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真爱不散场〕〔妈咪这位帅哥是爹〕〔从斗罗开始之万界〕〔萌宝归来爹地要排〕〔重生军营之最强军〕〔箭皇〕〔我的科技很强〕〔王者之守护家园〕〔总裁爹地的宠妻法〕〔抢个总裁当爹地〕〔我愿意〕〔重生甜妻:狠会撩〕〔绝色美女的极品保〕〔鬼王嗜宠逆天狂妃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极品小农民系统〕〔超级林业人〕〔超神次元聊天群〕〔洪荒后勤部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七十三章:她的目的
    这是她最大的痛!

    年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最是明白没有子嗣对一个高门侍妾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秋笛,那纸笔来。”年玉收回目光,不紧不慢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一旁伺候着的秋笛,立即领命,不消片刻,就拿来了纸笔,放在年玉身旁的桌子上,秋笛,包括徐婉儿,皆是看着年玉,不知道她拿这纸笔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年玉却是没有理会二人疑惑的视线,拿了笔,径自在纸上迅速写下一些字,徐婉儿好奇的看着,她识得一些粗浅的字,二小姐写下的分明是一味味的药材。

    她是在写方子吗?

    虽不知道二小姐是哪里习来的医术,但二小姐医术高超的事情,这年府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徐婉儿更是摸不透,这二小姐要做什么,那疑惑与好奇在心里盘旋,终于,年玉放下了笔,拿了写满了一味味药材的纸,转眼看着徐婉儿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被年玉这般看着,徐婉儿竟是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年玉扯了扯嘴角,将那纸递给徐婉儿,“这是一副调理身体的方子,四姨娘若是觉得年玉可信,便抓了药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年玉说得隐晦,可徐婉儿一愣之后,却是瞬间明白这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调理身体……这……这该是能助她怀孕的方子!

    “这……可信……可信,二小姐……”徐婉儿激动得涨红了脸,拿这那方子的手,竟是禁不住颤抖,看看方子,又看看年玉,不知道该怎么感谢,索性,竟是起身跪在了年玉面前。

    这举动,饶是年玉也是一惊,“四姨娘,这可使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使得,使得。”徐婉儿望着年玉,不理年玉伸来扶她的手,“二小姐今日于我是大恩,徐婉儿一定铭记二小姐的恩德,他日做牛做马,定当报答。”

    那份难以言表的激动,年玉看在眼里,却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徐婉儿妥帖的将那方子收在了怀里,又在房间里说了好些感激年玉的话,似怕自己叨扰了年玉,又仿佛心中又急着去将方子上的药抓来试试,这才离开了倾玉阁。

    直到那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,一旁,一直看着这一切的秋笛,皱着眉,不解的道,“小姐为何要帮她?”

    对于这年府的这些姨娘,小姐的态度向来都是冷淡,可今日对这四姨娘却是……

    虽然四姨娘对小姐一直都心存讨好,可那目的性太强,饶是她都看得出来,四姨娘的讨好,分明就是有所图。

    明白秋笛的意思,年玉敛眉,淡淡一笑,“不过是年府的一个可怜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四姨娘徐婉儿,看似目的性强,不过是在这高门大院里求生的本能,但那二姨娘陆修容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年玉的眼底一抹异样一闪而过,快得让人来不及察觉。

    年玉和楚倾婚期定下的消息,同样也传到了如意阁。

    如意阁内,一如既往的清净,房间里,更是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,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萍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坐在榻上的女人,从听到年玉和枢密使大人婚期的消息开始,她就一直坐在那里,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,她竟是丝毫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那面纱遮着她的脸,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,但那紧攥着绣帕,一刻也没有松过的手,却已然昭示着她此刻心中的不悦与愤怒。

    “郡……郡主……”萍儿小心翼翼的唤道,对于这个样子的郡主,她又害怕,又心疼,害怕自己平白受了牵连责骂,心疼郡主如此伤人伤己。

    半响,终究还是战胜了心中的畏惧,开口想将赵映雪从她此刻的情绪中拉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声唤出口,萍儿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,“郡主,已经是春天了呢,奴婢昨日瞧见水榭那边的柳树发了新条,奴婢陪郡主去看看可好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,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那气氛,更是低沉了许多。

    萍儿紧张的心寸寸收紧,正要继续说什么,榻上的女人却是倏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”萍儿唤道,心中微微一喜,郡主是同意去水榭走走了吗?

    萍儿忙的去拿了披风,心中激动的喃喃,“这天气虽然有些暖和了,可水榭那边的风却是不小,郡主身子金贵,可千万不能凉着了。”

    萍儿说着,拿了一个薄披风,仔细的替赵映雪披上,随后便跟着赵映雪出了如意阁,可刚出了如意阁,却不是往水榭的方向,当下,萍儿就愣了。

    还未说什么,赵映雪仿佛就已经看出萍儿的疑惑,“你回如意阁待着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冷冷的吩咐。

    萍儿一怔,看了赵映雪一眼,试探的问道,“郡主,奴婢……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我的行踪要让向你汇报了?”赵映雪语气更添了几分不悦,隔着面纱,那视线也依旧凌厉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萍儿忙不迭的跪在地上,闪烁着的目光,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跟着我,省得碍眼。”赵映雪冷声呵斥,一双眉紧皱着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丫鬟,萍儿如此畏惧,战战兢兢的模样,更是让她心里烦躁不堪,那一股发自内心讨厌着萍儿的畏惧的同时,更是厌恶着她自己。

    可她越是厌恶,越是明白自己的不美好,明白自己如今的模样,对比着年玉,心中越是不甘心,那嫉妒啃食着她的心,一寸一寸,渐渐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挥开脑中的思绪,赵映雪深吸了一口气,没再看萍儿一眼,大步朝着年府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赵映雪出了年府,直接到了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,赵映雪看着眼前那店铺门匾上,三个精致的大字。

    “藏玉阁”

    这是顺天府内,人人皆知的一个玉器店。

    它的主人是谁,她自是知道。

    藏玉……

    呵,这是巧合吗?

    赵焱这“藏玉阁”也有一个玉字。

    看着那三个字,赵映雪攥着绣帕的手不断的收紧,那一个“玉”字,她当真是讨厌得很!

    眼底一抹不悦,赵映雪收回视线,想到自己的目的,大步走进了藏玉阁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