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时代巨子〕〔七十年代喜当娘〕〔飞升失败以后〕〔战少,你被捕了!〕〔农门娇女:神医王〕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〕〔乔夫人她总想着离〕〔BOSS,你老婆带球〕〔噬天丹皇〕〔长路难行〕〔天眼炼魂〕〔重生之学霸偶像〕〔考古修炼系统〕〔美食攻略:妻主快〕〔瑶台宫主〕〔全服女神〕〔校园重生之王牌少〕〔我竟然是李白〕〔娇妻来袭:王牌bo〕〔武道天狼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七十六章:只有你,年玉!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元德帝爽朗的声音,响彻整个御书房。

    似乎很满意赵焱,元德帝那眉眼之间都泛开了笑意。

    一颗黑子落下,元德帝若有似无的看了坐在对面的赵焱一眼,眸光微敛,那眼底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迅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半响,元德帝再次开口之时,那眼神里多了一丝微漾的深意,“这几个月,在朝中,你倒是游刃有余,朕倒是觉得,现在这职位,不够你施展拳脚,不如,朕再给一个要职,你试试?”

    元德帝话落,赵焱拿着棋子的手倏然一颤,原本脸上的笑容,好似惊了一跳,倏然僵住。

    忙的从榻上下来,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元德帝看着赵焱的举动,浓墨的眉峰微皱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谢皇上器重,可是,要职……臣实在是承受不起,皇上也是知道,臣素来闲散惯了,心中本无朝中之事,如今的职位,臣也是努力费心,才不至于让皇上失望,臣恳请皇上,让臣远离朝堂,如以前那般弹琴弄玉,便已经足够。”赵焱诚惶诚恐,那一字一句,却是坚定有力。

    “弹琴弄玉?”元德帝挑眉,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些,“以你的才能,若只是弹琴弄玉,实在是太可惜了,那会是我北齐的损失的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说话之间,瞥了一眼棋盘的局势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局一局的对弈,看着只是下棋,可是,他却是步步在试探,而那结果……

    无疑是让他满意的!

    这个赵焱,那不争不抢的性子,已经深入骨髓,他……该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!

    心中的某个决定,越发坚定了些,达到了目的,元德帝亦是放下手中的棋子,“今日的棋就下到这里吧,朕也有些乏了,改日……改日咱们父子……”

    那“父子”二字,颇有深意,可说到此,元德帝眸光微敛,话锋一转,“你虽然是皇兄儿子,可在朕的眼里,却是一直将你当成亲生儿子对待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说话之间,一瞬不转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衣身影。

    赵焱微微一愣,那神色间越发惶恐起来,“臣……不敢,臣谢皇上厚爱,皇上如此说,臣……惶恐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反应,让元德帝皱眉,许是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摆了摆手,“好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焱立即行了个礼,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元德帝应了一声,赵焱才起身,恭敬的退了下去,直到人到了门口,他也依然能够感受得到元德帝的视线,一直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皇上今日的棋里,处处带着试探,而那试探的目的……

    赵焱心中明白,以自己今日的表现,看来,他所期待的那个结果,已然在路上了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元德帝说的话,亲生儿子对待吗?

    赵焱心中轻笑,若当真将他当成亲生儿子对待?那他又是否会将皇位传给他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那皇位,本就该是他赵焱的,当年,他元德帝抢了去,这一世,他赵焱的目的,便是要将那些该属于他的东西,都夺回来!

    如是想着,那心中滋长的野心,越发的疯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公主府,年玉的房里。

    自年玉将楚倾带回了屋,安置在榻上坐着,年玉便一刻也没有停下,准备着伤药。

    坐在榻上的楚倾,看着她的一举一动,一瞬不转,仿佛视线凝在了她的身上,她那紧皱着的眉,是因为关心着他的伤吗?

    楚倾看着,心中竟有一股暖意流窜。

    他从小舞刀弄剑,受伤是常有的事,可没有哪一次,如此刻这般……心中莫名的满足。

    而自始至终,年玉的心思都在楚倾后背的伤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二人,一直沉默,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直到年玉利落的剪开了楚倾的衣衫,替他处理着伤口,那药洒在伤口上,许是那药的刺激,男人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年玉的手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年玉开口,低低的声音,楚倾却是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两人都都是聪明的,纵然是这一个“为什么”不说得那般明白,素来默契的二人,也能清楚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替她挡了那一鞭子!

    楚倾面具下的眉峰微皱,那一刹,几乎是本能,哪里有什么为什么?

    那时,楚倾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可是……此刻,他的心里,已经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,女子身上淡淡的幽香,那银色面具之下,男人绝世的容颜上,一抹笑容绽放,“你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未婚妻?

    这是什么劳什子的理由?

    年玉皱眉,脱口而出,“若你未婚妻是别人,你也会挡下那一鞭子吗?”

    可话一出口,年玉才意识到,自己这般问,似乎太过计较,怎么听,怎么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像是跟自己男人吃醋较真的女子一般。

    年玉脸上一抹尴尬,饶是素来镇定如她,心里也是微微乱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会怎么想?

    果然,如她所料,楚倾的身体明显怔了一下,但仅是一瞬,又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没说什么,只是,嘴角上扬的弧度,越发大了些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本以为楚倾会说什么的年玉,却是稍微松了一口气,看着那被倒刺拉扯这外翻的皮肉,年玉的心,跟着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为她受伤了!

    许是这微微的触动,让年玉心里的某处开了一个口子,年玉抬手,轻抚着那伤口的边缘,指腹轻轻游走,却是没有留意,面前的男人,身体倏然僵直起来,男人的眸中,也隐约多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房间里,那气氛,骤然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正是在那诡异之中,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响起,让年玉的手一颤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年玉皱眉。

    什么不会有别人?

    思绪之间,面前的男人赫然起身,转身,高大的身躯站在年玉面前,比年玉高出了一个头有余,那灼灼的目光看着年玉,一字一句,“未婚妻不会有别人,只有你,年玉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