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人界掉马甲〕〔重生学神:封少娇〕〔萌妻乖乖:总裁老〕〔五谷丰登小福妻〕〔老婆,你好甜:隐〕〔七零律政俏佳人〕〔仙尊奶爸从无敌开〕〔穿越财富人生〕〔屠魔工业〕〔重生我要当学神〕〔捡到个男神〕〔医路繁花〕〔只锦〕〔无敌从做主播开始〕〔香辣农女:汉子,〕〔王者夫人掉马我掉〕〔天才命师〕〔都市终极魔少〕〔秋声依旧著梧桐〕〔超自然事务管理局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一章:楚倾的敌意
    年玉微微皱眉,不着痕迹的看了元德帝一眼,却没时间去探寻他话中的意思,立即领命,“是,臣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年玉起身,又朝着元德帝和清河长公主一拜,这才退下,离开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刚出了御书房,正思索着元德帝刚才的话,一抬眼,却是瞧见黑衣劲装的男人,朝着她匆匆走来,当下,年玉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那男人,银色的面具刚毅冷冽,眼神里,似乎带着难以掩饰的急切,到了年玉面前,抬了抬手,似乎要做什么,可手伸到了半途,却是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楚倾看着年玉,似乎在压制着心中的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御书房,楚倾的意思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年玉心中了然,对上那关切的眼,年玉的嘴角一抹笑意绽放,松了耸肩,若说以往,在楚倾面前,她会谨守着礼,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他面前,她不自然的展露了许多在外人面前,不会展露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一耸肩的俏皮模样,楚倾看在眼里,眼神分明越发柔和了些。

    随即,年玉轻轻缓缓的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事,皇上他找我,不过是问些话而已,并没有为难我,倒是你,你这么来了?”年玉望着他,今日,他应该有公务在身的,不是吗?

    楚倾打量了年玉好半会儿,直到确定她当真没事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皇上将你带进了御书房。”楚倾开口,没再看年玉的眼,仿佛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年玉听了他的话,却是挑眉。

    听说?听谁说?

    不用多想,年玉的心中就已经明白,他堂堂枢密使,又掌管着禁卫军,皇宫里的动静,对他来说,只要他想知道,还能有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看他匆忙关切的模样,年玉心中莫名的暖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楚倾口中喃喃,“我送你回年府。”

    楚倾看了年玉一眼,年玉应了一声,正转身欲走,却是听见一阵动静传来,闻声看去,看到那在宫人搀扶下,朝着这边走来的人,年玉当下迈出去的脚步,却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,一袭宫装,神色间小心翼翼,模样看着,气色正好。

    那宽大的宫装之下,肚子已经高高隆起。

    轻染……

    上次见她,还是在小世子的满月宴上,那时的她刚怀孕不久,看不出怀孕的样子,虽是宫里主子的装扮,那那眉宇之间,依旧难掩女子的青涩。

    终归是宫女出身,那谦卑之态纵然有一身宫装的加持,也少了几分气势,那样的她,倒让人觉得无害,就算是怀着身孕,有皇上的圣宠,在这宫里,也成不了别人太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前世的轻染,就是旁人不留意之间,一步步的暗暗成长,最后坐上贵妃的位置的吧。

    而这一世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身影朝着这边越来越近,这个时候的轻染,虽没有前世成了贵妃之后,那样的气势,可却比之前的轻染,更添了几分宫中主子的贵气,但那眼里的纯真,却和以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元德帝爱的,就是她这一份纯真吗?

    可这在这宫里待得久了,哪里还保持得住那一份纯真,再说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轻染那高高隆起的肚子,眼底一抹异样一闪而过,正想着什么,轻染似乎也瞧见了她和楚倾,看到他们二人,先是诧异,但瞬间便面容如常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。”走到二人面前,轻染对楚倾倒也格外的恭敬客气,就算是贵人的身份,也依然颇为有礼的朝楚倾欠身示好。

    看到年玉,那女子更是多了几分兴致,“这是玉小姐吗?许久不见,玉小姐越发的动人了,早早就想有机会和玉小姐说说话,却实在是没有合适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年玉收回神思,轻染的声音是格外动听的,女子的温柔暖软,听来让人心里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年玉见过绣贵人,谢绣贵人夸赞。”年玉朝轻染福了福身,那一个‘绣’字,是皇上所赐,可她看着眼前的轻染,却不知这一个‘绣’字,如何和她相配。

    可帝王赐封号,哪里有随随便便的?

    “玉小姐真是个识礼的女子,枢密使大人好福气呢。”轻染似刻意示好,可还要说什么,楚倾却是先一步开口,“绣贵人是来寻皇上的吗?我们就不叨扰绣贵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拱手朝着轻染一拜,拉着年玉的手腕儿就走,那急切,饶是年玉也是微微皱了眉。

    年玉忙的回头朝轻染笑笑,只见她也是有些错愕,看到她回头,那宫装女子也是灿然一笑,那眉眼之间释放的善意,任谁都感受得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楚倾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“你对绣贵人有偏见?”年玉任凭他抓着她的手腕儿,却不知何时,那大掌握住了她的手也没有察觉,只是看着那银色面具的侧颜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楚倾感受到她的视线,面具之下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绣贵人看着倒挺好,模样和善,丝毫没有宫里主子的架子,在这宫里倒是少有的……”年玉低低的说着,言语之间,添了几分试探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可话还没说完,楚倾就停下了脚步,年玉跟着他一顿,随即,楚倾的目光便看了过来,那眼神里的认真与严肃,让年玉微微一怔,下意识的开口,“子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宫里的人,没有什么和善的,那个绣贵人,你以后少和她有接触。”楚倾直视着年玉的双眼,自年玉认识楚倾起,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警惕一个人。

    警惕轻染吗?

    经历了前世,她自然知道,这轻染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前世,她的手腕儿,甚至连宇文皇后都在她手里栽过。

    可楚倾呢?

    他对轻染这样的防备,又是来自于哪里?

    年玉看着楚倾那双幽深的眼,似乎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些什么,可在年玉的视线之下,仅是片刻,楚倾就收回了视线,继续往前走,年玉跟在他的身旁,自始至终,那握着她手的大掌,一刻也没有松开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〕〔紫阳小师叔〕〔续,梦醒千年〕〔龙牙特种兵王〕〔午夜布拉格〕〔1猎人的奇妙冒险〕〔大将军传〕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〕〔我穿越了我自己〕〔杀剑诀〕〔扣篮天才〕〔财运天降〕〔大汉帝祚〕〔豪门暖婚:大叔情〕〔清浊向恶而战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