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四十一章:出了一口气
    赵映雪的话,一字一句,如一个又一个重锤,打在年依兰的身上。

    胸中的愤怒,没有消弭,反而越发高涨,只是那对象却变了,先前那心里的愤怒是冲着赵映雪而来,可是,此刻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尤其是那日在雪地里,年玉站在自己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模样,那眼里的不屑,如一把刀子,刺在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仅是这一瞬,年依兰眸中的激烈越发狂肆起来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,她知道,事情正在朝着她所要的,一步一步的发展。

    眸光微敛,赵映雪呵呵一笑,“大小姐,其实现在的你,和我一样,你额上那一个疤,我脸上的疤,不管谁多谁少,也总归是破了相不是?本质上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赵映雪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本质上都是一样?

    什么叫本质上都是一样!

    她额上,不过是一个小疤,而她赵映雪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不愿承认,正要反驳,赵映雪仅是顿了一顿,又继续道,“大小姐可想知道,在别人的眼里,咱们是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赵映雪的话,竟好似有魔力一般,牵引着年依兰的思绪。

    先前要出口的反驳,仿佛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想着赵映雪说的话,那一刹,年依兰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,赵映雪是什么意思,而那心中,却莫名的想要探寻。

    可是紧接着,赵映雪的动作,却是给了她答案。

    赵映雪在话落之时,缓缓抬手。

    年依兰一瞬不转的看着她,眼神里依旧充满了防备。

    赵映雪的手,触碰到在面前垂下的面纱,轻轻一撤,那面纱就从头落下,顷刻间,那原本被遮盖在面纱之下的面容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,目光所及之处,那脸上,错落的疤痕,歪歪扭扭,有些地方,皮肤紧缩在一起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当下,年依兰心中咯噔一下,从胃里泛出一丝恶心。

    她不是第一次看到赵映雪这张被烧伤了的脸,可是,此刻看着,依旧让她厌恶恶心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刚才赵映雪的话……

    ‘在别人的眼里,咱们是什么模样……’

    什么模样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的手摸着额上的疤,那微微的凸起,在指腹之间,清晰的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,她也如赵映雪这般吗?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下意识的开口,身体微微一晃,竟是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口中喃喃着,一次比一次大声,一次比一次深刻。

    到最后,那语气中的凌厉,和凶狠目光交织在一起,狠狠的瞪着赵映雪,“赵映雪,我不是你这样的,我和你这丑八怪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?何必自欺欺人呢?”

    赵映雪轻笑一声,瞥了一眼身旁的萍儿,“你告诉她,她这模样,和我这丑八怪想比,差得了多少!”

    “回郡主的话,那疤痕自然是丑的,就算是刘海也遮不住呢。”萍儿立即道。

    她不解郡主这般刺激年依兰,到底有何用意,可是对这年依兰,她的心里也是深恶痛绝,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话落,年依兰的脸色,果然难看了些,那目光里闪烁着的自卑与不甘,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你再说说,大小姐和二小姐之间,谁更美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一瞬不转的看着年依兰,不停的在年依兰的心中加火,想着自己今日的目的,攥着绣帕的手,越发的收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更美……呵呵,郡主,这问题,不是显而易见吗?”萍儿不屑的语调,眉宇之间的讽刺也是没有丝毫掩饰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,以前的大小姐,美则美矣,却是失了灵魂,但也终归是有皮囊的,而二小姐,当初虽然瘦弱了些,可骨子里,却是散发着一股灵气,而后,大小姐那副皮囊越发的失了色彩,二小姐却是一日比一日耀眼夺目,这不,这顺天府谁都知道,饶是沐王殿下,对二小姐都是另眼相待,青睐有加,而大小姐嘛……”

    萍儿说到此,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如今的年玉和年依兰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真真的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萍儿说得心中痛快,尤其是看到年依兰那越发难看了的脸色,她心里,仿佛有一股热血激荡着,似乎是为郡主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是没有留意到,在她赞美年玉之时,她身旁,自家的主子的脸色,也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年依兰突然吼道,“她年玉,只是一个庶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你,也只是一个侍妾。”

    许是刚才萍儿口中的年玉,更激起了她心中的嫉妒,赵映雪骤然打断年依兰的话,语气越发激狂了,“你这强加的侍妾,我那沐王表哥,怕看也不会看你一眼,他永远只会对你不屑一顾,因为,他心中装着的,是年玉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玉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目光闪了闪,在赵映雪这连番的刺激之下,那神色间,似乎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的精神状态本就不好,再这么一刺激……

    “对,年玉!”

    赵映雪深吸了一口气,年依兰每一丝的反应,都在她的眼里,她静静的看着,悉心的掌握着那火候,她知道,该是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赵映雪眸子一紧,随即,给了年依兰最后的一次重击……

    “年依兰,你哥哥害我,将我害成如此模样,有道是报仇不如看仇,今日,我就要看看,你年依兰会是什么下场,呵呵,我知道,只要有年玉在,你年依兰一辈子也休想翻身,我可是听说,年玉今日,可是要当着众人的面,好好教训你一番,到时候,可是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赵映雪的声音,不疾不徐,却是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话落,那年依兰的身体,明显一晃,仿佛终究是承受不住,重重的坐在了先前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那闪动着的双眼,慌乱,愤恨,惊惧,无措……

    甚至没有察觉,那白衣女子嘴角一抹得逞浅扬,最后深深的看了那年依兰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赵映雪一边走,一边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,那眼底闪烁着的神采,越发灼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