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五章:看他的笑话
    年玉?

    “她来做什么?”南宫叶脑中浮现出那个女子的身影,秀眉越发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王妃的话,她来做什么,奴婢不知,不过,好像是往惊澜院的方向去了。”丫鬟看了南宫叶一眼,似乎是带着试探之意。

    王妃在南宫府时,是南宫家的宝,众人都捧着她,鲜少受了委屈,就算大婚前夕,王妃颇惹老夫人不快,可如今已经嫁到了骊王府,但昨晚年大小姐的事还未平息,年家二小姐就往王爷那里跑,何时骊王殿下竟成了一个女子围绕的男人了?

    他新婚就这般和旁的女人亲近,这不是在打王妃的脸吗?

    “惊澜院吗?”南宫叶知道,那是赵焱的居所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回王府时,也是受了伤,王妃身为这王府的当家主母,又是王爷明媒正娶的妃子,理应去看看王爷的情况,关心一下才是。”那丫鬟小心翼翼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关心伤势是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自然是去宣誓主权,让这个王府里那些嚼舌根子的人都知道,谁才是这府上真正的女主人,不然,他们当真以为,王妃刚入了王府,就失了宠……

    南宫叶看了那丫鬟一眼,明白她的意图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看看赵焱的情况?

    想到那个男人,南宫叶攥着绣帕的手倏然握紧,对于他,她有恨,有惧怕,唯独没有的就是关心,在这王府,她不在意得不得宠,甚至她倒是巴不得他当真是死了才好,如此,她便能过自己自在逍遥的日子,不再受他威吓。

    不过,年玉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南宫叶敛眉,沉吟半响,随即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两个战战兢兢,依旧等着她发话的丫鬟,冷冷开口,“你们起来吧,我不是吃人的老虎,你们也不必怕我,以后在这芳雅阁里好生伺候,我少不得你们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没有理会那两人,径自朝着院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留下的两个丫鬟,依旧在地上跪了好久,就算南宫叶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都还没有回过神来,似惊魂未定,又似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王妃没责罚她们吗?

    咽了一下口水,又平息了好一阵子,两个丫鬟对视一眼,这才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王妃刚才说什么?好生伺候,还有好处吗?”其中一个口中喃喃,“她……她不是很难伺候吗?可这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又不难伺候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目光闪了闪,心中却是比她看得透彻,“也只能好生伺候了,好生伺候,少不了好处,可若不好生伺候,那坏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可意思,却是格外清楚。

    王妃这是在拉拢她们,而她们,也只有一个选择,那便是接受她的拉拢。

    以后,因着那被送进来的女人,这表姐妹之间,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争宠与暗斗,王妃是在培植自己的羽翼啊,而王妃现在……去了惊澜院吗?

    不知那惊澜院里,又会有怎样的风雨。

    惊澜院里,南宫叶到的时候,房门外,侍琴和墨书二人守着,门是关着的,似乎是看到南宫叶的到来,侍琴和墨书二人,都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叶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,依然径自上前,刻意敛藏着那张扬的性子,对侍琴和墨书道,“听说王爷受了伤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现在许是不便。”侍琴冷声道,自今日一早事情发生之后,她的脸上,一刻也没有笑容。

    最自责的莫过于她,明明今天早上一早,她听见了房间里面有动静,若仔细思量一下,便也可以避开之后的事,现在这个情况,王爷的伤……

    想到骊王回来时的模样,侍琴看着南宫叶心中更是烦闷。

    感受到侍琴的不悦,南宫叶若有似无的看了那紧闭的门扉一眼,“里面有人吗?既然是不便,那我在这里等会儿便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没理会侍琴和墨书,南宫叶带着两个丫鬟,径自在回廊前的长凳上坐下,那模样,似乎当真是要等。

    侍琴和墨书看在眼里,想要让她离开,却是没有立场,便也只能让她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坐在长凳上的南宫叶,眉心微皱着,看似关切担忧,却是小心翼翼的留意着房间里传来的动静,仿佛一丝一毫也不想放过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一阵静默。

    年玉进来有些时候了,她坐在椅子上,喝着茶,淡然娴雅,仿佛身旁的人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那趴在床上的男人,看着她的灼灼目光那般强烈,纵然是忽视,怕也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自年玉来,赵焱就一直这样看着她,可明明她是来找自己,但自进门之后,她却是一眼也没有看过他,那被她不放在眼里的滋味儿,灼着他的心,着实是难受得很。

    连带着刚才在皇宫里,心中积压的情绪,一股脑儿的全数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本王这里,就是喝茶的吗?”终于,赵焱开口,出口的每一字,似乎都是咬牙切齿,更是刻意用了“本王”二字,似在强调着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这样明显一强一弱的对峙之间,他如此的强调,更显得苍白与讽刺。

    年玉脸上的笑容,在他看来分外刺眼。

    年玉浅浅抿了一口茶,视线这才朝赵焱看过去,“骊王府的茶,和别处有些不同,好像是要香醇得多呢。”

    年玉倒也不避讳,那是胜利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在赵焱面前,亦或是在她的面前,他们二人都已经有了默契,他那无害伪装褪去,她心中的敌意,也不屑再藏。

    “哼,喝茶?年玉,你看来看本王的笑话,如何?现在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赵焱的声音,依旧透着一股虚弱,他挣扎着,恨不得起身,哪怕是和年玉面对面的坐着,也好过此刻他们二人如此的局面。

    可他一动,就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,牵扯着背后的伤痛,那疼痛在四肢百骸里游荡,似乎要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“呀,骊王殿下,你这是做什么?这么重的伤,你还想起来,牵动了伤口,受痛的可是骊王殿下你自己啊,再说,待我,你也不必有太大的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