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三十七章:杀人灭口
    赵焱的聪明,似乎很快心里就已经有了注意,那眼里一股阴狠凝聚,突然,白衣男人赫然转身,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,众人诧异他要做什么,随即便听得屋子里传来女人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当下,大皇子、二皇子,以及赵逸就已经明白了赵焱的意图。

    他想杀人灭口!

    可这怎么行?

    年依兰死了,这所有的事情都只凭赵焱他一个人胡说了!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两个皇子齐齐进了屋,正是瞧见赵焱的手中拿了一把剑,那剑端染上了鲜血,而那地上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捂着胸口,满脸惊恐,鲜血浸染了她的衣裳,看着赵焱,心里阵阵泛凉。

    他要杀她!

    这一点,她再是确定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想死!

    目光闪了闪,看赵焱的剑再一次刺过来,年依兰往后退,却也及不上赵焱的狠辣和速度,就在她以为她要命丧赵焱剑下之时,那剑端在她的额间倏然停住,和她的肌肤只有半分距离。

    年依兰吓出了一身冷汗,目光顺着锋利的剑往上,看到赵焱锐利的眼神,无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而此刻赵焱的手被大皇子握着,似乎是不甘刚才那一剑没有要了年依兰的命,冷冷的看了一眼妨碍了他的大皇子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,骊王,这句话该是我问你吧,你……这是干什么?”大皇子看了一眼年依兰,复又对上赵焱的眼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赵焱眉心一皱,脸色越发阴沉了些,没有说话,但那心中的愤怒,不只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都看在眼里,此刻更加不会放弃将这事情搞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骊王,刚才和佳人共度了春宵,这一提上了裤子,就翻脸不认人,还真是伤佳人的心啊。”二皇子故作叹息,同情的看了年依兰一眼,“不过骊王这翻脸不认人,倒也很好理解,左右不过是杀人灭口罢了。”

    可这口,又岂是那么好灭的?

    两个皇子一番言语,赵焱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些,目光狠狠的瞪着大皇子和二皇子,他知道,今日这事,这两人插了进来,只怕当真难以平息了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呵,好一个年玉!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诡异的气氛之中,突然,妇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打破了那一层诡异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几人,齐齐看向门口,只见,沐王赵逸的背后,南宫月一脸仓惶,不只是她,还有南宫家的老夫人,以及南宫起,几乎每一个人看着房间里的情形,脸上都是一片阴沉。

    刚才来之前,他们隐约听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纵然是如此,心中也有一丝侥幸,希望局面没有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,可眼下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不笨,这房间里床上那狼狈的模样,以及空气里残留的暧昧气息,还有年依兰那半露的衣衫,每一样都在向所有人展示着这房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赵焱和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的手,不断握紧,此刻,她也是恨不得杀了年依兰,如今这情况,该如何收场?!

    南宫月的那一声喊,惊醒了陷在恐惧里的年依兰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转眼看到那妇人,似乎看到了庇护,顾不得身上的痛,立即朝南宫月爬去。

    南宫月看到年依兰的模样,先是有些懵了,可仅是瞬间,就大步迎上年依兰,蹲着身子将她搂在怀里,那鲜红的血液,牵动着南宫月的心,阵阵抽痛。

    “依兰,怎么会这样?谁……”南宫月刚说到此,可瞥见赵焱手中染了血的剑,却是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赵焱……他要置依兰于死地吗?

    南宫月目光闪了闪,忙的跪在地上,“骊王殿下,依兰不懂事,做了什么惹怒了骊王殿下,请骊王殿下大人大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年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的话还没说完,大皇子的声音响起,生生将她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南宫月一愣,大皇子继续道,“这言下之意,是你的女儿不懂事,如此说来,昨晚那些事情,该是骊王负有更大的责任了?况且,你应该求情的人,不是骊王,而是沐王赵逸!”

    大皇子话落,看向赵逸,那神色间看好戏的意味儿越发浓郁。

    南宫月身体微怔,刚才担心年依兰心切,此刻方才反应过来,渐渐弄清现在的情势,小心翼翼的看向沐王赵逸,那面无表情的脸上,甚至比满脸阴沉的骊王赵焱,更加让人心中胆颤。

    “沐……沐王殿下……”似乎是这一提醒,年依兰也看到了赵逸。

    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,此刻她的心里慌了,她是沐王的侍妾,却和赵焱……她还计划着,一步一步的坐上沐王妃的位置,可谁知……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昨日,她记得吃了年玉的解药,之后的事情什么都记不得了,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是,她能肯定此刻这局面和年玉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可年玉的设计……沐王赵逸,只怕也在其中啊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告诉所有人,是年玉的陷害吗?

    不,不能!

    就算是说出来,沐王殿下也只会帮着年玉,不仅是他,还有宇文皇后只怕也是知道这局,只怕她仅是说出年玉的名字,沐王殿下就会堵住她的话端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心中揣着无数的事情,可是却有口不能言。

    而他们又会怎么处置她?

    “沐王殿下,妾身错了……妾身……”年依兰推开南宫月,跪着爬到赵逸的面前,“妾身错了,殿下……求殿下饶了妾身……妾身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不停的磕着头,顾不得胸口还流着血,额头接触着地面,发出一下又一下的碰撞声,听得人心颤。

    而那站在她面前的男人,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,依然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赵逸的身上,整个房间里都屏气凝神,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,过了好半响,赵逸的视线缓缓转向赵焱,旁人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赵焱,随即,听得赵逸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