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九十四章:年玉的身世
    “你不说是吗?”年依兰抓着她下颚的手,不断的收紧,那凶狠的气势,丝毫没有掩饰,她心里的阴冷毒辣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有办法,让你说!”

    那声音,轻轻缓缓,却似利剑一般。

    话落,年依兰手一松,可她却并没有放过薛雨柔,仅是一瞬,那手便利落的抓扯住了薛雨柔的发,没待薛雨柔反应过来,便毫不怜惜的拖着她的身体往前。

    那剧烈的疼痛,让薛雨柔下意识的想大叫,可她只是发出一丝声响,年依兰的声音,便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叫吗?只要你敢叫,我不阻止你,不过,看在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,相处这么久的份儿上,我提醒一下你,三姨娘,你这一叫,若是引来了旁人,你寺庙里的秘密,我可不保证能够帮你隐瞒哦。”年依兰冷冷道,那言语中的威胁之意,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抓住了薛雨柔的把柄,此刻的她,丝毫也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寺庙里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薛雨柔的脸色更是变了。

    那疼痛,几乎让她的一张脸扭曲,可是,她却不能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想着什么,薛雨柔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了。

    年依兰拖着薛雨柔,一直到了榻前才停下。

    榻上的矮桌上,那装着针线绣品的篮子里,一把锋利的剪刀,被年依兰拿在了手中,仅是一瞬,那剪刀便狠狠的抵在薛雨柔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了年依兰的意图,薛雨柔的身体一颤,仿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,都写满了害怕。

    如此恐惧的模样,似乎取悦了年依兰。

    年依兰心中越发得意起来,“怎么?想好了?刚才我问你的问题,你可是要说了吗?”

    薛雨柔咽了一下口水,目光闪烁着,“我……年玉的娘亲,已经死了多年,过去的事情,也已然有了了结,大小姐何必再提起,况且,老夫人下了令,这府上,就当年玉的娘亲从来没有存在过,谁也不能提起她,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没有很快得到她想要的答案,年依兰不悦的打断薛雨柔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,从薛雨柔这句话里,所透露出来的东西,却更让年依兰心中的好奇,不断的滋长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年玉的娘亲,既然成为这府上的禁忌,那她身上的事情,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而她,倒是要看看,那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,或许,能让年玉受到牵连……

    如是想着,年依兰心中越发急切起来,“快说,当年,年玉的娘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那锋利的剪刀,微微陷入了皮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薛雨柔忙的开口,“我说,我说……大小姐,你手下留情,我……我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快说!”

    年依兰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些,但剪刀依然没有离开薛雨柔的脸,以年依兰的狠,仿佛只要薛雨柔有丝毫让她不满意的地方,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这剪刀,再次刺入她脸上的皮肉,毁了这张脸。

    薛雨柔身体颤抖着,想着年玉,想着记忆中那个和年玉有几分相似的女人,似乎依旧在挣扎着。

    片刻,那挣扎似乎渐渐松懈,眼里的恐惧,被一片绝望的死寂取代。

    “年玉的娘,是云家的女儿……”薛雨柔终于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云家?

    “哪个云家?”年依兰皱眉,她的记忆里,这顺天府里,似乎没有姓云的权贵。

    “二十多年前,丞相府,云家。”薛雨柔敛眉,这几个字说出来,仿佛整个人也失去了力气,可突然,她精神一振,望着年依兰,“我只能说这些,其他的……其他的我不敢再说,那……那牵扯朝政时局,牵扯到皇室,贱妾……贱妾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薛雨柔不停的说着。

    而年依兰,在听闻“丞相府”三个字的时候,整个人就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年玉的娘……竟是前丞相府的女儿吗?

    为什么,她从来不知道这件事?

    朝政时局……皇室……云家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在年依兰的脑中盘旋,冷冷的看了薛雨柔一眼,能从她的口中得到这些信息,已经足够了,不过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眸光微敛,那语气依旧阴冷,“三姨娘,记住,你藏在那寺庙里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说到此,那诡谲的眸中,狠辣浮现,没再多说什么,但那深意,却是让薛雨柔的心似被一只大手揪着,那恐惧,无边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年依兰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似乎格外的满意。

    松开了薛雨柔,想着那年玉,年依兰的眼里,光彩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年玉啊年玉,如果那些让人“不敢多言”的事情,被掀开,晒在了太阳底下,到时候,会是怎样的局面?

    呵,年玉……她不会让她得意太久!

    如是想着,年依兰越发的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没再理会薛雨柔,年依兰大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独独留下薛雨柔一人,直到年依兰离开许久,那妇人依旧坐在地上,身体轻靠在榻上,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感受到脸上,一道鲜血缓缓流下,薛雨柔抬手,那鲜红的颜色,沾染在手上,格外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看着那鲜血,薛雨柔的脑中,多年前的记忆,伴随着鲜血袭来,那惊恐无助的眼,渐渐变得平静,可那平静之中,却隐约有一抹讽刺一闪而过,快得让人来不及察觉。

    一切归于宁静,这杏芳苑里,似什么也没发生过,可是,却有许多东西,已经渐渐萌芽,破土而出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刚亮。

    顺天府往西,那高耸的悬崖上的竹屋里,年玉睁开眼之时,昨晚的一切,便在脑海浮现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年玉几乎是惊坐而起。

    迅速的看了一眼周遭的情形,依然在这竹屋里,可是,房间里,却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年玉下了床,推开窗子,一眼看去,便瞧见了悬崖处,那背对着她,并肩而立的三人。

    他们也还在!

    他们在这竹屋里,住了一夜吗?

    年玉收回视线,余光瞥见墙上挂着的一把木剑,那精致的模样,一下就吸引了年玉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当下,年玉便上前将那木剑取下,细细打量,目光落在那剑柄上之时,身体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秦姝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剑柄上刻着的两个字,几乎是下意识的,念了出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