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七十四章:得知消息
    藏玉阁内,进到这里的,多数都是达官贵族,或是大户人家,前段时间,骊王赵焱风头正盛之时,这玉器店里天天爆满,生意极好,都巴望着能够购得一件藏玉阁的玉器,借以凸显什么。

    可自从一个多月之前,骊王大婚后,突然被皇上收回了在朝中的官职,让他静养,那之后,这藏玉阁内,便一夜突变,仿佛谁也不愿再巴结这个又被打回了原形的骊王,甚至刻意疏远着距离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客人,店里的掌柜亲自迎了上来,满脸热络,可他还没开口,赵映雪就先一步道,“骊王呢?”

    骊王?

    那掌柜明显一愣,但迅速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被面纱遮住了整张脸的白衣女子,“夫人,骊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告诉骊王,就说表妹求见。”没有理会那掌柜要说的话,赵映雪径自吩咐道,仿佛十分肯定,骊王赵焱此刻就在这藏玉阁中。

    掌柜脸色明显变了变,沉吟半响,终究还是朝着眼前的女子一拜,转身进了内堂,不多久,再次出来之时,看赵映雪的眼神,多了几分恭敬,“夫人请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被掌柜领进内堂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的雅间内,赵映雪一进门,就闻见了满室的茶香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,便是这雅间里的布置,宁静雅致,倒符合他骊王平日里那无欲无求,赛似神仙的气质,可如今明了这个骊王的野心,眼前的一切,竟是让人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而那个白衣男人,此刻的他,坐在窗前,比起一个多月前,一眼看去,这男人的身影明显消瘦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他该是不好过吧!

    赵映雪转开视线,目光落在赵焱面前的一方棋盘上,上面白子黑子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有心情下棋吗?

    只怕还没听见,关于年玉和枢密使大人婚期的消息吧!

    赵映雪敛眉,缓缓进了屋子,走到那男人的对面,首先便是看那棋盘上的棋局,赵映雪是个懂棋的,只是一眼,就看出了那棋盘上道门。

    一盘棋局,看似是残局,可有几处都有生机。

    可那个白衣的男人手中握着的黑色棋子,却是久久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那男人沉思的面容,她不信她都能看出的生机,这骊王看不出来,他此刻握着棋子,久久不落,所想着的,并非是棋局本身吧。

    这朝野时局,不就是一盘棋吗?

    赵焱想做那个执棋之人吗?!

    赵映雪心中了然,似乎自己进来了许久,那白衣男人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赵映雪敛眉,径自坐在了赵焱的对面,伸手拿了一颗白子,在棋盘上落下。

    这举动,似乎终于拉回了赵焱的神思。

    看着棋盘,随着那白子的落下,黑子的局面,似乎又恶劣了许多。

    赵焱浓墨的眉峰,紧紧的拧成一条线,丝毫没有掩饰他的不悦。

    那不悦,赵映雪自然感受到了,可她依然没有避讳,迎上赵焱的视线,“可惜了,骊王殿下慢了一步;这棋盘上的天下,何尝不似人生的棋呢?每一步,都有门门道道,若是一步慢了对手,那局面,只怕会是天差地别,骊王觉得,映雪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和上一次他们二人面对面的情形不一样,赵映雪明显强势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一点,赵焱自是感受得出来,看了赵映雪一眼,隔着面纱,亦是能感受得到那锐利的视线,赵焱敛眉,“郡主来这里,不会是和本王说棋的吧。”

    赵焱说话之间,将手中的黑子丢开。

    想到来的目的,赵映雪眉峰一皱,攥着绣帕的手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这细微的举动,赵焱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,这段时间可休息好了?”赵映雪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赵焱的眉,皱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说你的目的。”赵焱冷冷开口,语气透着一股不耐烦,就算赵映雪没有丝毫讽刺的意思,可想到这一月间,在王府里养伤的经历,心中就莫名的憋屈。

    纵然此刻他背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,可那疼痛,似乎已经铭刻进了骨髓里,同时随着疼痛刻进去的,还有屈辱与不甘。

    赵映雪瞥了赵焱一眼,不悦吗?

    这就不悦了,那听闻年玉和楚倾的事之后呢?

    “五月初三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眸光冷了下来,没头没脑的几个字,让赵焱更是不悦,随即,赵映雪对上赵焱的视线,嘴角浅浅扬起,可那本该美好的笑,因着脸上被火灼了的纹路,显得异常的狰狞,“骊王殿下好奇,这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日子?”赵焱开口,似乎为了掩饰心中的急切,拿了一旁的茶水,倒了一杯,浅浅的抿着。

    能让赵映雪专程来藏玉阁找他,目的若是为了这么一个日子,那这日子,必定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大婚,五月初三,你的年玉大婚之日。”赵映雪说着年玉两个字的时候,那眼里的神采分明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刻意只说年玉,仿佛提起年玉要嫁之人,她便会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话落,果然,那白衣男人身体一僵,手一颤,那还未喝完的半杯茶,竟是洒了出来,茶水打湿了衣裳,可赵焱却无暇顾及被打湿的衣裳,看着赵映雪,脑中回荡着她刚才说的话,眼里的情绪,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,赵映雪看在眼里,眸光微敛,“骊王表哥你没听错,年玉要大婚了,五月初三,呵,过了五月初三,她就真的是别人的女人,不管骊王殿下心中是如何看待年玉的,只怕,都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她曾以为,骊王对年玉有意,可那日在沐王府,她也是看得明白,骊王想将年玉送上赵逸的床,当时,她虽吃惊,却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此刻,她在看着赵焱,对赵焱的心思,或许更明白了些。

    对于年玉,赵焱只怕自己也弄不清楚有什么吧。

    但她分明从他的眼里,看出了妒忌,看出了不甘,而这所有的一切,都被愤怒牢牢遮盖。

    许是察觉到赵映雪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目光,赵焱目光闪了闪,迅速收回神思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稳定好自己的心神,重新换了个杯子,斟好了茶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