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章:成为他的儿媳
    知罪?

    终于来了吗?

    年玉心中有底,忙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臣女知罪。”年玉开口,丝毫也不避讳,那张美丽的脸上难掩惶恐,可那惶恐落入那个精明的帝王的眼里,元德帝浓墨的眉峰却是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知罪?那你说说,你知什么罪?”元德帝阴沉着脸,声音更低沉了些,但看年玉的眼神,却多了一丝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……

    她看着惶恐,仿佛受了他帝王之气的震慑,可他如何不清楚这个女子此刻的心中,却是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从容吗?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她的从容来自于何处!

    元德帝的责问之下,年玉依旧皱着眉,面上的态度越发恭敬谦卑,“臣女罪在设计骊王,害骊王阴谋破灭,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话落,元德帝的眸子一紧,“你倒是承认!”

    “在皇上面前,年玉做的事情,不敢不承认,不然就真的要成了跳梁小丑了。”年玉开口,虽是如此,可依旧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似乎这话取悦了元德帝,元德帝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,“你说这罪是其一,那么还有其二呢?”

    “其二……”年玉敛眉,“年玉不知皇上的态度,就如此逼骊王将他做的事情摊开,视为其二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朕的态度……”元德帝眸子倏然一眯,看着年玉,那眼神越发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,气氛因着元德帝的沉默,添了几分诡异,饶是浅浅喝着茶的清河长公主也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元德帝,猜测着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终于,过了半响,元德帝的视线才从年玉的身上移开,浅抿了一口茶,浑厚的声音幽幽缓缓的从口中流泻而出,“既然你知罪,那你也说说,朕该如何罚你?”

    罚?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皱眉,皇兄当真要罚玉儿吗?

    玉儿对赵焱,不过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罢了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看着年玉,却是察觉年玉倒没有因为皇上责罚的话有丝毫异样,仿佛一切对她来说,她都能接受,玉儿她……心中有数吗?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敛眉,玉儿从来都是聪慧的,她心中有数便好。

    “年玉知罪,无论怎样的责罚,年玉都愿领受。”

    很快,年玉开口,态度依然恭敬。

    似没料到年玉会不求饶,元德帝禁不住又看了年玉一眼,仅是一瞬,心中的诧异就全数散去,变成了然。

    这个年玉,既然能够从容的认罪,又为何不能从容的领受惩罚?

    这个女子,确实是和旁人不一样的,有着堪比男儿的玲珑心思,甚至那一份无畏与磊落,也是许多人不曾有的,他禁不住倒想知道,这个年玉,到底会害怕什么?

    无论怎样的责罚,她都甘愿领受吗?

    她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维护赵逸,她若将这些说出来,他哪里会责罚?

    可她却不说……但就是这样的不说,更让他生不起责罚的狠心。

    好半响,清河长公主见元德帝不说话,心中复又对年玉生了关切之意,但察觉到他眉峰的松动,心中便赫然一松,她和皇兄从小一同长大,这世上若论谁最了解他,她应该算得上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皇兄对玉儿,也是欣赏的,至于责罚……

    “朕的儿子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突然,元德帝的声音响起,说话之间,悠然的喝着茶,那模样好似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可这“随口一问”却是让年玉微怔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她觉得如何?

    “大皇子……”年玉开口,刚一出声,那帝王便抬头看了她一眼,打断了她的话,“赵逸!”

    赵逸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怎会不明白元德帝这一问的意思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沐王殿下善良恭顺,重情重义,无论什么时候都将‘情’放在首位,这一点,也正是臣女十分敬重的。”年玉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善良恭顺,重情重义……”元德帝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怔,口中咀嚼着这几个字,想着赵逸,想着前段时间对他的猜忌,心中颇为愧疚,“是,他从来都是一个善良恭顺,重情重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倒是他,却因着南宫家的设计挑拨,对赵逸心生嫌隙,如此看来,他这个做父亲的,倒是不如年玉对赵逸来得信任,也不如她对赵逸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年玉的回答……

    这并非是他想要的答案,这个年玉当真是个聪明的,如此借着这个当口,来提醒着他赵逸的的纯良,可他要的是另外的答案。

    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元德帝定定的看着年玉,似乎不容她有所逃避,“从女人的角度,你觉得赵逸如何?”

    从女人的角度?

    年玉禁不住嘴角微抽,皇上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他是要一个准确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年玉斗胆,年玉自知身份卑微,更不敢和义母比拟,可在年玉心里,沐王殿下是臣女敬重的兄长,一如义母对皇上。”年玉的声音轻轻缓缓。

    一句话,已经是在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一如清河长公主对皇上……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嘴角微扬,暗赞年玉的聪慧与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她和皇兄,那是实打实的兄妹,她用自己和皇兄的感情来比拟她和赵逸之间的关系,那意思再是坚决不过。

    当下,元德帝眸中的颜色深了些,似乎是不死心,又怀着几分好奇,那帝王再次开口,“如果朕做主,让你有机会成为沐王妃呢?”

    年玉一怔,忙道,“臣女不敢,臣女已经和枢密使大人定亲,还是皇上亲自赐婚,皇上一言九鼎,臣女不敢因着臣女的事,让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年玉的急切,让元德帝心中终于有了底,出声将她打断。

    这年玉对赵逸,确实没有男女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有些希望年玉能成为她的儿媳,正如年玉所说,赵逸太过纯良,若有年玉这样一个聪慧精明的女子在一旁辅佐,着实是再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元德帝重重的叹了口气,不在看年玉一眼,“你退下吧,你若再不离开,只怕有人就要急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要急了?

    谁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灵明石猿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