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章:情不自禁
    沉吟半响,年玉却是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,浅浅淡淡的收回了目光,随即,领着秋笛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刚过了花园,年玉却是倏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姐,怎……怎么了?”秋笛跟在年玉身旁,此刻,饶是她的心里,也依旧在三姨娘的死讯中,没有彻底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前几日,三姨娘还来请小姐给她上药,这才几天,怎么就……说死就死了?!

    秋笛心里突突的跳着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年玉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,重新迈开了步子,那眸中的颜色,越发深了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和年依兰母女,刚进了院子,四下无人之时,年依兰终于停下了脚步,看着南宫月的背影,冷冷开口,“三姨娘的的死,是不是和你有关?”

    那质问,直接而犀利。

    质问一毕,南宫月身体倏然一怔,也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着年依兰的语气,南宫月先前还飞扬着的眉,瞬间皱在一起,脸色也跟着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冷冷的目光里,似乎有不悦,却是没有回答年依兰的问题。

    似是她许久没有回答,年依兰更是急了,大步上前,直接走到南宫月的面前,迎上她的视线,再次开口问道,“是你,让人杀了三姨娘,对不对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年依兰更是拔高了语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宫月眸子一凛,视线狠狠瞪着年依兰,“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?”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女儿,竟是连对她,也这般没了规矩?!

    南宫月的眼神,饶是年依兰心中也是一颤,目光微闪,终究还是渐渐的将目光放柔了些,可想要得到答案的欲望,却依旧没有消弭,反而越发的滋长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?你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显然不相信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可她的话还没说完,南宫月就冷冷打断了她的话,“我说不是我,就不是我,依兰,我是你的母亲,不会骗你,不过薛雨柔那贱人,死了倒真是好,平白给你说那些东西,哼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南宫月丢下这一句话,深深的看了年依兰一眼,绕过她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一进门,似乎是想到什么,南宫月便一声吩咐,将一个贴身伺候的嬷嬷唤了进来,不知道在屋子里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三姨娘薛雨柔死了的消息,如一颗尘埃落入水中,甚至连波澜都没有惊起。

    可是,年玉却越发觉得,三姨娘的死,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一夜,整个年府,格外的静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薛雨柔的死,府上的那些姨娘丫鬟,早早的就在屋子里歇着了,不敢再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黑夜里。

    杏芳苑,一处不起眼的屋顶上,女子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,此刻,那身影坐在屋顶上,仿佛和这黑夜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那锐利的视线,悉心的留意着视线所及的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,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,正是从杏芳苑外的方向,不过是片刻,年玉的视线里,就出现了一个身影,那身影缓缓朝着杏芳苑里的下人房靠近,鬼鬼祟祟的进了门,仅仅是一小会儿,那身影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,带了几分仓惶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如此,那人也没有离开,在门口站了片刻,又小心翼翼的一间房挨着一间房的看,似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寻找着什么吗?

    年玉看在眼里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她在寻找着什么,她怎会不清楚?

    只怕,她要找的东西,是找不到了!

    想着自己刚才做了的事,年玉的嘴角,一抹浅浅的笑意上扬。

    再看那身影之时,那人已经匆匆的朝着杏芳苑外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身影离开,年玉也没有打算多留,刚起身,一个黑影便朝她袭近,年玉转眼,正是瞧见那银色面具的男人,站在了自己的身旁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形,几乎遮挡了年玉的全部视线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?”年玉开口,语调竟是不自觉的轻柔。

    “安排好了,将她安置在了一个别院里,下次你要见她的时候,我带你去。”楚倾的目光,一直凝在年玉的身上,那眼神,没有丝毫避讳,竟是让年玉想到了那日在大将军府里,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    可是,仅是一瞬,那“秦姝”二字,跃然于脑海,年玉的神色,倏的微怔。

    这细微的反应,敏锐如楚倾,自是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这几日,因着公务,他鲜少有机会来见玉儿,今日,他抽空前来,正是遇见年玉要将那丫鬟送走,他自然当仁不让的帮忙,可为何,玉儿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楚倾面具下的眉,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年玉心中一怔,呵呵一笑,沉吟半响,终究还是开口,“秦姝……送你的木剑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到此,那神色间,越发的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可仅是如此,楚倾心中就已经了然。

    那木剑……

    原来,玉儿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在吃醋吗?”男人的声音,在年玉的耳边低低的响起,分明带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年玉对上楚倾的眼,呵呵的干笑,“怎么会?枢密使大人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连“枢密使大人”几个字都出来了,还是误会吗?

    楚倾好看的眉毛一扬,纵然他不熟悉女儿家的心思,但也是知道,吃醋,该是因为在意。

    年玉,是在意他的!

    年玉的模样,却让他莫名开怀,情不自禁的伸手,抓住年玉的手,年玉根本来不及挣脱,就已经被男人的大掌,牢牢的包裹住。

    男人熟悉的温度传来,年玉的心跳,竟是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可是,那掌心的温暖,却是让年玉仿佛着了魔一般,没有了丝毫抗拒,反倒是不舍。

    “秦姝……是秦姨娘的侄女,那时,她时常来将军府走动,我们算是认识,也算是儿时的朋友。”楚倾浑厚的声音,那磁性,似乎能将人吸进去。

    十分难得的,楚倾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饶是年玉也诧异,楚倾的性子,只怕在帝王面前,也不会为了什么而过多的解释,可他却因为这事……

    时常去将军府走动吗?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青梅竹马么?”年玉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