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四十章:毁了容
    仅是片刻时间,元德帝一行人,就循着刚才所看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赵逸之时,元德帝倏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一行宫人,瞬间都不敢再往前走,小心翼翼的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,从这个方向看过去,正好能看到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看的不清晰,但那边的几个人是谁,众人看着,心中却有数。

    那蓝袍的男子,正是沐王赵逸无疑,而另外一边跪着的……不正是南宫家的老夫人,以及南宫小姐吗?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大家的心里便联想到了这一段时日以来,朝中关于册立太子的事情……再联想到那被赐给沐王殿下的年家大小姐,正是南宫家的外孙女,这其中的紧密关系让人忍不住猜测……加上此刻那南宫老夫人跪在沐王殿下面前,这等臣服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当下,元德帝浓墨的眉峰,倏然拧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南宫家……逸儿……

    他们之间……

    一时之间,饶是元德帝的脑中,也闪过无数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南宫小姐吗?”温柔的声音响起,出自女子之口,那开口之人,正是宫人小心翼翼搀扶着的轻染。

    今日的她,已不再是宫女的打扮,那一袭华贵的宫装,料子和配饰都是上好的,单是看着,就知道花费了不少心思,如此的装扮,整个人倒添了几分贵气。

    可纵然是如此,那一双眼眸却依旧纯净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看着跪在南宫老夫人身旁的那个女子,眼里神采飞扬,“皇上,轻染还是舞姬的时候,就听说那南宫家的小姐,曾拜妙袖娘子学过舞,轻染早就想拜她请教请教,可一直也没有机会,不知……以后,能不能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那南宫家唯一的小姐,曾经是南宫家最重点的培养对象,可奈何后来养成了那跋扈的性子,对那些琴棋书画舞蹈之类的,全然没有什么造诣。

    这话,骤然打断了元德帝的神思。

    帝王的目光落在南宫老夫人身旁跪着的那女子的身上,那眼里的颜色越发暗了些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严肃的面容之间,隐约添了些怒意,仅是沉吟了半响,一甩衣袖,转身朝着来时的路,折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宫人们看到那身影,也立即回神,迅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唯独赵焱……却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目送元德帝离开,那俊美无俦,温润如水的脸上,一抹浅笑轻扬,眸中,更是有一抹得逞肆意飞扬。

    片刻,收回目光之时,那白衣的男人转身,本想再看看赵逸,可是目光所及之处,却是瞧见了另外一抹身影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一身从头到脚的白色,白色的面纱,遮盖了面容,单是看这身装扮,他也知道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今日这样的场合,她会出现,倒真是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那面纱的遮盖,挡住了她所有的表情,可是,她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望着某个方向的模样,却是让赵焱皱了眉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男人顺着赵映雪的视线看过去,瞧见那被树丛微微挡住,若隐若现的两抹身影,赵焱眸子一紧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年玉……

    此刻,那二人并肩而立,男人时不时的将头转向女子,看着她,虽看不见男人的眼神,却几乎能够想象,那眼神该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从楚倾那个角度,看年玉……又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
    赵焱心中的某处,微微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,但很快,那眸中却是一片阴冷。

    似乎是迅速收拾好了心中的思绪,赵焱的目光再次回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,捕捉到那攥着绣帕的手,收紧的模样,嘴角的笑意,越发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想着那个夜晚,自己亲自送到年府如意阁的那一封信,男人眸中越发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赵焱盯着赵映雪看了半响,思索着什么,直到那白衣女子缓缓转身,朝着另外一边走去,赵焱敛眉,片刻也没有犹豫,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映雪离开,不紧不慢,仿佛心中已经早就有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终于,赵映雪到了一处回廊,此刻,几乎所有的宾客都在花园那边聚集,这边的回廊,倒是显得冷清许多。

    而那回廊旁边的椅子上,却是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粉色的衣裳,女子神色黯然,秀眉皱着,丝毫没了往日的光彩,那闪烁的眸光之中,隐约还有些惊惧与自卑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不是大小姐吗?怎么?一个人在这里,连丫鬟也没跟着,是怕见人吗?”

    突然,女人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空气中的宁静。

    年依兰身体一怔,下意识的抬头,看到迎面走来的人,赫然起身,浑身的每个毛孔,似乎都充满了防备,双眼瞪着来人。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那日在年府,这赵映雪也是看着自己的笑话。

    当下,年依兰的心中,一股恼怒流窜,瞪着赵映雪的眼神越发的凌厉,“你要干什么?还想看我的笑话吗?我告诉你,赵映雪,你别想看我的笑话,你们谁也别想!”

    那充满防备的怒吼,赵映雪听着,那面纱之下,嘴角一抹笑意浅浅扬起。

    “哼,笑话?我看你笑话做什么?”赵映雪轻哼一声,隔着面纱,目光落在年依兰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那里虽然特意梳了个刘海,遮住了疤痕,可是,许是感受到赵映雪的视线,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依兰抬手,遮住疤痕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举动,赵映雪看在眼里,心中的讽刺越发的浓烈。

    “遮什么遮?有什么好遮的?就算是遮着,别人就看不到了吗?你这样的举动,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赵映雪冷冷开口,那讽刺与不屑,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一席话,更让年依兰心中愤怒。

    那原本苍白的脸,在那愤怒之中,赫然胀红。

    可她刚说出这一个字,赵映雪就打断了她的话,“大小姐,二小姐精通医术,你说,在那日看到你的伤之时,她是不是就已经猜到,你这伤好不了,势必会留了疤,毁了容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