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四十四章:没有退路
    这一举动,几乎所有人的心,都是跟着一紧。

    所有人诧异的视线之中,只见那君王从主位上起来,面容慌张,匆匆到了那女子跪着的地方,亲自扶住了她,“朕都说了多少次了,如今你的身子,不同以往,别动不动就跪着,万一当真磕着碰着了肚中的皇儿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元德帝状似轻斥,可那语气,却是说不出的温和。

    众人这一听,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皇上他……何时对谁这般温柔过?

    但这个绣贵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年,皇上的后宫,一直都不乏新人,常年的选秀都没有落下过,可是,皇上对宫里的妃嫔都是淡淡的,没有格外的恩宠。

    如今,这绣贵人怕是比大家想象的,还要得宠啊!

    若再生下一个皇子……

    众人思绪之间,元德帝已经扶着轻染,径直折返回了他的位置,亲自将轻染安置着坐下,这一国之君才入了座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看着这一幕,各自心中都明白,如今这个绣贵人,以后的辉煌,必然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可是,伴随着那辉煌,后宫之中的荆棘,怕也是免不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插曲,很快过去,可很多事情,已经进了许多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本是小世子的满月宴,可小世子这个点儿,刚吃饱了睡着,便只是让芝桃抱上来,小小的露了个面,又带了下去,可纵然是如此,席间,宾客们的恭贺声,依旧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间。

    年玉的目光,时不时的落在元德帝身旁的女子身上,想着什么,微微入了神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,有人吩咐奴婢将这个给你。”低低的声音,在年玉的身后响起,在这宴席之间,并不惹人注意,但年玉却是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年玉回头,瞧见长公主府的丫鬟,那手中正拿着一个纸条,递向她。

    年玉接过来,在桌子下悄然展开,看到上面的内容,好看的眉,倏然一皱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抬眼,搜寻着那抹身影,没有瞧见那人,收回视线之时,年玉眸光微敛,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长公主和元德帝的身上,悄然离了席。

    那一抹身影离开,旁人鲜少察觉,但席间,却有几人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自入了席,年依兰的视线,就一直停留在年玉的身上,那目光刻意掩饰,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什么,可心中却是激荡万千。

    脑海里,刚才赵映雪对她说的话,一遍又一遍的浮现,像是魔怔了一般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年玉刚一起身,年依兰的心便跟着颤了一颤,她以为,年玉要对她有所动作了,可是,她却没想到,年玉竟离了席。

    离席……她离席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年依兰眸光微转,眼神里有那么一丝惊慌迅速凝聚,没有丝毫犹豫,在年玉的身影逐渐消失的当口,年依兰也悄无声息的起身……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”坐在她身旁的南宫月,察觉到年依兰的动作,想叫住她,却不敢动静太大,刚出口之时,年依兰已经离了席。

    她要干什么去?

    对于年依兰,南宫月格外的不放心。

    权衡了一下此刻席间的情形,终究还是跟着起身,追着年依兰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身影,陆续离开,没有惊动众人。

    席间,那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,面纱之下的嘴角,浅浅扬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那一股冷,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。

    可突然,感受到一股视线,赵映雪的目光下意识的迎上去,隔着面纱看到那视线的主人,心中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赵焱……

    他看她的眼神,让她有一种被看穿的错觉。

    当真是被看穿了吗?

    对于这个赵焱,赵映雪有些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可想着今日她的目的,赵映雪迅速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不管那赵焱是否看穿了她的心思,不管他会有怎样的动作,今日的计划,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,她必须继续推动,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不然……要再寻得机会,那可就难了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那厢,有宾客正敬着酒,气氛热络,众人正在谈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赵映雪扫视了一眼此刻的情形,丝毫也没耽搁,也迅速离了席。

    除却赵焱,甚至连晋王妃,都没有察觉,赵映雪何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玉离了宴席,循着纸条上约定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赵逸的身影,她不知刚才还刻意避着她的赵逸,为何会约她到湖畔水榭一见,可那字迹,确实是赵逸的无疑。

    年玉一路匆忙,可刚到了距离水榭不远处的湖边,年玉刚上了桥,身后,一个声音赫然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年玉,你站住!”那女人的声音,激烈刺耳。

    年玉一听,不用看,就已经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年玉脚步微微一顿,嘴角一抹轻笑,并不打算理会身后的那人,继续上了桥。

    年玉如此的举动,仿佛更是刺激了年依兰。

    这个年玉,当真是彻底的不将她放在眼里了吗?

    一个庶女,她凭什么!

    年依兰心中愤恨,脸色阴沉,提着裙摆,匆匆小跑着追上了桥,刚到了桥中央,终于是赶上了年玉的步子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站住,你没听见吗?”年依兰赫然抓住年玉的手腕儿,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那刺耳的声音,让年玉皱眉,手腕儿传来的力道,更是让年玉心中莫名的嫌恶,她讨厌这个女人的触碰!

    以前还未撕破脸,她便也忍着,和她演戏。

    可如今,已经撕破了脸皮,她便也无需和她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手利落的一扬,年玉敏捷的甩开了年依兰的手,年依兰猝不及防,生生的被那力道带着,身体一个踉跄……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赶来,正好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立即匆匆上前,扶着年依兰不稳的身体,厉声朝年玉吼道,“年玉,你这小贱人,敢伤了我女儿,我定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南宫月声音响起的一刹,年玉的眉,就已经皱得更深了些,那嫌恶也在心中流窜。

    “定让我怎样?”

    年玉想着赵逸,此刻面对着母女二人,更是不耐烦,锐利的目光扫向那南宫月,便也丝毫不给她情面,“夫人是要打我,还是打死我?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