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三百九十五章:架上火架
    一阵沉默,帝王的沉默,几乎是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或希望有转机,或担心元德帝会收回刚才的命令。

    终于,过了好半响,元德帝开口,“朕相信年玉也会希望逸儿醒来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浑厚清亮,掷地有声,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当下,有人喜,心里松了一口气,却也有人心里的希望陨落,一刹那,仿佛是空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还想说什么,元德帝却已经转开了视线,朗声吩咐道,“年曜,还不快去准备柴火。”

    一直跪在地上的年曜,被这命令惊醒,那张脸上,也是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“是,臣……臣这就让人准备。”年曜起身,身体竟是微微一个踉跄,似乎思绪还陷在刚才的事情当中,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……让人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年依兰是那个有缘人,只要唤醒了沐王殿下,那不仅是对沐王殿下有恩,对皇室有恩,依兰先前的名声,或许可能因此有所改善,如此,他就多了一个能够为年家挣荣华的女儿。

    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,那道士竟是用那样的方法,他并非心疼年依兰的伤,只是……

    年曜想到什么,匆忙出了倾玉阁的他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形,年玉若当真被烧死,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年玉被烧死之后,那邪祟也死了,沐王殿下回了魂醒来,皇室能够记得年家今日的恩。

    年曜心中盘算着,等会儿……等会儿他定要抓住机会,为年家的未来谋划。

    一番张罗,年曜亲自带着人,很快就准备好了柴火。

    宫人在那道士的指挥下,就在神坛前架起了木桩,十字架成的木桩之下,堆着的柴火都是那种一点即燃的干柴,偌大的一堆,饶是人看着,都无法想象,那柴火被点燃之后,人架在上面烧着,会是怎样惨烈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你们放开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秋笛早已哭得泣不成声,想冲上前去,可侍卫将她拉着,她根本无法撼动分毫。

    可突然,秋笛意识到什么,心中微怔。

    对,长公主……她必须去请长公主来,不然……不然小姐当真要被火烧死了。

    秋笛吸了一口气,目光闪了闪,丝毫也不敢耽搁,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神坛之上,秋笛悄然走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秋笛一路匆忙,从年府的后门出了年府。

    夜色中,那娇小的身影奋力的跑着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只要到了长公主府就好了,可是,她却没有察觉,在她出了年府不多久,一个黑色的身影就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一处,那黑色身影飞身上前,手一扬,朝着女子的后颈砍下,顿时,秋笛只感觉身后一痛,一阵眩晕袭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意识渐渐涣散,秋笛努力转身,想要看清身后的情况,可再要看到那人之时,黑暗终究是将她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秋笛闭上了双眼,那黑衣的身影一伸手,揽住秋笛倒下的身体,那双黑眸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去求救吗?

    他怎会允许?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黑影拖着昏过去的秋笛,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,随意将她丢在地上,任凭一切被黑夜掩盖。

    随即,那黑影一跃而起,站在高墙之上,一身的黑色和这黑夜融合在一起,仿佛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黑影看着年府的方向,黑色的面巾之下,嘴角一抹冷笑浅扬。

    既然这丫头都出来求救了,那么,那个女人……一切该都如他计划的那般进行着吧!

    黑影脑中浮现出一个女子的倩影,那一颦一笑的模样,格外清晰……

    年府,倾玉阁内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,空气里,静得诡秘。

    如此的静谧之中,那道士目光扫了一眼众人,最后在年玉身上停下,手执佛尘,缓缓上前,在年玉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,冷冽的视线游移在年玉身上,那狠毒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众人一瞬不转的看着那道士,似乎不想错过他任何的举动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之中,那道士又拿了几道沾了血的符纸,贴在年玉的身上,“你这可恶的妖孽,今日,你又害了一人,这位姑娘,待这邪祟一死,贫道会好好的替你超度。”

    那道士说着,煞有其事,又惋惜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年玉听来,却是觉得好笑,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啐了一口唾沫,不偏不倚,正吐在那道士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口唾沫打在道士脸上,道士猝不及防,刹那间,似乎点燃了道士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道士狠狠瞪着年玉,那眼神,仿佛恨不得将年玉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那道士似想到什么,抹了一把脸上,再次看着年玉之时,那眼里,更添了几分恶毒,“好你个妖孽,看贫道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说罢,扬了扬下巴,随即转身看向元德帝,神色又转为恭敬,“皇上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就请玉小姐上去!”

    元德帝朗声开口,此刻的元德帝,一脸深沉,帝王的威仪,让人丝毫也不敢违逆。

    程笙亲自扶着年玉上了火架,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很快,年玉就已经被固定在了木桩之上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……”程笙低低的开口,欲言又止,突然,他神色一怔,但意识到什么,很快就神色如常,无人看见的地方,年玉无力的手指,在他的手背上,轻轻划着一道道的纹路。

    程笙对上年玉的眼,分明瞧见年玉那双明眸之中,似有什么东西流转,程笙恍然明白过来,集中精力,努力感受着那一笔一划的走势。

    “还没准备好吗?时辰已到,切不可错过了时机。”

    神坛之下,那道长似乎有些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火架上,程笙暗自吸了一口气,最后深深的看了年玉一眼,转身走下了火架。

    “皇上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程笙到了元德帝面前,恭敬的复命,脑中却是想着刚才年玉在他手背上写下的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元德帝淡淡的应了一声,没再理会程笙。

    程笙退下,一时之间,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火架之上的年玉身上,谁也没有察觉,那禁卫军护卫,悄然隐没在了人群之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