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七章:姐姐需要帮忙吗?
    年玉随南宫叶出了惊澜院,一路上,二人皆是沉默无语,可越是和南宫叶相处得久,年玉的感觉便越是强烈,仿佛这个大婚,一夜之间,让南宫叶变化颇大。

    可当真是变了吗?

    年玉看着南宫叶,似想将她看穿。

    想着前世,这南宫叶做的那些荒唐事情,年玉眸光微漾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,是你告诉赵焱的吗?”南宫叶的声音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正瞧见南宫叶转身望着自己,那眼神里的质问,虽不如之前那般张扬跋扈,可依旧有一股不悦流露。

    她的事?

    她的什么事?

    年玉诧异,但仅是瞬间,年玉就已经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她指的是那件事吗?

    可这半响的沉默,南宫叶已经是按耐不住了,上前一步,更是急切的道,“年玉,你别装傻,你明明知道,锦绣园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别激动。”年玉打断南宫叶的话,不紧不慢的道,“年玉不会装傻,还有,你和锦绣园的事情,除了你,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至于信不信,那就随王妃你了,年玉无法左右,也不想做更多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她亦是不屑南宫叶的信与不信!

    “那赵焱如何知道?”南宫叶紧攥着绣帕的手,不断的收紧,脑中,赵焱挥剑砍下男人头颅的画面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南宫叶面容之间的狰狞,嘴角浅笑,“年玉以为,王妃对于骊王殿下应该有一些了解才对,他可不是咱们平日里,看到的那般温润无害,与世无争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南宫叶皱眉,盯着年玉的眼,二人视线相对,南宫叶想从年玉的眼里确定什么,终于,过了好半会儿,南宫叶才收回视线,虽是没说什么,但年玉却已经明白,南宫叶信她。

    她将她单独叫到一边,仅是为了问这个吗?

    年玉眸光微敛,“骊王妃若没有别的事情,年玉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叶微怔,若放在以往,就算这事情和年玉无关,她亦是会迁怒,可如今……压下曾经的那一股子跋扈,她再来审视年玉,却已然是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年玉说得不错,骊王不似平日里的那般无害温润,他背后藏着什么,她摸不清楚,只怕他要想知道锦绣园,对他来说,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也不是她曾经丝毫不放在眼里的年家庶出小姐,这个女子到底有多深,恐怕连赵焱也摸不透吧。

    她不知年玉和赵焱是怎样的纠葛,可仅仅是凭着刚才在惊澜院里,听到的那些动静,她便能够肯定,他们并非友好。

    而这不友好……或许,正对自己有利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慢走。”南宫叶嘴角扯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这和善的态度,再次让年玉诧异。

    前世,这南宫叶就算是因着家族联姻,因着利益嫁人,但婚后那荒唐的性子,依然没改,可这一世,看这南宫叶的模样,似乎有些不同了呢。

    是因为这一世她嫁的人是赵焱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亦是朝南宫叶笑笑,刚走出几步,年玉却是顿住了脚步,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“王妃可知道,依兰姐姐被安置在哪里?”

    身后,南宫叶身体微怔。

    年依兰?

    年玉问起年依兰做什么?

    年依兰和年玉二人不对盘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沉吟半响,南宫叶想到什么,面容之间,一抹笑意浅扬,“是听说来了骊王府,不过安置在哪里,我就不知道了,但总归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南宫叶话落,随即将在不远处候着的丫鬟叫了来,“带玉小姐去年依兰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南宫叶说话之间,是看着年玉的,那眼里虽然笑着,可是那笑容之下的冷,年玉却是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曾经,这南宫叶护着年依兰,如今,心思也是变了吗?

    明了这点,年玉朝南宫叶点头笑笑,随即,跟随者着那丫鬟一道离去。

    南宫叶看着她的背影,对于年玉,对于年依兰,如今的她,都是一个局外人,自己对南宫家,也不过是颗棋子,自顾不暇,要如何去左右旁的事情呢?

    而她的立场,就是在这夹缝里奋力生存,如此,许多东西,便只能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还要去看王爷吗?”

    看年玉离开,另外一个候在一旁的丫鬟上前,在南宫叶的身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南宫叶皱眉,想到赵焱,眼底的不悦却是掩饰不住,“去什么去?刚才不是去过了吗?骊王殿下在会客,我也不便打扰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话,南宫叶一甩衣袖,大步朝着芳雅阁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丫鬟,脑中回荡着南宫叶的话,愣了半响。

    会客……那客人刚才明明才走,不是吗?

    王妃她……

    无暇思及太多,丫鬟忙的追着南宫叶的脚步。

    骊王府里,一处僻静的小院,年玉跟着那个丫鬟走了好久,才到这里,越是往这边走,越是清冷,年玉进了这小院,便听见女人的呻吟声,从房间里幽幽的传出来,那声音听起来尤为怪异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,奴婢就送你到这里了。”那丫鬟对年玉道。

    年玉点头,示意那丫鬟离开。

    这院子不大,一览无遗,年玉顺着那声音往前走,直到一个房间前才停了下来,房门紧闭,可那呻吟声,似乎是更加的大了。

    年玉抬手,碰的一声,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年玉就瞧见了榻上躺着的人,似乎不喜旁人瞧见她的脸,女子微微朝着里面的方向侧躺着。

    听到门开的声音,以及身后传来的细微的脚步声,那女子不耐烦的吼道,“大夫呢?叫来了吗?”

    自她醒来,就已经在这里,身旁只有一个丫鬟。

    听说,这是骊王府。

    听说,是娘亲将她送来的,可娘将她安置下来之后,就被骊王府的管家赶出了骊王府,那之后,独独留她一个人在这里,她等了许久,都不见大夫来给她看伤。

    大夫?

    年玉听着那有些不清晰的吐词,大夫吗?她也算得上是半个大夫吧。

    “姐姐需要帮忙吗?”年玉的声音缓缓响起,在这房间里回荡,清冷徐徐,传进榻上躺着的女人的耳里,当下,那背对着年玉的身影,明显一僵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