会是沐王殿下的有缘人!

    年依兰一听“皇上”二字,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要去见皇上?

    皇上是要处置她了吗?

    年依兰不禁想到那日在诏狱,年玉对她说的话,因为南宫家……皇上才将自己关入诏狱,那若皇上对南宫家的怒气未消,是不是还要将那怒气发泄在她的身上?

    年依兰想着,心中憋屈,更是愤恨。

    可她却不能改变现状,心里虽然害怕,但还是心惊胆战的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疾驰,到达年府,已经是一个半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年依兰下了马车,看到熟悉的年府,心里难掩诧异。

    皇上不是要见她吗?怎么会在年府?

    她来不及思考太多,总管太监就催着她进了年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大厅里,总管太监不敢有丝毫耽搁,首先走在前面,进了大厅,对已经等候多时的元德帝禀报,“皇上,年家大小姐已经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。”元德帝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总管太监退出了大厅,再次进来之时,身后跟着年依兰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年依兰跪在地上,凌乱的发丝披散着,身上那一身囚衣,沾染了脏污与血迹,甚至还能闻到那其间散发的酸臭味儿。

    顿时,有人嫌恶的掩了掩鼻。

    再看那年依兰脸色惨白,虚弱憔悴,袖口之下,似乎伤痕累累,只是一眼就知道,这些时日,这年大小姐在诏狱里,没少受苦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那眼神,惶恐里夹杂着不安,跪在地上的她,连头也不敢抬,整个人几乎是匍匐在地上,对着元德帝和宇文皇后跪拜。

    “臣女……不,罪女依兰,参见皇上,参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仿佛是掩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模样,看在南宫月的眼里,心一阵阵的抽痛,若不是元德帝和皇后娘娘在场,若不是她比以前更加明白帝王之威,更加明白她们母女的处境,她定会上前,抱着依兰,给她安慰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她紧握着双手,指甲几乎掐入皮肉,只能极力的隐忍着。

    元德帝淡淡的瞥了地上的年依兰一眼,眉心微皱,却是没有过多的说什么,随即看向候在一旁的道士,“道长,你再看看,这府上是否还缺人?”

    道士朝元德帝一拜,走到年依兰的面前,闭着眼,掐指算着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这道士身上,年依兰却是不知此刻究竟是个什么情况,只能继续跪着,咬着牙,隐忍着心中的恐惧,仿佛头上有一把刀,随时都会落下。

    突然,那道士一睁眼,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那道士的眼里,分明有晶亮的光芒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,可是三月初九酉时所生?”道士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倒是年老夫人率先激动的道,“是,是,是,老身记得,依兰正是三月初九酉时落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呵。”道长挑眉一笑,那话语中,仿佛别有深意,随即转身,对元德帝和宇文皇后道,“皇上,皇后娘娘,贫道看来,沐王殿下该是要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宇文皇后激动的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,贫道从不说假话。”道长笑道,“眼前的这位小姐,正好便是那有缘人,她就能克制了害沐王殿下昏迷不醒的邪祟,只要克制了那邪祟,如此一来,沐王殿下醒来,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道士如此一说,就算是对那年依兰再是不待见,元德帝的眼里,似也燃起了些希望,“那要如何做,才能克制那邪祟?”

    “放血。”

    那道士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可仅是这两个字,众人意味不明,可那道士,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,“皇上,皇后娘娘若是相信贫道,贫道就开坛作法,驱除邪祟,替沐王殿下唤回魂魄。”

    话落,元德帝和宇文皇后相视一眼,沉吟了片刻,元德帝终究是开口,做了决定,“好,如此,就劳烦道长,开坛作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,越快越好。”宇文急切的附和,逸儿若再是不醒,饶是她也支撑不住了!

    那道士却是一笑,“呵,皇后娘娘,急不得,开坛作法,也是要讲求时机,明日……明晚正好是月圆之夜,正是好时机,还有这位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道士看了一眼依旧匍匐在地上的年依兰。

    这一提,所有人的视线,都迅速的集中在了年依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元德帝眸光微暗,冷声吩咐道,“带年大小姐下去,好好休整一番,明晚……待道长开坛做法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话,元德帝就领着道长和随行的宫人离开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却是没走,而是去了倾玉阁赵逸住着的房间,宇文如烟跟着,似乎虽然刚才那道士说得肯定,可仿佛二人的心中,对于作法让赵逸醒来的事,依旧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年依兰被南宫月带着回了揽月楼,看着那母女二人在丫鬟的簇拥下离开,人群里,不止是年玉神色复杂,还有赵映雪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