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八十四章:让他杀的人
    赵映雪盯着那屋子,耳畔回荡的声音持续不断,渐渐的,嘴角一抹笑意浮现,那扬起的弧度,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半响,赵映雪才收回视线,转身朝旁边的如意阁走去,这举动,让萍儿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郡主那般恨年城,这个时候,抓住了年城的把柄,理应好好闹上一闹,可郡主这……这独自离开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萍儿猜不透,下意识的唤道,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房。”赵映雪冷冷的声音,从那面纱之下缓缓溢出,打断了萍儿要说的话,更是打断了萍儿的所有思绪。

    赵映雪如此的命令,萍儿丝毫也不敢动怠慢,立即跟着赵映雪回了如意阁。

    身后,那男人女人肆意高涨的声音,依旧激烈,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停歇下来,赵映雪进了房间,面朝着窗外,独自站着,那背影,看着萧索凄然。

    身旁的桌子上,摆着一杯热茶,热气缭绕,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茶的一旁,一封信纸,已经被拆了封,里面的内容,昨晚赵映雪收到之时,就已经看了,此刻,那信上的一字字,一句句,仿佛刻在了她的心里,那些东西带给她的震撼,甚至是热切,几乎让她昨日一整晚,都没有睡着觉。

    此刻,萍儿的目光,也是落在那封信上,她不知道这封信是谁送来的,可是,她却感觉得出,郡主对这封信,格外的珍视。

    “让曲殇进来。”

    萍儿正好奇之间,赵映雪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声音在房间里回荡,萍儿身体一怔,丝毫也不敢怠慢,忙的领命,“是,郡主,奴婢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萍儿退下,赵映雪的手就已经伸向了一旁的桌子上,没有端起桌上的茶水,而是拿起了茶水旁的信封,不疾不徐的展开,重新看着上面一个个的字,那眼里的神色,风云凝聚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萍儿领着曲殇进来,听到人已经在身后,赵映雪便让萍儿退了下去,房间里,独独剩下曲殇和她两人。

    “郡主,您找属下,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?”曲殇看着那背影好半响,态度恭敬,可他的眼神里,却是有太多无法言说的温柔。

    他虽时常在这个院子里保护郡主的安危,可是却鲜少有机会,能够如此近的看着她,他想就这样看着这个女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手中的信纸,渐渐的被她紧紧的攥在手里,捏成了团。

    “是有事。”赵映雪开口,目光已然从信纸上转移到了窗外,眼神仿佛坚定了什么,顿了半响,赵映雪的声音,才再次缓缓响起,“如果我要让你杀一个人,你有几成的成功把握?”

    杀人?

    郡主要杀谁?

    年城吗?

    想到那个男人,曲殇眼里阴沉凝聚,“郡主要属下杀谁,属下就算是豁出性命,也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那一字字一句句,似乎透着千斤的重量。

    只要是郡主想要的,他无论如何,都会为其达成愿望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映雪转过身体,隔着面纱,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男人,“杀谁……我要杀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此,赵映雪却没有继续说下去,那冰冷的眸光微敛,抬手,在身旁桌子上的茶水里沾了沾,随即,借着那茶水,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曲殇立即上前,看着桌子上,那水痕勾勒的两个字,心中一怔,下意识的抬头,隔着面纱,对上赵映雪的眼,满心的不可思议,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说,无论我想杀谁,你就算是豁出性命,也会完成任务的吗?这才一会儿,就不作数了吗?”赵映雪目光冷冽,语气里,带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当下,曲殇忙的跪在地上,拱手抱拳,诚惶诚恐,“不,郡主,属下不敢违逆郡主的意思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曲殇望着赵映雪,可刚才郡主写下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是。”赵映雪打断曲殇的话,攥着信纸的手,越发的紧了紧,“我要这个人死,这个人,必须死!”

    赵映雪的坚定,仿佛这个决定,谁也无法动摇。

    曲殇一阵沉默,满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情,我会替你安排好,你只需要将这个人杀了就行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赵映雪的脑海里,浮现出年城的身影,眼里的恨,肆意高涨。

    可是,那恨高涨到一定的时候,却又倏然多了几分其他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“我和这年家的恩怨,也该有个了解了。”赵映雪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年城将她害成了这般模样,她以为,这辈子只有在仇恨里,和年城,和年家纠缠不休,至死才是终结,可现在,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年城,给这个人陪葬。”赵映雪的语气,虚无缥缈,仿似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。

    传入曲殇的耳里,顿时,曲殇脸上的颜色,越发诡异多变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想说什么,却不知道如何说。

    房间里,二人一阵沉默,不知道过了多久,赵映雪才吩咐曲殇下去,好似一切,在赵映雪的心里,都已经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整个年府,一如往常,因着年玉婚事的筹备,格外的喜庆热闹。

    颐春楼里,年城和丫鬟搞在一起,整日里乐得销魂,似乎早就忘记了,就在隔壁的院子里,住着一个巴不得将他剥皮抽筋的人。

    这日一早,颐春楼里,年城如往常一样起来,平日里,整个时候,他要等的人,早早就已经到了,可今日已然过了好些时间,那丫鬟依旧没有到,百无聊赖,便索性出了房门,可刚出门,一个黑压压的身影便笼罩下来,他还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是谁,那人一个手刀,打在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当下,一怔眩晕袭来,年城便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颐春楼里,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揽月楼,一直到了晌午,南宫月依旧躺着,可突然,有丫鬟匆匆进来,正是那个和年城搞在一起的,一脸慌张,满眼不安的看着榻上的南宫月,“不好了,夫人,大少爷他……不见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