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三十章:有人要杀我!
    锦袍男人的视线,一直停留在清河长公主身上的一处,许久没有移开,那双黑眸里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床上,妇人那紧闭着的眼,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意识回笼的一刹,清河长公主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,当下,眼睛倏然睁开,下意识的开口,“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突然响起的声音,让床前坐着的中年男人身体一怔,那游走的神思,瞬间收回。

    “清河……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谢运钦赫然起身,靠近了清河长公主些许,那清朗的面容之间难掩关切,和昨夜那个在产房外,阻止年玉进产房的男人,仿佛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眼前熟悉的脸,这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气息,清河长公主脸上一抹笑容绽放,虚弱却美好。

    “老爷,孩子呢?孩子可安好?他怎么一直哭?哭得这么厉害?”清河长公主声音很轻,对孩子的惦念,丝毫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的娘亲未醒,他的心里,该也牵挂着,所以,才这般哭闹,清河你放心,孩子健康安然,倒是你……” 谢运钦握住了清河长公主的手,温柔的声音,溢满了疼惜,“辛苦你了,为了咱们的孩子,你受了这么多的苦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,这一句辛苦,对清河长公主来说,仿佛是最大的安慰。

    辛苦吗?

    只要孩子平安……

    只要……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看着眼前的男人,似想到了许多事情,竟有些恍惚,“老爷,这孩子……当年就本该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曾经那个没了的孩子,清河长公主眼一抹黯然凝聚,“若那个孩子平平安安的来到了这世上……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说到此,却倏然顿住。

    她想,如果当年那个孩子平安降世,那她便有最好的理由,让那一个个的姨娘,进不了门。

    如此的话,是不是他们如今的生活,便也不似现在这样……

    可是,话到嘴边,清河长公主却是意识到,或许,就算是如此,她也拴不住这个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早已不再是她曾经深爱的那个男人,一切都已经随着时间流逝,随着时间改变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清河长公主挥开脑中的思绪,突然想到什么,那苍白的脸上,一抹惊恐浮现。

    “老爷,有人要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因着那彻骨的惊吓,清河长公主倏然反握住谢运钦的手,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话说到此,却听见碰的一声,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声响,赫然将清河长公主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谢运钦皱眉,本要斥责,视线看向门口,瞧见那门口站着的人,一双眉峰微皱。

    “玉儿?”清河长公主看到年玉,轻唤道。

    “义母……”年玉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端着手中的托盘,徐徐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到了床前,朝着谢运钦微微福身,“玉儿见过丞相大人,义母身子虚弱,若是刚醒,经不得太长久的操劳,玉儿要替义母看看身体状况,还请丞相大人回避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态度,恭敬有礼。

    回避?

    谢运钦眸光微敛,这年玉,是要支开他!

    心中了然,谢运钦扯了扯嘴角,转眼看向清河长公主,“我等会儿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轻柔如羽。

    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在那样的柔情之下,俨然一个小女儿,幸福娇羞,朝着谢运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年玉静静的看着,直到那锦袍的中年男人出了房间,门在视线之中被关上,隔绝了那男人的背影,年玉脸上那浅浅的笑意,才微微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向清河长公主之时,瞧见她脸上的神色,年玉心中莫名一怔。

    刚才,那小女儿的幸福娇羞,仿佛是她的幻觉,此刻,那苍白的脸上,眉峰微皱着,那眼底的神采也转为黯然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年玉的目光,清河长公主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两个都是聪慧的女子,仅是那一个视线交汇,就已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扯了扯嘴角,那上扬的弧度,难掩苦涩。

    年玉明白,这许多年共同的生活中,那个男人早早就已经让清河长公主死了心,甚至……早早对他,对他的柔情,不抱任何念想。

    年玉也是扯出一抹笑容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同情起这个天之骄女来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他们夫妻相敬如宾,可曾经那对恋人彼此的心,早已经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的心思,如今在孩子身上,而那谢运钦呢?

    年玉敛眉。

    “有人……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中,清河长公主的声音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这本是刚才差点儿要对谢丞相所说的话,因着年玉的到来,突然打断,此刻,在年玉面前,清河长公主亦是没有丝毫隐瞒。

    想到昨日一早发生的事情,清河长公主的眼里,那惊恐又仿佛要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坐在床沿,将清河长公主的恐惧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谁?”年玉低低的开口,也示意清河长公主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此刻,门外,那一抹男人的身影,在听到那一句“有人要杀我”之时,身体倏然一怔,想再多听一些什么,可是房间里,却仿佛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当下,男人眼底一抹阴沉凝聚,眸光微转,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沉吟半响,终于大步朝着长公主府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回想着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对年玉说起……

    “昨日用了早膳之后,我格外的困,索性就躺下睡了,可我好像是做了个梦,梦里,有个黑影挤压着我的肚子,我不停的挣扎,想要摆脱,可怎么也摆脱不了,我甚至看不清那黑影的模样,直到芝桃……芝桃回来,她的叫声把我惊醒,我看到身下流出的血,才惊觉,那可能不是梦,而是……当真有人要谋害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的叙说,就算是已经过去了的事,就算孩子平安降生,就算她保住了一条命,此刻想着那样的场景,也依旧有些后怕,甚至连声音,都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作者的话:美妞们,今天更新到这里,明天继续,晚安大家,做个美美的梦,爱你们,比心心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