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二十八章:借机毒害
    而此刻,她却是一点也感受不到,自己身下的血,仍然在不停的往外流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丝毫也不敢松懈,此刻,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,目光专注,饶是一旁帮着手的丫鬟,也都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一股血腥味儿弥漫,压得人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清河长公主的身上,却是没有留意到,那接生的嬷嬷,在孩子平安出生的那一刻,脸色就已经铁青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的,那眼里闪烁着的无措,越发的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终于,仿佛再也承受不住,那嬷嬷豁出去了一般,不管不顾的奋力朝着柱子冲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丫鬟们齐齐看去,只见那嬷嬷身体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柱子上,一道血痕清晰可见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秋笛下意识的看了年玉一眼,只瞧见她依旧专注于手上的事情,反应过来的她立即上前探了探那嬷嬷的鼻息,仅是一刹,又惊慌的缩回手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气了,小姐,她……死了……”秋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年玉听见秋笛的禀报,被汗水打湿了的眉,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这嬷嬷是心知她着手害长公主和她肚中胎儿的事情暴露了,难逃这死路一条,还是……因为其他?

    比如,胎儿活着……她……也活不了!

    当下,年玉竟是觉得,这两者都是原因。

    能让这嬷嬷以命相抵,那背后之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年玉猜不透,但心中却明白,能找出那幕后之人的一条线索,断了!

    如今,便只剩下那一方染了血的手帕,以及那……谢运钦!

    年玉一边思绪着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,但那脸上的笑容却是没有散去,满脸的汗水,依旧遮盖不住那一份静美。

    年玉替清河长公主清理好身体,又为她扎了针,护着她的心脉,一番折腾下来,不知不觉间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房间外,谢运钦被年玉封住的穴道,早已经解了。

    此刻,院子里,元德帝,宇文皇后,楚倾,赵逸,赵焱都在,每一个人看着那紧闭的门扉,一瞬不转,直到吱嘎一声响,在空气中缓缓传来,传入每一个人的耳里,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随即,那素衣女子站在门口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,清丽美好,饶是眉宇间难掩疲态,此刻在众人眼中,都仿佛是希望的象征。

    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元德帝,看到年玉的那一刻,立即起身上前,“清河她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字出口,颤抖的声音,仿佛不像那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。

    刚才,在这院子里待着的每一刻,他都在极力的隐忍着,甚至有些害怕,害怕清河当真陨在这长公主府里。

    若是她死了,他就算是百年之后到了九泉之下,也没有办法向父皇和母后交代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义母她……安好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声音缓缓响起,虚软无力,说出的话,却又似重重的敲在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那“安好”二字,让元德帝紧绷着的身体也跟着一软,顿时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精明如这个帝王, 自然知道那一个“安好”,花费了年玉多少的努力与心思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口中喃喃,目光落在年玉的身上,口中说着的好,不知是放心了清河长公主的安危,还是对这年玉的认可。

    半响,元德帝似想到什么,朗声对身后吩咐道,“皇后,去……去安排玉小姐歇息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玉……

    此刻,对于这个女子,他的心中,是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昨日,他才利用了她逼迫赵逸就范,今日,她又救下了皇家的两条命!

    “是,臣妾……臣妾这就安排。”宇文皇后忙应道,看着年玉,那眼神,更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女有事禀报。”年玉此刻所想的,并非是歇息,而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,年玉正要下跪禀明情况,元德帝见状,立即道,“就如此站着说话就好,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年玉对上元德帝的眼,倒也不客套,拍了拍掌,很快,秋笛便领着几个丫鬟,将那嬷嬷的尸体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那地上躺着的死人,当下,脸色更是变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元德帝浓墨的眉,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这人元德帝和宇文皇后都认得。

    为了给清河长公主接生,他们早早就从宫里派了接生的嬷嬷,而这个嬷嬷,正是他们二人亲自甄选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……是什么情况?!

    “皇上,刚才臣女一进产房,便察觉房间里有红花的味道,这嬷嬷既是接生的,不会不知道,那红花进不得产房。”年玉说着,淡淡的瞥了地上那嬷嬷的尸体一眼。

    话说到此,在场众人的心中,各自都有了底。

    仅是顿了一顿,年玉继续道,“刚才,小世子落地之后,这嬷嬷,就自己撞柱子死了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描述,事情却已经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畏罪自杀!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紧咬着牙,狠狠瞪着那地上的尸体,可仅是瞬间,那所有的愤怒,都变成自责,“都怪朕,要不是朕,清河也不至于落入如此的危险之中,差点儿……差点儿便害了她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皇上害义母!”

    元德帝的话刚落,年玉便开口道。

    那姿态,饶是在这帝王面前,也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元德帝微怔,对上年玉的眼,精明的眸中,似有什么东西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年玉迎着他的视线,一字一句的道,“皇上,臣女认为,是有人旁人要借机毒害义母和小世子!”

    旁人借机毒害?

    年玉的意思,是有人买通了那个接生嬷嬷,利用她做手脚,不让清河平安生产?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谁要害清河?”元德帝下意识的开口,一字一句,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谁要害义母?

    年玉眸光微敛,再次抬眼之时,那幽幽的目光,一一扫扫过院子里的众人……

    丞相府的姨娘……丫鬟……视线最后若有似无的落在了谢运钦的身上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