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二十四章:流了好多血
    赵映雪心中惋惜,等待着身体落地,等待着所有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那一刹,在场的人都看着那倾斜的身影,当下,也瞬间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映雪郡主……她是怀了身孕的,这一摔下去,可是不轻,若肚中的胎儿有个三长两短……

    瞬间,南宫月也好似意识到什么,不,不能,赵映雪摔不得!

    她后悔了,赵映雪现在这情形,她怎能推她?

    刚才,她也是真的被气得失去了理智!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一时之间,饶是南宫月也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一旁,年玉看着赵映雪,那一瞬,透过那白色的面纱,她瞧见了赵映雪眼里闪烁着的光芒,那光芒意味着什么,精明如她,她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那肚中的胎儿,对赵映雪来说,是枷锁,是噩梦,如此,借着南宫月的手毁了,那是她乐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帝后追责,逃不了责难的,也是南宫月!

    这样,她赵映雪既能摆脱那噩梦,又能逃开南宫月母子之后的责难,一石二鸟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年玉脑中浮现出前世自己失了那个胎儿之时的情形……许多东西跃然于脑海,心也跟着微微抽痛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是医者,她最是知道赵映雪如今的身体状况,这一摔,就算是胎儿摔没了,她赵映雪的命,怕也难保!

    仅是瞬间,年玉的脑中就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眼看着赵映雪就要摔在地上,空气仿佛凝结,那电光火石之间,一抹身影迅速靠近,手臂揽住了赵映雪的腰身,那力道一带,赵映雪惊诧之时,人已经安安稳稳的站着,而眼前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隔着面纱,看着年玉。

    那一刹,心中对年玉的恨,倏然高涨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刚才,她那一摔,分明可以让胎儿落了,一切便顺理成章的推到南宫月的身上,可年玉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,却坏了她的计划!

    袖口之下,赵映雪的手倏然握紧。

    感受到赵映雪看她眼神中的诸多怨怼,年玉敛眉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刚才的一幕,旁人看着,好半响才回过神来,看着赵映雪和年玉,仿佛依旧还在震惊的余韵中。

    而南宫月意识到什么,深吸了一口气,立即看了那几个丫鬟一眼,“还不快扶大小姐回房?”

    南宫月一声令下,几个丫鬟丝毫也不敢怠慢,搀扶起地上的年依兰,朝着揽月楼的方向而去,南宫月跟在身后,那模样,仿佛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空气中,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三房姨娘都站在原处,这气氛,饶是她们也感受到了那其中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赵映雪的声音响起,依旧是那般嘶哑,伴着那寒风,刺人心骨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救她吗?

    或者,在赵映雪看来,是为什么要阻止她!

    聪明如年玉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隔着那面纱,对上赵映雪的眼,“映雪郡主,有些东西的存在,固然可恨,固然痛苦,可是,若为了摆脱,付出生命的代价,那却是不值得!”

    人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死了,只会是亲者痛,仇者快!

    话落,明显感受到赵映雪的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年玉深深的看了赵映雪一眼,没有再多说什么,松开了赵映雪,朗声吩咐着秋笛,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刚才这一遭,耽搁了她去沐王府,不知道这个时候,赵逸的情况如何了!

    说罢,年玉没再理会众人,朝着大门的方向赶去,秋笛回过神来,也匆匆追上年玉的步伐。

    好戏已经散场,三房姨娘又站了一会儿,徐婉儿和薛雨柔首先离开。

    陆修容却是待了片刻,看着赵映雪,感受到赵映雪浑身散发着的气势,沉吟好半响,终究还是打算一避,心中亦是在盘算着,或许该好好思量思量她和沁儿以后的依靠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的时间,独独剩下赵映雪和萍儿,依旧站在那一方天地间,看着年玉离开的方向,赵映雪微微愣神。

    脑中,回荡着年玉的话……

    若为了摆脱,付出生命的代价,那却是不值得……

    不值得么?

    她知道,年玉刚才是救了她,可是……她的好意,却让她心中莫名的难受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映雪口中喃喃,那声音,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一旁,萍儿听着,却怎么也不明白,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郡主的脾气越发的怪了。

    赵映雪嘴角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年玉为什么要为她的身体考虑?为什么,要对她好?!

    若是她害自己,对自己狠,那么,她也能有一个对付她的理由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却偏偏……

    那种折磨,在心中不断的盘旋,赵映雪想着年玉,想着那银色面具的男人,越发的嫉妒。

    那嫉妒,一点一点的啃噬着她的心,让她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对她,她该怎么办?!

    赵映雪思量着,仿佛是承受不住,蹲下了身体,整个人蜷缩在一起,一旁,萍儿看着,想要靠近,却是不敢,只能看着她,在那痛苦的深渊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赵映雪的手来到了小腹上,那眼里,一瞬,闪过太多复杂的情绪,却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玉一路出了年府,刚上了马车,正准备往沐王府的方向走,可马车还没来得及动,另外一辆马车,就在年府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是长公主府的马车……”马车外坐着的秋笛开口道。

    话落之时,长公主府的马车上,一抹身影匆匆跳了下来,满脸急切。

    秋笛看着,那丫鬟她认识,是一直在长公主房里伺候着的丫鬟之一。

    她这般匆忙的来年府做什么?

    年玉也早早的撩开了帘子,看到那丫鬟脸上的焦急,心中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年玉下意识的开口问道,是义母出事了吗?

    这声音,让那丫鬟一怔,看到马车上的年玉,立即匆匆跪在地上,“玉小姐,你快去看看,长公主她……她流了好多血……”

    流了好多血?

    当下,年玉脸色好似瞬间被抽干了血色。

    义母临盆在即,那流血意味着什么,她是再清楚不过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