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四十九章:终究是个怕死的
    “太后,现在南宫老夫人有了太医照料,如此,你该可以放心了吗?”

    终于,不知道过了多久,元德帝的声音在茶室里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负手而立,微扬着下巴,那视线说不清是锐利还是阴冷,总之看在人的身上,让人莫名的头皮发麻,而他那双幽深的眸子,定定的盯着常太后,一句话里含着的讽刺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顺着那视线看向常太后,只见那素衣妇人面容沉静,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拨着佛珠,似乎比起刚才,现在的她经过了一番冷静,要显得镇定许多。

    “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常太后开口,那声音一出口,旁人听着没什么,她自己却是惊觉,仅仅是三个字,仿佛都用了全身了力气。

    刚才,她以为能够借着南宫老夫人的这一摔,将这件事情慢慢的化解过去,可结果……

    她没想到,皇上的心竟是这般的坚决。

    坚决要将这件事情摊开在明面儿上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,她的应对之策……

    常太后敛眉,遮住眼底凝聚的思绪。

    但她的镇定,却是让宇文皇后和年玉警惕了起来,她们二人,皆是知道这个常太后从来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,这个时候,她的心里在算计着什么?

    年玉若有似无的看着那妇人,眸中也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今日当处理的事情,也该处理了,你说是不是,太后?”

    元德帝如此问道,可似乎本就没有想着得到她的回答,元德帝一甩衣袖,大步走到先前的椅子上坐下,那威仪的气势,让人不敢逼视,目光冷冷的落在年依兰的身上,“不是要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吗?年依兰,刚才你要说什么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身体一怔,目光闪了闪,“一五一十的说清楚……要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口中喃喃,许是刚才那一段插曲让她清醒了些,想到什么,年依兰下意识的看了年玉一眼,忙的摇头,“不,妾……贱妾没有什么可说的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能说!

    刚才她是昏了头了,才中了年玉的引导。

    可恶,这年玉当真是可恶!

    现在那休书已然是写下,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她若是说了赵焱的那些勾当,面对赵焱可能会有的报复,只怕她的下场会更惨,有些东西,她甚至不敢去想象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在帝王面前,却是容不得她年依兰愿不愿意!

    她的话刚落,元德帝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啪的一声,在场的人在那响声之下,皆是吓得心中泛出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的声响,让本就有些心虚的年依兰惊呼出声,看向元德帝,随即帝王的愤怒扑面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说的?年依兰,你可知道在这北齐,欺君到底是什么下场?”元德帝厉声道。

    欺君……下场……

    听说,以前有人犯了欺君之罪的,是被五匹马拉着,生生将身体拉扯开,四分五裂……

    想着那血腥的画面,年依兰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模样,年玉眼底一抹轻笑,这个年依兰终究还是个怕死的,这一吓,她不只有就范的份儿?

    只怕这个时候,心中恐惧的,不仅仅是年依兰而已吧,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常太后和赵焱母子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“年依兰,沐王有意饶你一命,这命你若是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,要……贱妾……贱妾要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话还没说完,年依兰心中所有的一切就已经溃堤,那恐惧压下来,她终究是承受不住,“贱妾说,贱妾什么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年玉分明瞧见赵焱贴着地面的手,五指弯曲,心中更是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年依兰目光慌乱的闪烁着,刚一开口,一旁南宫月却是拉了拉她,可她丝毫也没有理会,那眼里尽是求生的急切,“贱妾有一个请求,还请皇上恩准。”

    “请求?”元德帝一声轻哼,语气里溢满了不屑,可终究还是开口,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年依兰深吸了一口气,她知道,所有的人都看着她,但这个时候,她能够做的也只能是自保,并且,或许也只有这个办法,只有这个机会,所以她必须要赌一赌,若是赌赢了,那她性命可保,若是输了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挥开脑中的思绪,不愿去想那惨烈的后果,这个时候,她只想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“皇上,贱妾怕说出的话激怒一些人,招来杀身之祸,所以贱妾求皇上保贱妾一命。”年依兰豁出去了,心中依然恐惧,可那恐惧却没有再表露在外。

    “招来杀身之祸?”元德帝眸子一眯,瞥见她胸前那一抹鲜红,心里了然,不只是他,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数,年依兰口中的“一些人”到底是指的那些人……

    目光一扫赵焱,看了一眼那低垂的头颅,元德帝冷冷的收回视线,“好,如你所愿,你的命,除了朕,谁也动不了,如此,你可满意了!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……贱妾,谢皇上恩典。”年依兰忙不迭的磕着头,满心欢喜,可此刻赵焱的心里,却已紧收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该如何面对年依兰接下来那“一五一十的说清楚”?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没了方寸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声音,对他来说犹如恶魔,似乎随时可以将他推入地狱,但他却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此刻他从未有过的无助。

    得了元德帝这一张保命符,年依兰便没有了顾忌,心一横,朗声道,“皇上,此事说来都是骊王殿下的安排,那时,贱妾心仪沐王殿下,一心想和沐王殿下在一起,他说能够给贱妾铺一条康庄大道,贱妾便信了他的话,皇上将贱妾赐给沐王殿下之后,进沐王府前夕,骊王给了贱妾一枚指环,那指环里藏有涂了药的暗器,中了那暗器,便会……便会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欲言又止,众人想着骊王大婚第二日,在沐王府撞见的情形,对于那药的用途瞬间了然于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