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九十八章:怎么会是你?
    南宫月进了大厅的第一眼,就瞧见了赵映雪,那一身的白,在她的眼里,刺得她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当下,南宫月似没有料到赵映雪会在这里一般,微微一愣,回过神来,苍白的脸上,迅速凝聚起的狠意,近乎狰狞,推开南宫叶扶着她的手,南宫月大步冲向赵映雪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赵映雪……你这贱人,你终于敢出现了……”南宫月紧咬着牙,狠狠的瞪着赵映雪,那眼神,似乎恨不得将她给撕吞下肚。

    可她的张扬,在赵映雪的眼里,却是不屑。

    南宫月甚至没有机会靠近她,萍儿就挡在了赵映雪的面前,南宫月身体的惯性,一时间停不下来,生生和萍儿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撞,若是放在以往,倒也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可这段时间,南宫月的身体日渐消瘦,单是看着,都虚弱不堪,怕是连风都可以将她吹倒,萍儿甚至没有用力,南宫月的身体就被弹开,往后退了几步,踉踉跄跄,终究还是没有稳住自己的身体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幕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南宫叶回过神来,立即上前想要将南宫月扶起来,可她刚触碰到她,南宫月手一挥,将她的手给打了开来,此刻,南宫月的眼里,似乎只有赵映雪。

    “赵映雪,你将年城和依兰还给我!”

    南宫月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赵映雪却是不紧不慢的端起了身旁桌子上的茶水,浅浅的抿了一口,仿佛那个朝她嘶吼的女人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大厅里,甚至连空气都紧绷着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屏气凝神,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饶是年玉的心里,也禁不住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或者……已经做了什么?

    年玉敛眉,目光淡淡的从赵映雪的身上,转移到了南宫月身上,嘴角浅浅扬起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,今日这一出,只怕这南宫月有的受了!

    “回来了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门外,管家的声音匆忙惊慌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那声音,传入大厅里,几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一瞬间被吸引了过去,年老夫人立即在丫鬟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,拄着拐杖,匆匆迎了上去,“回来了……可是城儿回来了?”

    那“城儿”二字,让南宫月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此刻,竟是忘记了对赵映雪的恨与讨伐,挣扎着从地上起来,顾不得尊卑礼节,猛地抓住管家的手腕儿,望着他,那双眼里,满是热切,“城儿,城儿在哪儿?他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……奴才……门外有一辆马车……”管家被南宫月的举动,吓了一跳。在

    皱着眉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那脸上隐约有惊恐浮现。

    刚才,那马车到了门口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就在等着大少爷和大小姐消息的他,立即上前查看,可还没靠近马车,一股血腥味儿便扑面而来,当下,他便被吓得手足无措,不敢再靠近那马车分毫,反应过来,才匆忙进府禀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马车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似乎丝毫也不愿耽搁,没待管家说完,便首先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,其他的人也回过神来,以刚才管家所说,想来,那马车该是送人回来的。

    被送回来的会是谁?

    在场的每个人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和年曜,也跟着朝着府门外走去,他们一走,二姨娘陆修容,四姨娘徐婉儿,终究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立即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倒是赵映雪和年玉继续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不去看看吗?”赵映雪开口,这个时候,面对着年玉,她的心中,竟是莫名的舒坦。

    年玉那张脸……越发生得美丽了。

    年玉挑眉,“映雪郡主,不如一起?”

    似没有料到年玉会如此相邀,赵映雪微微一愣,但仅是一瞬便恢复如常,抬手,在萍儿的搀扶下起身,“玉小姐,请。”

    年玉淡淡一笑,也是优雅的起身,二人相视一眼,虽隔着面纱,可视线却仍旧交织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二人便不约而同的收回了视线,似乎极有默契,一同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年府大门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,周围的家丁都站在那里,一个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南宫月是第一个冲了出来的人,看到马车,那眼神之间,热切高涨。

    “城儿……我的城儿……”南宫月口中不停的唤着,一靠近马车,那刺鼻的血腥味儿就扑满而来,南宫月脚步一顿,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却顾不得许多,匆忙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撩开帘子,目光所及之处,马车里,两个麻袋紧紧的捆着。

    南宫月微微一愣,半响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目光闪烁着,这个时候,却容不得她探寻太多,立即就认定了那麻袋里面装着的,定是年城!

    “城儿,你别怕,没事了,娘亲来救你。”南宫月进了马车,颤抖着手,随意抓了一个麻袋的口子,急切的解着上面的绳索,一边解,口中还停不下来的念念有词,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年城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她却不知,那关切的呼喊,犹如一根根刺,扎在马车上,某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年依兰刚醒来不久,可自醒来之后,她的脑袋却是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她知道,等待她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此刻,真真切切的感受着,那种被遗弃的感觉将她围绕,心中仿佛被一只手紧紧的揪着,甚至连呼吸,也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娘口中只唤着年城的名字,而对于她,是丝毫也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娘当真以为,自己死了吗?

    可若她看到活着的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感受着那颤抖慌乱的手,在她的头顶不停的动着,渐渐的,漆黑的视线之中,迎来了一丝光明……

    “城儿,快让娘看看……”南宫月拉下麻袋,捧起了麻袋里那人的脸,二人视线相对,南宫月的眼里,倏然一怔,随即,无数的情绪在眼中浮现……

    错愕……失望……仿佛如临深渊的打击……

    “依……依兰……”南宫月双唇开合,脚底窜出一丝凉意,几乎是脱口而出,“怎么会是你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