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女配养娃记〕〔平凡小医仙林奇〕〔魔鬼经纪人〕〔重生顾少娇宠小刺〕〔重生九零,学霸小〕〔全能金属职业者〕〔带着空间回六零〕〔出名太快怎么办〕〔全球无限战场〕〔神衍灵主〕〔仙医帝妃〕〔联盟之佣兵系统〕〔新武界之最强校长〕〔武林纪元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圣武星辰〕〔地球灭亡倒计时〕〔重生世纪之交〕〔风雨大宋〕〔仙草供应商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二十章:撕开他的伪装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赵逸想着年玉的话,看年依兰的眼神,越发凌厉了些。

    精明如他,亦是嗅到了这其中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此刻的情形,更让年依兰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年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上前将她口中的白巾拿下,当下,年依兰得了自由,立即不迭的道,“沐王殿下,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焱要你做什么?快说!”

    年依兰本想粉饰太平,可话还没说完,年玉的声音响起,掷地有声,那身上散发的震慑之气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赵焱?

    赵逸听到这个名字,身体一怔,下意识的看向年玉,那眼里太多复杂的情绪凝在一起,不解……怔然……甚至有些抗拒……

    年玉明白赵逸这反应,她知道,赵逸对赵焱最是信赖,从来都是将他当成最亲近的兄长,可是,今日……

    想着前世,赵焱对赵逸的残忍,年玉眸中的颜色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今日,她便在赵逸面前,将赵焱那伪装得极好的面具,给撕开一个口子!

    年玉思绪之间,瞥了一眼,一旁墙壁上挂着的剑,身形一闪,仅是一瞬,铿锵一声,拔剑出鞘,那声响,吓得年依兰身体一抖,还未反应过来,那锋利的剑,就已经架在了年依兰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剑刃触碰到皮肉,鲜血顿时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年玉再次开口,冷冷的看着年依兰,仿佛她不听从命令,她手中的剑,会毫不犹豫的砍下她的头颅。

    年依兰紧咬着牙,她饶是再笨,也知道,此刻就算是她死了,他们也有一百种理由,来向世人交代她的死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真要说吗?

    说了之后,又会是怎样一番境况?

    年依兰的手,紧紧的攥成了拳头,此刻,她已经控制不了这事态的发展。

    感受到脖子上的剑,力道更大了些,年依兰心里一怔,“我说,我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深吸一口气,年依兰望着赵逸,敛眉,似乎是在思索着该怎么说,终于,片刻,再次抬眼看向赵逸之时,那眼里,已经盛满了真切,“沐王殿下,我不是故意的,是骊王殿下他逼我,他逼我将玉儿妹妹带来,逼我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对于要说的,终究有些害怕,年依兰目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“逼你如何?”赵逸开口,那声音,平静无波,可其间隐约透着的压抑,不只是年玉,年依兰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出来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一眼赵逸抓着床单的手,眸光微敛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势之下,年依兰更不敢有丝毫耽搁,“逼我给玉儿妹妹下药……”

    下药,下什么药?

    赵逸眸子一紧,直觉告诉他,年依兰口中的药,不会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哥他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赵焱那白衣如华的身影,脸色越发难看,你甚至连身体,都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。

    年依兰留意到赵逸的神色,忙道,“骊王殿下想让玉儿妹妹和沐王殿下生米煮成熟饭,成就夫妻之实……兴许,兴许他是心疼沐王殿下对玉儿妹妹的情义,所以,才想帮助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助?呵……”年玉一声轻笑,“那姐姐倒是说说,刚才你口中所说的,明日的观众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帮助?

    这年依兰当真是将所有人当傻子吗?

    还想蒙混过关不成?!

    她又怎会允许?

    握着剑的手一紧,顷刻间,锋利的剑刃,越发的嵌入年依兰的皮肉。

    那刺痛传来,年依兰丝毫也不敢动,眼里的惊恐越发的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年依兰咽了一下口水,心中对年玉恨得牙痒痒,可是,她却不敢发作,眼底闪过一抹慌乱,“骊王殿下,想让你和玉儿妹妹颠鸾倒凤的事情,被世人知晓,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目的,殿下,我都是被逼的,这一切,都是骊王赵焱,指使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这一席话说出来,心中却是倏然空了。

    若赵焱知道,她这般出卖了他,会是怎样的反应?

    那是一条毒蛇!

    年依兰咽了一下口水,不敢再继续多想,看着沐王赵逸,只见他脸色阴沉,就连往日里那双明媚的眼,此刻,似也有风云凝聚。

    似乎是从年依兰的口中,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年玉看着赵逸,突然,赵逸赫然从床上跳下,高大的身躯,直冲门外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,没有理会房间里的年依兰,径自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追上赵逸的身影,便瞧见他一拳头打在回廊的柱子上,那声闷响,在这夜色之中异常的响亮,那力道,似乎昭示着他心里的隐忍,更昭示着他的心中,依旧无法接受,这样的赵焱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赵逸口中喃喃,几个字,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年玉站在赵逸的身后,心中却是格外的平静,“我是被年依兰掳来,沐王殿下也该明白,你是如何中的毒才对。”

    赵逸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知道,他此刻的心中,才会如翻江倒海,那般难受。

    想着昨晚,他和赵焱二人共饮那一坛酒,之后,他醉得不省人事,便也只有在那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和他是兄弟,亲兄弟!”赵逸转身,面对着年玉,那俊朗的脸上,竟是有两行泪水滑落下来,“这世上,最不可能伤害我的,便是哥,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那接连问出的为什么,到最后,整个人,仿佛失了力气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两行泪水,心中微微一颤,可仅是一瞬,想着赵逸的问题,嘴角却是一抹轻笑,“亲兄弟?呵,那又如何?在皇位面前,在他的野心面前,什么兄弟,什么手足,又哪有什么夫妻情分,那些东西,不过是用来骗人罢了,骗的,就是信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比如,前世的她,还有,这两世的赵逸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逸看着年玉的模样,不知为何,她在说这话的时候,那眼里流转着的清冷,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仿佛,她早已洞悉一切,早已将人看得透彻,甚至,将这世间百态都看透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沐王殿下请明白一点,你和他,从来不是什么亲兄弟。”年玉的声音再次响起,对上赵逸的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灵明石猿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