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九十二章:情势骤变
    众人不由想起,昨日在年府大厅里,这道士分明说过,以取血的方法唤醒沐王殿下,看来,这血是为了沐王殿下了!

    一时之间,倾玉阁的院子里格外的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之中,诡异流窜,谁也不知道,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!

    空气里,仿佛只听得见那一滴滴的血落在碗里发出的滴答声,甚至连南宫月,看着这一切,也是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取血……

    他取依兰的血,要取多少才够?

    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,年依兰的脸色也越发苍白,众人看着那情形,饶是元德帝和宇文皇后的心也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年玉越是看着眼前的一切,那一双好看的眉,却越是皱得紧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越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若这真是一场糊弄人的把戏,那她年依兰如此的牺牲,也未免太大了!

    这么大的牺牲,势必会有与之相对应的目的与收获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年玉眸光微敛,瞥见人群中的一个男人,年玉眸光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南宫起……策划这一切的是他吗?

    年玉眼底多了一丝探寻,可仅是片刻,她便从南宫起的神色间,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不是他!

    此刻,就连他看着眼前的一切,也是充满了疑惑与不解,甚至,还有丝丝兴味儿,那模样,真真切切,没有丝毫伪装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他!

    可不是他,又是谁?

    年玉思绪之间,神坛前的人,也已经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似乎碗里的血已经足够,道士起身,让年依兰的身体靠在神坛边缘,而他自己,则是端着那一碗血,走到神坛前,小心翼翼的放着。

    年依兰捂着心口,那伤口似乎已经被凝固了鲜血,没有新的血液流出来,可那疼痛,以及虚弱,却是仿佛整个人下一瞬就会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年依兰靠在神坛下,此刻的她,已经从刚才这突然的变故之中,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嘴角一丝苦涩浅扬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众人,这个时候,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那道士的身上,似乎是等着看那道士,如何用取来的血,将沐王殿下唤醒,而此刻唯一看着她的人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看到被禁卫军架住的妇人,那脸上的担心,让她心中微暖,可下一瞬,她正要收回视线之时,却是和另外一道目光,在空气中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年依兰身体一怔,眸子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她也在看着她!

    那眼神……淡漠,却又似笑非笑,分外刺眼。

    呵,她年玉在看她的笑话吗?

    胸中一股怒气与不甘,如潮水般涌来,年依兰紧咬着牙,这个时候,仿佛心里的不甘,不容许她在年玉面前示弱,那一刹,年依兰没有避开年玉的视线,而是直直的迎上去,和她对视,仿佛是在告诉年玉,她不怕她,更是不惧她的嘲讽。

    可这模样,年玉看在眼里,嘴角却是一抹讽刺浮现。

    淡淡的别开视线,看向那道士。

    这举动,年玉兰心中一怔。

    年玉她……不屑吗?

    心中气血翻涌,年依兰此刻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可越是激动,那疼痛就越是剧烈,可年依兰强忍着,年玉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贱人,她凭什么敢不屑于她?

    她不过是一个庶女,一个连娘也没有的贱人!

    年依兰恨不得撕了年玉,可许是流了太多的血,渐渐的,她的身体越发的无力,仿佛下一刻就要昏睡过去,可这样的情形,她不愿昏睡。

    只有醒着,就算是任人宰割,她也能知道,正发生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手,紧握成拳,指甲掐入皮肉,努力保持着清醒。

    而此刻,那道士在一番念咒之后,重新端起了先前放在神坛上的那碗血,在所有人疑惑惊诧的目光之中,走到赵逸面前,仰头喝下一口血,朝着赵逸一喷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在赵逸的身上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,皱了眉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道士手上沾了些碗里的鲜血,在纸上一通画,画了几张符纸,贴在赵逸的身上。

    突然,那道士后退几步,朝着夜空惊叫出声,“大胆妖孽,你终于敢来了!”

    话落,道士手中的剑,在空中几个挥舞,朝着虚空之中一阵乱刺,众人看着,仿佛在那道士面前,当真有一个他们看不见的“东西”,正在和他纠缠打斗一般。

    “哗众取宠,招摇撞骗。”

    年玉低低开口,轻叱一声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道士不会有什么所谓的真本事,那邪祟之说,更是无稽之谈,看他此刻如此卖力的演这一出戏,也实在是可笑!

    可年玉却是知道,越是可笑,便越意味着,这道士出现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正思索着,突然,那道士不知何时,已经到了年玉前方不远处,直直的指着年玉,“妖孽,休要逃!”

    话落,道士握着手中的剑,不偏不倚的朝着年玉刺来。

    这举动,所有人都是一惊,饶是元德帝和宇文皇后,看到那剑刺向年玉,神色也都是慌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秋笛惊呼一声,吓得失了方寸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看那剑朝自己越来越近,下意识的一避,利落的躲开了那道士的一剑,可那道士,一剑没有刺中,并没有打算放弃,又一剑砍来,年眸子一凛,却是在那剑落下之时,抓住了那道士的手腕儿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年玉冷哼喝道,那眼神冷冽摄人。

    不只是她,在场的每一个人,心中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这道士,平白无故的,怎么突然就对年玉喊打喊杀?

    “妖孽,你以为你躲进人的身体里,贫道就无法奈你何了吗?”道士怒瞪着年玉,朗声厉喝,从怀中掏出一枚符纸,贴在年玉额上,刹那间,年玉微怔,眼前分明有什么东西飘散。

    年玉意识到不寻常之时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那些细不可察的粉末状的东西,窜入年玉鼻中,几乎就在那一瞬,年玉只感觉一阵眩晕袭来,抓着那道士手腕的手,也骤然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眼前的道士,她分明瞧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得逞。

    当下,年玉心中咯噔一下,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