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妻误闯总裁心〕〔第一战妃:王爷清〕〔天才命师〕〔武神圣帝〕〔从西游开始氪金〕〔从荒岛开始吧〕〔赘婿丹帝〕〔武唐侠义风云录〕〔墨少追妻:儿子是〕〔总裁宠妻套路深〕〔今生唯有许诺〕〔都市之极品灯神〕〔最强手机系统〕〔龙抬头〕〔超级制造商〕〔琳琅的理想人生〕〔重生六零:翻身做〕〔锦绣农女:捡个将〕〔猎赝〕〔重生之阵法大宗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四十五章:彻底变了一个人
    “该死?你是该死!”

    元德帝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似乎掩不住心中的怒火,赫然起身,顾不得这场合,顾不得自己的身份,大步上前,一脚踹在那白衣男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道,白衣男人闷哼一声,一个踉跄,本是跪着的他,顷刻间就倒坐在地上,那模样,甚是狼狈。

    旁人看着,心中都是一惊,似都没料到皇上的怒火会如此炽烈。

    赵焱心里也是乱了,似乎怕激起元德帝更大的怒气,顾不得那一脚踹来的痛,那白衣男人忙不迭的重新规矩的跪着,头磕在地面,俯首帖耳,态度恭敬。

    可纵然是这样恭敬,却依旧无法消弭元德帝此刻的怒火。

    元德帝冷冷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人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单是听着那盛怒的呼吸,众人心中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这事情,只怕……更加难以收拾了!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敛眉,老练的眸中思索着,赵焱得到如此的对待,那么南宫家呢?

    心中的不安,不断的滋长。

    心里不安的,出了南宫老夫人,还有常太后,此刻那抓着佛珠的手,几乎要将那一串佛珠弄断,可在场的人谁都不敢说什么,半响,盛怒中的帝王终于再次开口,“赵焱,朕倒是小瞧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赵焱正要开口,常太后却是将他打断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起身的常太后,只见她缓缓走到赵焱身旁,和他一道跪在了元德帝的面前,这一跪,饶是元德帝和宇文皇后也皱了眉。

    她是太后,论辈分,这宫里,她不该给任何人下跪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这一跪的分量,众人心中都有数,年玉敛眉,她终于要为赵焱求情了吗?

    这个老谋深算的妇人,这一次会怎么保下他们的野心,以及这苦心经营的一切?!

    年玉淡淡的扫了那妇人一眼,心中越发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焱儿被女色迷了双眼,都是我没有教导好,这些年他独自一人在顺天府,做出如此的事情,都是我的责任!”常太后满脸的自责,一句“被女色迷了双眼”,巧妙的将他的野心给掩盖。

    不只是年玉,宇文皇后和南宫老夫人听在耳里,心中也不由对这常太后生出了赞许之意。

    她常太后果然是常太后!

    可是,她这般楚楚可怜,这般独揽责任,元德帝是否又会买账?

    宇文皇后看了元德帝一眼,一颗心渐渐收紧。

    “皇嫂……”元德帝皱着眉,他不得不承认,她的自责,勾起了他的愧疚。

    焱儿本是他的儿子,这些年他对他虽然疼爱,可心里却是防备着,如果说是没教导好,那么,他的责任比太后重,可是……

    脑中无数的思绪盘旋,仅是片刻,元德帝眸中的松动瞬间消弭,取而代之的是比刚才更浓的怒气,“太后,如此说来,他纵然是有一天杀了朕,夺了朕的东西,也是没教导好,也是你的责任了?!”

    这话,如一记惊雷在这茶室里炸开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料到,元德帝会如此一说。

    当下,常太后心中咯噔一下,抬头望着那帝王,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太后,今日之事,他赵焱错了就是错了,眼前摆着的,已是不争的事实,你休要再为他辩解!”元德帝一声冷哼,打断常太后的话,生生将常太后想辩解的心思,全然给堵住。

    冷冷看了常太后一眼,转身走到先前的椅子上坐下,茶室里,一阵静默,静得连一根针掉下的声音,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年玉的余光,正好能够瞧见那一对母子神色间的慌张,刚才,元德帝那句话,是吓到他们了吗?

    如此被揭露心思,那赵焱只怕当真被吓到了?

    可是,仅仅是吓到,又怎么够?

    他赵焱这一遭,不流点“心血”,当真也对不住他那算计的心思!

    刚如此想,茶室里,另外一个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父皇,事到如今,我沐王府是容不下年依兰了!”

    众人闻着那声音,看向那开口的赵逸,此刻,他一脸阴沉,俨然是被背叛的痛心,此话一出,瞬间将众人的注意力,又推向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赵焱和年依兰苟且的事情,如今如此暴露在众人的面前,这无疑是给他的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。

    他纵然是杀了年依兰这淫妇也无可厚非,可容不下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他只是想将年依兰逐出沐王府吗?

    这未免也太仁慈了些!

    可是,精明的人心中却明白,当真是仁慈吗?

    只怕那仁慈之下,隐藏的东西,才最是致命的!

    年依兰咽了一下口水,刚才,她有些懵了,半响回过神来,几乎是下意识的道,“不,沐王殿下……不要赶妾身走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才刚进了沐王府,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做,她不甘心……

    可是,如今这局面,哪里由得着她不甘心?

    宇文皇后冷冷看了她一眼,满脸嫌恶,“不赶你走?你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,还留着你做什么?再说,既然骊王殿下喜欢你,有做了那档子事,你跟着他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话落,许多人的脸色皆是变了。

    隐隐明白,宇文皇后母子的意图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目光扫过赵焱和常太后,眸光微敛,一抹讽刺毫无掩饰,“再说,常太后早早就中意你,如此,倒是成全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话落,赵焱立即开口。

    他心中再是明白不过,这年依兰,他是绝对不能接手,可他刚一出口,二皇子便唯恐天下不乱,“怎么?骊王昨夜才和人家共度了春宵,今日就不要人家了吗?呵,没想到,骊王还是一个负心薄幸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焱咬牙,狠狠瞪着二皇子,往日的温和儒雅早已不在,此刻,那脸上的戾气,仿佛彻底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模样,年玉看着,嘴角一抹浅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骊王恼羞成怒了吗?这样子着实是吓人,还是平日里那无辜无害,无欲无求的模样,看着让人舒服。”大皇子一声轻笑,那意思再是明白不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