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零七章:他们二人的约定
    年玉看了看赵逸,目光又转向楚倾,彼时,楚倾也正好抬眼,二人视线交汇的一刹,年玉朝她眨了眨眼,那眼神明显是带了询问。

    楚倾精明,如何会看不懂?

    但楚倾却又很快转开了视线,好似没明白她的意思一般。

    年玉身体一怔。

    呵,这倒是奇怪了!

    年玉敛眉,端着身子,按照着规矩朝二人行礼,“年玉……”

    可她刚说出两个字,原本坐在榻上的赵逸,却是突然下了地,上前几步,匆忙抓着年玉的手腕儿。

    “还行什么礼,你那性子,本就不是这样循规蹈矩,却总端着这迂腐的礼节,饶是我看着,都觉得累。”赵逸低低的开口,那语气,似乎有些嫌弃。

    年玉猝不及防,顺着那力道,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,被赵逸拉着安置在了赵逸原本坐地方,再看赵逸,那高大的身躯往里面挪了挪,一时之间,三人都坐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“给,快看看,下一步该走么走?”

    年玉微愣之间,赵逸已经将白子递到了年玉的手中,急切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年玉猛然回神,拿了那白子,目光在这两个男人之间过了一遍,心中依然好奇,也依然有些不确定,仿佛,眼前的一切,不真实,可又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存在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个时辰,这两个男人在屋子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年玉想问,可她却明白,就算是她问了,这两个男人,会说吗?

    年玉不确定。

    索性,年玉收回神思,挑眉,目光落在了那棋盘之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局棋,章法诡异,单是从那黑子的路数,年玉就有些惊诧,不由看了楚倾一眼。

    那深邃的黑眸,一片平和,却是看不出丝毫东西。

    前世,率军打仗,她对兵法,对布局皆有钻研,后来上了药山,药山禅师喜欢下棋,她也时常陪着他老人家下上一两盘,对于这棋盘上的江山,年玉不敢说自己无人能敌,但也是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刚开始,黑子进,白字退,一旁,赵逸看着,偶尔叫上一两句不能输给了子冉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何时,那棋盘上的局势,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从先前的黑进白退,逐渐不相上下,再到那黑子隐隐有些被动。

    甚至连赵逸,看着这棋盘上的局势,那神色间,也逐渐的认真起来,偶尔看年玉一眼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这一局棋,足足下了一个时辰,最后年玉和楚倾打了个平手,自始至终,房间里,气氛都格外的平和宁静,就算是下着棋的时候,年玉的脑中,也想着这平和的诡异。

    直到赵逸有些累了,年玉安置着赵逸在床上躺下,临要离开,赵逸却是抓住了年玉的手腕儿。

    那一刹,不只是年玉,楚倾也是看向了赵逸。

    那面色苍白的男人,微皱着眉,望着年玉,可怜兮兮的模样,仿佛那要被丢弃的宠物。

    饶是年玉看着,嘴角也禁不住抽了抽,随即,便听得赵逸的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病人。”赵逸语带哀求,朝年玉一笑,那眸中的纯澈让年玉微怔,依然是那个率性的男人,就好似那日在花园里,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他……还不知道,她和楚倾定亲的事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赵逸言下之意,是让她在这里陪着吗?

    这个男人,自从鬼门关走了那么一遭,仿佛就有些……粘人!

    可他这“粘人”,有人看在眼里,却是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玉儿也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楚倾的声音冷冷的响起,目光清清冷冷的看了赵逸一眼,那一眼,饶是年玉也读不懂,更让她读不懂的,是赵逸的反应。

    年玉的目光之中,赵逸仿佛有些不甘愿,可犹豫片刻,终究还是松开了年玉的手。

    那一刹,年玉吃惊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楚倾的声音,拉回了年玉的神思,回神之时,先前被赵逸抓着的手腕儿,竟是落入了楚倾的大掌之中。

    年玉的心倏然一紧,还在诧异之中,楚倾就已经拉着她朝着房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床上的赵逸,仿佛是有所不甘心,二人到了外厅,赵逸的声音就在身后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子冉,送了玉儿,记得回来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赵逸没有说完,可仿佛身旁这男人,知道那“不然”之后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楚倾身形微微一顿,年玉看在眼里,仅是那一瞬,楚倾就继续带着年玉出了房间,二人出来,宇文皇后想上前询问什么,可楚倾气势冲冲,没待旁人靠近,就已经带着年玉上了楼。

    年玉闺房。

    年玉任凭楚倾张罗着,安置在床上躺下,仿佛她真的是个病人。

    可是年玉看着楚倾,欲言又止,犹豫半响,终究还是开口,“我没事,昨晚,那道士给我下了药,所以,才会那般任凭他摆弄。”

    楚倾给年玉盖被子的手微微一顿,那银色的面具距离年玉很近,近得年玉能够看清双黑眸之中的倒影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有些不敢多看那双黑眸,转开视线,年玉也转移了话题,“你和赵逸……达成了什么协议?或者……是什么约定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倒换楚倾身体微微僵住,看年玉的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随即,眼底一抹释然。

    玉儿聪慧,看刚才那样的情形,她该是猜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有约定。”

    楚倾淡淡开口,可到底具体的是什么约定,年玉继续追问下去,楚倾却是一句话也没再说。

    他不说,也在年玉的意料之中,不过,她的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是协议也好,约定也好,至少,赵逸这一次醒来的结果,比她想象中的,已经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平躺着,男人整理好了被子,坐在年玉身旁,那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年玉的身上,银色面具下的俊美面容,异常的柔和。

    而年玉却是想着昨夜发生的事情,思绪翻转,那个道士的死,死得太过蹊跷,到底是谁杀了那道士?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昨天晚上的那个局,还没有结束,而她……赵逸……楚倾,是否都在那局内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