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六十五章:正面对峙
    这厢,年玉在几人的目光之中,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的酒,那酒的香醇在口中弥漫,赵逸一瞬不转的看着她,眼里放着光芒,“如何?是不是妙极了?”

    年玉看着他眼底的期待,挑眉,没有评价,只是将手中的酒杯递给赵逸,“殿下,年玉可否再讨一杯喝?”

    赵逸微愣,聪明如他,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顿时,一拍大腿,接过年玉手中的酒杯,满意的扬了扬下巴,转眼看向另外两个男人,“如何?我就说了,这酒这样喝,定是美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楚倾和赵焱听着,脸上皆是笑着。

    赵逸给年玉添了酒,又一一给楚倾赵焱斟满,热络而周到,堂堂沐王,俨然变成了一个侍酒小厮。

    几人喝着酒,半响,赵逸让人拿来了琴,缓缓弹奏起来。

    那曲调婉转,正是那一日在乞巧宴上,他们几人合奏的曲调。

    那琴音入耳,几人听来,一边品着酒,各有所思的模样,却是一片和谐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赵映雪躺在床上,听着那曲调,正好萍儿从门外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弹琴?”赵映雪随口一问,她知道,这院子是年玉在长公主府的住处,从自己醒来,她还没见过她,可她却是知道,她们这一面,迟早是要碰头。

    到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景象?

    赵映雪脑中,已经预想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可每一种预想,都仿佛看不到结果。

    “是沐王殿下。”萍儿柔声道,赶紧将门关上,生怕门外的寒风吹进来,让赵映雪受了凉。

    “沐王殿下?呵,他对年玉,倒是上心。”赵映雪一声轻哼,那年玉,明明有沐王对她情深义重,为何却偏偏还要招惹楚倾?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一抹黑衣的身影,赵映雪眸中的颜色,越发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“听说,沐王殿下今日带了酒来,现在正和二小姐,还有枢密使……”萍儿刚说到此,意识到什么,倏然住了口,可是,看向郡主之时,却是瞧见她的神色终究还是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……也来了?” 赵映雪一瞬不转的盯着萍儿,那枢密使三个字,让她的心瞬间收紧。

    萍儿被她盯着,不敢撒谎,忙道,“是,枢密使大人,他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赵映雪得了肯定的答案,目光里闪过一抹慌乱,但仅是一瞬,那慌乱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萍儿看着赵映雪,摸不透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半响,赵映雪似坚定了什么,缓缓抬眼,对着萍儿吩咐道,“替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萍儿微怔,郡主更衣做什么?

    “郡主,你的身体,还下不得床。”萍儿小心翼翼的道。

    可话刚落,赵映雪是视线便看过来,凌厉异常,萍儿身体一颤,不敢再说什么,立即上前,按照她的吩咐,替她换了一身衣裳。

    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那铜镜里那女人脸上错落的疤痕,目光清冷,没有丝毫情绪,可余光瞥见上面放着的小玉瓶,眸中的颜色,却越发的深了些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赵映雪伸手,拿了那小玉瓶,紧紧的攥在手中,深吸了一口气,“扶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,仿佛比屋外的寒风还要冷。

    萍儿担心赵映雪的情况,却只能小心翼翼的扶着她。

    出门时的赵映雪,已然是戴上了面纱。

    那一袭的白,从头到脚,将她彻底的包裹着,一阵风吹来,刺骨的冷让赵映雪皱了眉,可她却并没有停下脚步,更没有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她和她之间,各自的心里,都已经明白对方的心思。

    总归是要面对,倒不如,她首先踏出这一步,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那一主一仆,缓缓朝着那琴音飘来的方向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刚到了茶室外,候在外面的秋笛便迎了上来,“映雪郡主……您怎么来了?奴婢这就进去通报……”

    秋笛的声音,茶室里,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映雪郡主几个字,年玉听见的一刹,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她的身体,不适合下床,可她却出了门,到这里来,只怕是刻意“有事”吧!

    而至于是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年玉敛眉,想着那日落水之后的事,以及那些猜测,年玉下意识的看了楚倾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去,正对上楚倾的目光,他也看着她。

    而他看她的眼神,那柔和,夹杂着一些让她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仿佛男人看女人,又仿佛丈夫看妻子,甚至,察觉到年玉的目光迎上来,却也没有丝毫回避。

    他如此的“光明正大”,倒是年玉,心跳竟漏了一拍,许是借着那酒意,脸上也窜出一丝火辣。

    但很快,年玉意识到在场的旁人,不动神色的缓缓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这细微的互动,那白衣的男人看在眼里,心中似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对赵逸如兄长,可对楚倾呢?

    心中生出一丝嫉妒,可是瞬间,想着那门外的人,赵焱眸光微敛,优雅的端着酒杯,浅浅的饮着,那举手投足之间,高贵出尘,似乎是在等着看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那赵映雪的到来,只怕是有意的!

    而目的……

    赵焱思绪之间,赵映雪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白色的衣裳,仿佛幽灵。

    年玉收回神思,看着那女子缓缓靠近,不知为何,以前,初见赵映雪这一身白衣之时,倒是素净中难掩优雅,可此刻,仿佛是身上的戾气遮盖了那份优雅,竟是森冷诡魅多余其他。

    “映雪,你身子可好了?怎能出门?”赵逸开口,今日的他,心情似乎极好。

    赵映雪走到几人面前,朝着几人简单的行了礼,嘶哑的声音,缓缓开口,“听说二小姐在,就算是身子没好,也要专门来走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找玉儿的吗?”赵逸看向年玉,那眼神,宠溺了许多。

    年玉本喝着酒,一抬眼,隔着面纱,对上赵映雪的视线,嘴角牵起一抹浅笑,“映雪郡主,找年玉何事?”

    年玉看向赵映雪之时,赵映雪,也正迎上了她的目光,不紧不慢的道,“有一样东西,想给二小姐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