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二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南宫月看着年依兰的狼狈模样,满心疼惜,厉声责问。

    目光一扫身旁的年玉,当下,眼底一道厉光激射而出,狠辣刺人,“年玉,你这小贱蹄子,竟然敢……还有你们,大小姐如此被欺负,你们眼睛瞎了吗?竟任凭这贱人胡作非为!”

    南宫月这一声责骂,那几个丫鬟立即跪在地上,颤抖着身体讨饶领罪。

    小贱蹄子……

    年玉听着这几个字,曾经,她还顶着男儿身份的时候,这样的责骂,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,不止如此,还有那毫不留情的责打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,这你可就错了,二小姐可没有欺负大小姐,是大小姐自己摔在了地上的呢。”开口的是四姨娘徐婉儿。

    昨日,那圣旨未下之前,不只是她,这年府的三个姨娘心里都格外忐忑,担心这年依兰一旦真的进了沐王府,到时候得了势,南宫月的尾巴怕也要翘到天上去,那之后,指不定要怎么欺压她们。

    可昨日,那圣旨……

    呵,一个侍妾而已!

    那时,她们的心里就已经安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侍妾,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?

    就算是进了沐王府,就算她年依兰和南宫月的身后有南宫家撑着腰,以沐王殿下昨日的反应,她年依兰想得宠,怕也是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况且,皇上就算是顾着南宫家的面子,也仅是许了一个“侍妾”,那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其中,就算她们这些妇道人家,心中也隐约有些猜测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,她们倒也不怕被那南宫月嫉恨着。

    徐婉儿的话,让南宫月更加黑了脸。

    自己摔地上?

    依兰怎么会自己摔地上?

    南宫月正要说什么,可年依兰却是突然抓住了南宫月的手,“娘,她说,皇上的圣旨上,只是赐了一个侍妾……娘,你快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,不是侍妾,怎么会是侍妾呢?是王妃,应该是沐王妃的,这是你说的,你快告诉我,那侍妾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年依兰的话,瞬间让南宫月所有要说的话,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侍妾……

    “娘,你说话啊,快告诉我,那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南宫月仅是那一瞬间的反应,年依兰心中仿佛就明白了什么,可是,她却不甘心。

    再次开口之时,几乎是嘶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声音,不止让在场的人增了看好戏的心思,更让南宫月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,谁说是侍妾?分明就是沐王妃,依兰,咱们回房,好生休养了身体,这样待成婚的日子来了,你才能够美美的出嫁。”南宫月脸上扯出一抹笑容,柔声安抚着。

    那“侍妾”,是羞辱。

    她早料到,依兰会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而这么多人在,只怕都是看着她们的笑话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南宫月却无暇去顾及太多,这个时候,她要先将年依兰带回去,好生安抚,至于年玉……还有那徐婉儿等人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一道锐利的视线,扫过几人。

    当下,徐婉儿在那视线之下,心中竟是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可想到什么,徐婉儿却是深吸了一口气,现在这局势,她怕她南宫月做什么?

    但就算是心中想着不怕,她此刻,却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让那母女二人更加难堪的话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,这年府内,却是有人敢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何必这般瞒着大小姐?终究迟早是会知道真相的不是?”开口的是赵映雪,她这一番开口,所有人都看了过去,眼底都是诧异,但瞬间,却是了然。

    映雪郡主和南宫月母子之间的那些仇,早已经根深蒂固,深入骨血,她南宫月母女二人这样狼狈的时候,她既然撞见了,又怎会让她们母女好过了去?

    三个姨娘心中有了底。

    而年玉闻声看过去,只见那一袭白衣的女子,缓缓走来,浑身散发的冷,比以往还要浓烈得多,仿佛整个人是从那地狱里走出来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她能感受到赵映雪比起以前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是因为心中的恨更浓了吗?

    年玉的目光落在了赵映雪的肚子上,那里虽然依旧平坦,可是年玉知道,那肚子里的胎儿,该是日日折磨着这位郡主。

    赵映雪走来,和年玉一个对视。

    那一眼,一如以往的默契。

    仅是一瞬,赵映雪就转开视线,看着那对母女,接着刚才的话,继续道,“难不成夫人当真要等到大小姐入沐王府之时,才发现,所有的欢喜,都不过是一场空吗?”

    “赵映雪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背对着赵映雪,感受到怀中年依兰的身体越发僵硬了些,心中恨意激荡。

    此刻,若非托着依兰的身体,她定会起身给那赵映雪一顿教训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夫人,我说的不对吗?”赵映雪轻哼一声,人已经到到了南宫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细细的打量着地上的一对母女,欣赏着那二人狼狈的模样,赵映雪面纱之下的眼眸里,神色变幻。

    失踪那段日子,年城给她的折磨,以及,那日在诏狱里听到的真相,刺激赵映雪,心中越发的恨,“大小姐,你这娘亲,可正是疼你,不忍你知道真相,怕你伤怀,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伤心,侍妾又怎样?不过是卑贱了些罢了,万一得了沐王殿下的宠呢?”

    赵映雪一席话,说得极为精妙。

    在旁人听来,是羞辱年依兰。

    可是,在年依兰听来,那除了羞辱之外,却是有些其他的东西,入了心。

    万一得了沐王殿下的宠呢?

    呵,沐王殿下心中,心心念念的,都是年玉那小贱蹄子啊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赵映雪面纱底下的眸中,幽光闪烁,正要说什么,南宫月却已经顾不得许多,方下年依兰,赫然起身,朝着赵映雪冲去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赵映雪根本猝不及防,甚至连一旁的萍儿也没有反应过来,那一双手触碰到赵映雪,被那一推,女子的身体,瞬间失了平衡。

    当下,赵映雪心中一颤,有什么东西在脑中划开。

    若这一摔,将肚中孩子摔没了,那么……

    呵,只可惜,没有将年玉扯进来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