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四百九十六章:一决生死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,大小姐你是误会了,哪里有什么秘密,更没有什么不能让大小姐知道的,就只是贱妾昨日磕着了,来叨扰玉小姐,是劳烦她替贱妾上点药……”

    薛雨柔忙不迭的道,那眼里的慌乱,愈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年依兰瞥了一眼薛雨柔那脸上的伤,轻声一笑,“是吗?原来是伤着了,那以后,三姨娘可要小心些才是,不然,又磕着碰着,总归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说着,一句话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其中那般明显的的威胁之意,薛雨柔听出来了,一旁,年玉也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年玉心中几乎就已经肯定,三姨娘那脸上的伤,定和这年依兰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昨晚……

    她们之间,发生了什么吗?

    想着刚才年依兰进来之前,三姨娘那说了一半,还未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她的娘亲……

    和她的娘亲有关?

    年玉敛眉,薛雨柔浑身紧绷着,心中知道,这年依兰一来,她想要对年玉说的,只怕是说不了了。

    而且,年依兰的威胁……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,薛雨柔朝年玉和年依兰浅浅福了福身,“大小姐,二小姐,贱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话落,在二人的视线之中,薛雨柔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独独剩下年玉和年依兰二人,没了旁人在,这房间里的气氛,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年玉倒也不说话,似乎是在等,等着年依兰开口。

    “玉儿妹妹好像不欢迎我?”

    好半响,年依兰终于开口,脸上笑着,那姿态,几分高傲,几分自得,对于年玉那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,心中却是愤恨。

    可想着昨夜从薛雨柔那里听来的东西,年依兰脸上的笑容,反倒绽放得越发灿烂了些。

    年玉径自坐在椅子上,倒了一杯茶,自顾自的饮着,仿佛没有听见年依兰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这模样,年依兰看着,心中的怒气更是往上窜,可她却是压制着,不紧不慢的寻了一张椅子坐下,似乎颇有兴致,要和年玉闲聊。

    “玉儿妹妹,昨夜,爹说的话,你也该听见了,再过不久,我就要入沐王府了,玉儿妹妹,就没有什么话,要和我说的吗?”年依兰看着年玉,带着炫耀,似乎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是,年玉只是敛着眉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又不理会她吗?

    当下,年依兰眉心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年依兰压制着的怒气,似乎濒临爆发,可刚说出一个字,年玉抬眼,那一眼看过来,眸中的锐利,让年依兰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那一刹,年依兰竟是忘了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年玉将她的怔然看在眼里,嘴角轻扬,一抹不屑挂在唇角,“你想听什么?是想让玉儿祝姐姐在沐王府,那侍妾做的舒坦?”

    “侍妾”二字,丝毫没有避讳,更是没有掩饰那其中的讽刺。

    一个侍妾而已,连侧妃姨娘都不是,甚至连操办都不能操办,她年依兰,得意个什么劲儿!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既然,自那道士出现,之后的一出出,都是赵焱的设计,那么,将年依兰推进沐王府,也是赵焱的意思吗?

    想到这点,年玉的眉峰,皱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赵焱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年玉,你……”年依兰不知年玉的思绪,瞪着年玉,眸光倏然变得狠厉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?说的不对吗?”年玉收回神思,迎上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个年依兰,终究还是和赵焱连成了一气!

    只是,前世,她临死之时,赵焱正大婚迎娶年依兰。

    而这一世,这两个人,一个要迎娶旁人,而另外一个,却是要默默的入沐王府。

    同一日……

    呵,她倒是期待,那一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年玉,你给我记着,今日我来,就是想告诉你,以后的路还长,咱们二人,如果终有一人会被踩在脚下,那人绝对不会是我年依兰。”年依兰的手,紧握成了拳头,一字一句的宣告着。

    那气势,仿佛已经做好了准备,要和年玉一决生死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,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些,“那……祝你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云淡风轻的模样,仿佛是一根针,刺在了年依兰的身上,那膨胀着的气势,瞬间泄了气,紧咬着牙,心中各种滋味儿流窜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的模样,淡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着茶,仿佛,这房间里,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年依兰满心愤怒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半响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狠狠看了年玉一眼,才走出了房间,出了门,脚步微微一顿,更是在心里暗暗发誓。

    她年依兰,定要让这年玉,以后跪在她的面前,仰望着她,让她尝尽这世间所有生不如死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想着云家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眸光微敛,有些事情,她必须要查得更清楚!

    年玉,呵,她便等着,自己不会让她好过!

    直到年依兰的身影,彻底的消失在了倾玉阁里,年玉才放下茶杯,看向那敞开的门扉,眸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她的娘亲……

    薛雨柔这个时候,提起她的娘亲,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而自己……

    看来,那杏芳苑,她要再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年,整个顺天府,格外的喜庆热闹。

    初一这天,元德帝领着皇后,沐王赵逸,以及骊王赵焱,摔着百官众臣,去了皇陵祭拜先祖。

    楚倾率领禁卫军,全程护送,祭了皇陵,回来的途中,却是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年玉听说常太后随祭拜的队伍一道回了顺天府的时候,正是在长公主府中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清河长公主也是微微一愣,但随即,那温和的笑容又绽放开来,“骊王不久就要成亲,她这个做母后的,自然该在场,纵然她了却了红尘,呵,这点俗,还是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轻笑,年玉听在耳里,敏锐的她,却是察觉了些微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了却了红尘?

    义母是个聪明的,她该也是明白,那常太后所谓的了却红尘,只怕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经历了前世,年玉最是知道,那个妇人的野心,并不比赵焱少!

    那母子二人,只怕从来都是怀着一个目的!

    她又回来了吗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