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真爱不散场〕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从斗罗开始之万界〕〔萌宝归来爹地要排〕〔重生军营之最强军〕〔箭皇〕〔我的科技很强〕〔王者之守护家园〕〔总裁爹地的宠妻法〕〔抢个总裁当爹地〕〔我愿意〕〔重生甜妻:狠会撩〕〔绝色美女的极品保〕〔鬼王嗜宠逆天狂妃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极品小农民系统〕〔超级林业人〕〔超神次元聊天群〕〔洪荒后勤部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六十九章:她的噩梦
    “只是,不知道南宫府和骊王府,会不会让你如愿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的意思再是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她年依兰以后在这骊王府的日子,怕是潇洒不了,更别说王妃的位置了,纵然是不去揣测南宫府的态度,骊王这一次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,损失颇大,以他的性子,又怎会让年依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好过?

    而等待着年依兰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似乎不用多想,便能够看到那其中的凄惨。

    果然,年玉这一提,年依兰的脸色,更是难看了些。

    “不,年玉……你不会如意的,我年依兰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会让你有机会看笑话。”年依兰目光闪烁着,口中含糊不清,语气里有那么些没有底气,却又夹杂着些微坚定。

    年玉挑眉,不会让她如意吗?

    那她便等着看年依兰如何在这骊王府里折腾。

    “姐姐保重。”

    意味深长的看了年依兰一眼,年玉转身,朝着门外走去,到了院子里,一阵风吹来,让人感觉到有些冷,年玉拢了拢身上的衣裳,扫视了这院子一眼,嘴角浅浅扬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今晚,不知道这年依兰在这里住的,是否会安稳?

    答案可想而知,不是吗?

    年玉离开了许久,房间里,年依兰依旧坐在地上,脑中回荡着年玉说的话,怎么也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以后在这骊王府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想,可有些东西,似乎根本就不受她的控制,不断的在脑海里冒出来,随之而来的,便是害怕,骊王……会如何待她?

    想到常太后对她的态度,年依兰心里那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年依兰如此的思绪中,分分秒秒的过去,一直到了傍晚,大夫依然没有出现,年依兰带着伤,忍着痛,如此在房间里一直待到了晚上,甚至连那个先前她醒来看到的丫鬟,也没再来。

    就如一个被遗弃的人,年依兰好像彻底的没了依靠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后,一股阴森将整个院子笼罩,想起白日里年玉说的话,年依兰环视着周围,不知为何,总是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盯着她,又似乎有哭声从哪个地方传出来……

    森森冷冷,让人从心底泛出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那个死在这院子里的人……是真的吗?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四周,越是想,越是害怕,几乎是一整夜都没有睡着,直到天色快亮了,年依兰才终于是支撑不住,睡了过去,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,她依然是在这屋子里,院子里除了她,没有一个人,充满了死寂,那死寂,让她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可突然,一个人出现站在她的面前,那是一个女子,肚子微微隆起,年依兰看着她的肚子,疑惑的问她是谁,那个女子却是一语不答,定定的看着她,那看她的眼神,让她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年依兰顺着她的视线,低头看到自己身体某处的时候,脸色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怀的,也是骊王的孩子吗?”那女子幽幽的开口。

    可年依兰依旧在震惊之中,没有办法回神。

    定定的看着她的肚子,那肚子高高的隆起,甚至比面前对这个女人还要大,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的吗?你别高兴得太早,他不会让这孩子生下来的,你和我一样,哈哈……一样,会是一样的下场……孩子,我的孩子,终于有人来陪着咱们母子了,以后,你也不孤单了。”那女子盯着年依兰的肚子,又盯着年依兰看了许久,最后,摸着她的小腹出神,幽幽森森的开口,到最后那笑容,在整个房间里回荡。

    年依兰在那笑声之下,脸色越发苍白,扶着那肚子,感觉到那真真实实的存在,年依兰下意识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不会……不会的……”年依兰口中喃喃着,可那女子的笑声越来越大,在她的耳边不断的萦绕,仿佛钻进了她的灵魂……

    简陋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没有椅子,南宫叶就这么站着,看着简陋的木板床上,那女子红肿的脸上满是汗水,眉紧皱着,似乎睡得既不安稳,就算脸已经成了这副模样,却依旧能够看得清她面容之间流露的恐惧与痛苦。

    她在恐惧什么?

    又是什么让她这般痛苦?

    南宫叶定定的看着她,身旁,跟随着她一道来的丫鬟,看到床上的人这般模样,眉心也跟着皱了起来,“王妃,表小姐她……哼,我说这表小姐当真是活该,这世上那么多男人,怎的就要和的王妃你来抢?明明已经进了沐王府,现在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那丫鬟还没说完,南宫叶瞪了她一眼,不悦的道。

    丫鬟感受到南宫叶的怒气,立即住了口,似乎自王妃嫁进了骊王府,她的性子和喜怒,就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身旁没了吵闹声,南宫叶敛眉,突然,床上的女人睁开眼……

    “不,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从梦中惊醒,第一时间,手便放在了肚子上,赫然坐直了身体,仿佛是要确认什么一般,年依兰在自己的肚子上来回的摸着,一遍又一遍,一次又一次,终于,确定了平坦的小腹,并非是怀着身孕的肚子,当下,心中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没事……还好……”年依兰口中喃喃,气息虚弱,还好刚才那是一个梦,可那梦,却是那般清晰,如此的一个梦,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许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刚才的那个梦上,年依兰坐在那里许久,都没有察觉到房间里还有别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直到女子的声音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兰表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宫叶皱着眉,刚才,年依兰一系列的反应,她都看在眼里,此刻,目光更是在年依兰的脸和肚子上游移,似乎是在猜测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的声音,让年依兰一惊,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开口之人。

    “叶……叶儿?”年依兰咽了一下口水,嘴就算是微微一动,都能够牵扯着那肿了的脸生疼。

    南宫叶……她的表妹,如今是这骊王府的王妃……

    她来这里做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