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三十八章:刻意等他
    “原来传闻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赵逸不疾不徐,那紧皱的眉,却似在告诉众人,他很生气!

    话落,那白衣男人的眼倏然收紧,从赵逸的眼里,他亦是看到了危险,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弥漫。

    果然,还没待他反驳什么,赵逸的声音再次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哥,你喜欢她,跟我说便好,一个女人而已,这么多年的兄弟,我定会在之前就让给你,何必如此,待她进了我沐王府的门,你们这般苟且,可有将我沐王府的声誉放在眼里,可有将我赵逸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赵逸一字一句,话到最后,几乎是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言一语,皆是责怪与愤怒。

    可赵焱和赵逸二人的心中皆是明白,赵逸此番责怪与愤怒,明着是对于眼下的事,可暗地里,却是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当下,赵焱的脸色更难看了些,似乎是不愿看到这对狗男女,赵逸丢下这一句话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可刚迈出一步,赵焱便甩开大皇子抓着他手腕儿的手,大步上前,挡住了赵逸的去路。

    赵逸顿住脚步,再次对上赵焱的眼,“骊王殿下,还有什么话说吗?”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”几个字,一下就拉远了二人的距离,赵焱听在耳里,心中微颤,他知道,昨日在沐王府,他们之间就已经回不去最初,但此刻听见他如此唤他,心里依旧闷得发慌,不是因为这疏离的态度,而是越是这样的疏离,越是让他心中不悦,更让他想到年玉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对他也是一贯的疏离!

    赵焱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手中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些,一时间,竟没有回答赵逸的话。

    气氛出奇的诡异,那诡异之中,突然,大皇子目光闪了闪,呵呵一笑,“逸儿,骊王就算是有话说,那也该在父皇面前说,毕竟,此事牵涉甚大,不只是沐王府的脸给丢了,皇室的名声,也被他们给毁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这声音,拉回赵焱的神思。

    皇上面前……

    眸子一凛,赵焱厉声吼道,“这事有人设计陷害!”

    “设计陷害?谁?我吗?”

    赵焱话刚落,赵逸便冷声开口,丝毫不避讳的迎上赵焱的目光,那一份挑衅与讽刺,更提醒着赵焱,昨日对他的算计与陷害。

    赵焱眸子一紧,竟不知该如何应对,二皇子看在眼里,也不忘凑一个热闹,“呵,男欢女爱,谁陷害你?难不成还有人拿着刀子架在骊王的脖子上,逼骊王和这女人做那档子是吗?呵,这真是滑了天下之大稽!”

    “骊王,走吧,去父皇面前说清楚,今日这事,我们做兄弟的,无论如何都要为逸儿讨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朗声道,说话之间,大步走到年依兰面前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拉扯着她起身,毫不怜惜的狠狠一推,年依兰一个踉跄,惊呼着撞到了二皇子身旁,“二皇弟,这个人,就先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虽对这年依兰颇为嫌恶,可想着这一出好戏,便也没多说什么,抓住年依兰的手腕儿,拉扯着她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外祖母……”年依兰越发慌了,送到皇上面前……她无法想象,那会是怎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脸色阴沉,对于年依兰,她早已放弃了这颗棋子,可是,精明老练如她,在今日接到这消息的时候,她就已经看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赵焱如今已经娶了叶儿,今日之前的局面,南宫家和骊王府的联姻,是皇上乐见的,可如今,若他得知“赵焱竟早早的和年依兰勾搭在一起”,就算是不去猜忌之前南宫家刻意给他造成的误解,只怕也会影响元德帝对南宫家,对骊王府的态度。

    毕竟,如此一来,失去了沐王府的平衡,骊王府独得了南宫家的姻亲,那意味着什么,那个心思深沉,骨子里带了猜忌的帝王会怎么想,她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,请等一等。”南宫老夫人紧皱着眉,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二皇子脚步一顿,转头看向南宫老夫人,挑眉一笑,“南宫老夫人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承受着众人的目光,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上前,扯了扯嘴角,“老身想,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,依兰喜欢的人,一直是沐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,我可是听说,年依兰有个情郎,并非是逸儿。”二皇子笑着打断南宫老夫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南宫老夫人,就算有什么误会,也该到父皇面前解释。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还想说什么,大皇子开口,再一次将她打断,随即对上赵焱的眼,那脸上的笑容,兴致昂扬,“骊王,你是自己走呢?还是我让人帮你一把?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焱的身上,此刻的他,袖口之下,那紧握成拳头的指骨,近乎泛白,赵逸冷漠疏离,大皇子和二皇子咄咄逼人,看来,今日皇宫这一遭,他是逃不了了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赵焱转身,率先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的背影,神色各异,大皇子和二皇子皆是挑眉,兴致越发浓了些。

    赵逸敛眉,眼底的复杂一闪而过,再次抬眼之时,那眸中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一行人,陆续出了惊澜院,离开了骊王府,一行队伍从骊王府出发,浩浩荡荡,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马车里,赵焱面容依旧阴沉,脑中转动,想着应对之策,往日里那云淡风轻,无欲无求的淡然,此刻早已不复存在,一行队伍行至琼芳楼,突然,一丝琴声响起,那旋律让马车上的人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焱撩开帘子,看向那琴声传来的方向,远远的,目光之中,只见那琼芳楼上,女子抚琴,优雅灵动,那琴音,赫然正是凤凰于飞……

    熟悉的曲调,从那个女子的手中弹出来,不见婉转,不见衷情,倒仿佛让他听到了四伏的危机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往日为她奏的这曲子,今日,她为他弹奏,竟是这样一番情形,这样一番风味儿。

    她今日,是刻意在这里等着他吗?

    等着看他的好戏!

    在那曲调声中,马车朝着琼芳楼越来越近,不只是他,一行人几乎都听见了那琴音,包括年依兰,以及南宫家马车上的南宫起。

    那好奇心促使着南宫起,撩开了帘子,看到那楼上的人,那如蛇如狐的眸中,有一抹异样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她在这里弹琴,是巧合吗?

    突然,那飞扬的琴声戛然而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