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三十三章:他外面又有女人了
    从长公主府到丞相府,也仅仅是一小会儿的时间,可到了丞相府,出乎意料的,谢丞相却是不在。

    听下人说,入了夜之后,便没瞧见丞相大人。

    芝桃诧异,明明今日皇上下了令,免去了老爷这几日的公务,让他专心陪着公主,可是……他不在府上,又是去哪儿了?

    又是这大晚上的……

    芝桃皱着眉,给丞相府的下人留了话,正要折返回长公主府,却是见得,她要找的人正风尘仆仆的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老爷。”芝桃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看到芝桃,谢运钦也很是诧异,当下,眉峰一皱,“可是公主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放心,公主无碍,只是公主让奴婢来请老爷过去。” 芝桃开口道,看着眼前的人,不知为何,她的心中,竟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老爷这般风尘仆仆的模样,这大晚上的,是去了哪里?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运钦应了一声,沉吟半响,转身就朝着长公主府走去。

    芝桃连忙跟在他的身后,夜里的寒风吹来,一股香气被那风带来,钻入芝桃的鼻。

    芝桃的脚步,赫然一顿。

    那香气……该是女人身上的味道!

    芝桃皱眉,回过神来,前面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,谢运钦裹着寒风,推门而入,进门的那一刹,男人的脸上,一抹笑容绽放。

    “清河,你找我?”

    谢运钦生怕风侵进来,扰了母子安稳,立即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转身大步走到床前,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,那眼神,宠溺疼惜,宛如一个疼爱妻子如命的痴情男人,视线转向一旁,落在那小婴儿身上之时,目光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老爷来得正巧,他刚醒来,你……抱抱他?”清河长公主柔声开口,那语气依旧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运钦应了一声,解下了身上沾染了雪的披风,这才俯身,小心翼翼的越过躺在床上的清河长公主,将那小婴儿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身体,俯身靠近的一刹,却是没有察觉,清河长公主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她闻到了!

    他的身上,有女人的味道,而那味道,是她从来未曾闻到过的。

    不是芳姨娘,不是桂姨娘,不是丞相府上任何一个女人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聪明如清河长公主,当下,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……又有女人了吗?

    而他……身上带着女人气味儿,是刚才见了那个女人吗?

    心中有什么东西翻腾着,又仿佛又一只大手,狠狠的揪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刚经历了生死,刚生下孩子,他倒是有心思!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小家伙,现在抱着,倒不哭不闹了,清河,你看,他这双眼,是不是随你,像你的眼睛一样,明媚动人。”男人的声音响起,晴朗明净,打断清河长公主的神思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猛然回神,正瞧见谢运钦的视线看过来。

    当下,身体微怔,那一刹,她差点儿将心中的质问脱口而出,可仅是一刹,那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,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一般,“老爷,小家伙没取名字,我想了一个,云鹤,我想让他,这辈子闲云野鹤,不追名,不追利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话落,那丞相大人身体明显一怔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闲云野鹤,都听公主的,以后,他便叫鹤儿。”谢运钦呵呵笑道,心中却是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他如何听不出长公主言语中的敲打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刚才,长公主那细微的反应,他依旧是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夫妻二人半响沉默,似是厌恶极了男人身上那女人的气味儿,谢运钦仅是又待了一小会儿,清河长公主借口累了,让谢运钦离开。

    精明如谢运钦,自然感受得到清河长公主的异样,可萦绕在他脑中的事情太多,他却没有去多想。

    匆匆回到丞相府的他,没有回主屋,而是去了芳姨娘的院子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“她”的话,谢运钦看着眼前的芳姨娘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当真要拿她来做那替罪羊吗?

    “老爷,你怎么了?怎么这么看着妾身?”芳姨娘迎上谢运钦,今日的老爷,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可她却没想太多,长公主如今生下了小世子,那她这个妾室,便只能靠着老爷的宠爱为未来谋划。

    想着今夜老爷要在这里歇下,她可不能失了机会。

    芳姨娘心里盘算着,贴心的将他的披风解下来,仅是一瞬,就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儿,当下,心中有些吃味儿,便也没忍住,噘嘴嘟哝道,“桂妹妹换了脂粉了吗?味道有些不一样了呢!”

    那语气,难掩醋意,桂姨娘那贱人……只怕也是和她怀着相同的心思!

    话落,谢运钦眉峰一皱,夺过披风,细细一闻,脸色更是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谢运钦一声低吼,转身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芳姨娘看着那背影,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汹汹气势,一愣,回过神来,那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老爷他……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芳姨娘自然猜不透。

    而满脸怒气,冲出房间的男人,到了一处,似终于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手一扬,将那披风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……她怎能这么大胆!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刚才清河那反应,是因为什么了!

    她闻到了!

    她怀疑什么了吗?

    谢运钦的心里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刚才和那女人在一起的欢愉,她身上的味道,不是这样的,可他身上却染了这味道……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谢运钦那锐利的眸子,越发的收紧,一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她故意的,故意做的手脚!

    而她的目的……

    此刻,和长公主府与将军府只隔了一个一条街街道上,夜色中,一辆马车停在那里,马车上,女人的嘴角,浅浅扬起,那双眼里,闪烁着的邪恶光芒,异常灼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该收到她给她的礼物了吧!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……哼,活下了又如何?在他身边又如何?就算是生下了孩子又如何?

    她可不会让她的日子舒坦了去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