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二十五章:不是年玉
    不是玉儿……

    那女子不是玉儿!

    当下,就连楚倾自己也没有察觉,心中仿佛一颗大石落了地,那轻松在心中流窜,银色面具之下的俊美脸上,一抹苦笑绽放,隐约有些后怕,若玉儿当真和赵逸……

    还好,所幸,不是玉儿,也并非赵逸。

    那如此,他所担心的一切,就无需再担心。

    楚倾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楚倾转开视线,瞥见赵焱那惊诧里,夹杂着些微不可思议的反应,瞬间,精明如楚倾,心里肯定了先前个猜测的同时,另外一个猜测,也是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焱这般精心算计,却全然落了空,而这落空,会是巧合吗?

    楚倾看了一眼赵逸,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那眸中的光彩,越发的奕奕灼人。

    那个女子,从来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算计得了的,想着她运筹帷幄,一手将赵焱身后那上万死士毁灭的事,楚倾嘴角的笑容,越发浓了些。

    只怕,此刻,那个掌控所有局面的人,已经不再是赵焱,而是年玉!

    可她在那里?

    楚倾眸光微敛,他有一种直觉,仿佛,这房间的一切,都在那个女子的眼里。

    面具之下,眉峰一挑,玉儿……

    以她的性子,单单是让楚倾空手而归而已吗?

    她从来,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更不是心慈手软之人!

    他眼里泛着的浅浅笑意,落入人群里那白衣女子的眼里,赵映雪的手,下意识的紧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惊诧与不甘,在她的心里流窜。

    那床上,分明该有年玉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赵映雪目光闪烁着,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,可事实却……让她不得不承认,今日,她所期待的一切,落空了!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赵映雪那脸上的疤痕,更是因为阴沉,而越发显得狰狞。

    “哥,里面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之中,赵逸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赵逸说话之间,目光一直停留在赵焱的身上,那一声“哥”从他的口中唤出来,和往日毫无二致,但听在赵焱的耳里,却似有一股寒风吹进来。

    赵焱身体一怔,迅速收敛好所有的情绪,转眼迎上赵逸的视线,那好看的眉皱了皱,“没,没什么,只是觉着奇怪,这一对狗奴才,怎会在你的房间,行这苟且之事,当真是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赵焱难言斥责之意。

    奇怪?

    赵逸眼底闪过一抹讽刺,俊朗的眉峰一挑,大步上前,走到赵焱的身旁,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人,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,“原来你是说他们吗?是这样的,从今日起,这房间,我就赐给管家住了,他们是夫妻,夫妻*,再是正常不过,没有什么可奇怪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赵逸说着,眉峰一皱,话锋倏然顿住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赵焱开口,却是不敢去看赵逸的眼,问出口,才后悔自己不该问。

    此刻赵焱的心里,难得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不笨,今日这一切,没有按照他预定的轨迹发展,这其中意味着什么,他就算是不愿接受,心里也是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前天夜里和哥喝了酒,不知怎的,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之后发生的事情,就都忘记了,哥能告诉我,后来发生了什么吗?”赵逸对上赵焱的眼,一字一句,看似轻轻缓缓,听在赵焱的耳里,却句句是质问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赵焱心中微颤,但瞬间,脸上一抹笑容绽放,“你喝醉了,我将你安置着睡下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这一睡,睡得倒真是沉。”赵逸挑眉,轻声一笑,语气中的讽刺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话落,赵焱的脸色僵了僵。

    “既然逸儿没什么事,那我们都放心了,既然这是王府管家的房间,那咱们也别在这里待着了,倒是叨扰了夫妻二人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赵焱正要说什么,一直沉默着的常太后倏然开口,脸上淡淡的笑着,依旧是一贯的温和无争。

    聪明如她,刚才的一切,她的心里,也是有了底。

    这事情,绝对不能再继续追究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愿这事情追究下去,但宇文皇后,却又怎会放过?

    她看出了端倪,宇文皇后又岂是一个笨的?

    这件事情里,无一不透着蹊跷。

    这一桩桩一件件的,分明就是冲着逸儿和年玉而来,且不管年玉现在何处,事情又如何演变成此刻这番模样,但她隐约能够确定,此事,和他赵焱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呵,这对母子,她就知道,那常凝回了顺天府,这对母子,绝对不会安分了去。

    当下,常太后话落之时,宇文皇后却是一声轻笑,“皇嫂急什么?这事情还没弄清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事情?本宫愚钝,不知还有什么事情没弄清楚的。”常太后诧异的道,“刚才,沐王府的火,皇上也下令扑灭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火是扑灭了,可另外的事,怕是还没有完。”宇文皇后轻哼一声,目光一转,冷冷的看着一旁的年依兰,那锐利的视线,打在年依兰的脸上,当下,年依兰的身体便是一软,重重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焱看着年依兰,眸中一抹慌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却是因着年依兰那惶恐的模样,眼底一抹不屑,“年依兰,刚才听你说起逸儿和年玉……年玉呢?”

    年玉?

    年依兰心中咯噔一下,“妾……妾身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既然不知,刚才为何,又那般含糊其辞,故意引导,说,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?还是你的背后,有什么人指使?又指使你做了哪些事情?今日,你都给本宫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,不然……”宇文皇后倏然拔高了语调,那气势,仿佛今日不将这事情弄出个所以然来,势必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“妾身……”年依兰在宇文皇后那气势之下,心中越发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有人指使?

    对,她一切都是听骊王殿下的安排,她只是一颗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年玉……是年玉让她顺着赵焱的安排,引着众人进屋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能说吗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