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五百九十九章:最沉重的打击
    “娘。”年依兰看着她眼底的失望,心也跟着收紧。

    双唇开合,一声轻唤,万般无力,却又带着无尽的控诉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她?

    这么不能是她呢?

    她的命,当真不如年城的重要吗?

    可那一声“娘”,南宫月却似没有听见一般,松开了捧着年依兰脸的手,目光闪烁着,口中依旧不断的唤着年城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城儿……我的城儿呢?”南宫月好像失了魂,转开眼,慌乱的在马车里四处搜寻,看到另外一个麻袋,那眼里,明显有晶亮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我的城儿好好的,一定是好好的……”南宫月忙不迭的解着另外一个麻袋,可是,她的手却比刚才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那信上分明说了,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如今,活着回来的是依兰,那城儿……

    南宫月不敢去想那可能的结果,许是心中太急,又太过害怕,南宫月几次三番都没有解开那捆着麻袋的绳子,到最后,甚至急出了泪水,可纵然是如此,她依旧不停的解着。

    终于,麻袋被解开,南宫月的手却是一顿。

    到了这样的关头,她竟不敢再往下继续探索,那恐惧在她心中弥漫。

    身后,年依兰看着她的举动,嘴角一抹浅笑,说不尽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娘,死了……城儿他死了!”许是要报复南宫月的舍弃,年依兰开口,逼着她去面对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那个女人当真是厉害,如此让年城死去,确确实实对娘亲来说,是最沉重的打击吧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就算是自己没有杀了年城,赵映雪也不会让年城活!

    她的目的,让年城死,让娘亲痛苦,更是将她也卷入其中……

    这一石三鸟的计策,果真不愧是映雪郡主,她从来不该小瞧她的!

    她后悔了,她后悔小瞧了赵映雪的手段和狠辣,那一次她的算计,竟惹了的一个魔鬼!

    南宫月听着年依兰的话,更是一把将年城抱入怀中,咬牙切齿,“你胡说,没有死,我的城儿好好的活着,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可话虽如此,感受到怀中那身体的僵硬与冰冷,南宫月眼里的泪水,更是来得汹涌,怎么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不会死……不会死……”南宫月疯狂的喃喃,可就算是不愿承认,心中却也已经明白了什么,仿佛终究忍不住心里激烈涌动的痛,南宫月嘶吼出声。

    那嘶吼声,充斥着年依兰的耳膜,传出马车,马车外的人虽然都已经有心理准备,但依旧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嘶喊声里,饱含的痛苦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马车里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满心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将城儿接出来啊。”开口的是年老夫人。

    她是知道南宫月的选择的,活下来的,一定是城儿,至于依兰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个孙女,年老夫人皱着眉,有那么一丝惋惜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的催促,让年曜回神,立即给管家使了个眼色,管家不敢怠慢,领着家丁上了马车,可看到马车内的情形,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管家试探的朝着马车内唤道。

    “滚,滚出去!都给我滚。”南宫月凄厉的嘶吼,更是高过了刚才,声音高亢得几乎嘶哑。

    管家微微一愣,看了马车里的年依兰一眼,也是吃惊。

    这反应,年依兰看在眼里,早早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扶我下马车。”年依兰双唇轻启,声音很低,眼里却是一片冷漠。

    管家猛然回神,忙的伸手将年依兰扶着,小心翼翼的带着她下了马车,当年依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,每一个人的眼里,那惊诧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他们都以为,活着的人该是年城吗?

    年依兰暗暗吸了一口气,看到年老夫人,几乎是本能的,身体一软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,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祖母,极度惹人怜惜,楚楚可怜的模样,饶是年玉看着,眉峰也禁不住一挑,她亦是有些吃惊,回来的竟然是年依兰,可是,仔细一想,精明如她,这个结果却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赵映雪……怎么会让年城活?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看了身旁的赵映雪一眼,不知为何,她倒越发觉得,这事情有趣起来。

    而年老夫人,似乎因为年依兰这一声喊,猛然惊醒,可是,她仿佛是意识到什么,那张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几分,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径自绕过年依兰,匆匆走到马车前,“城儿呢?快把城儿扶出来。”

    马车旁,候了一圈的家丁,一脸难色,却没有丝毫动作。

    年老夫人更是急了,“月儿,快让城儿出来。”

    马车里,片刻静默。

    突然,一声绝望的嘶吼,再次响彻整个天际,“没了,我的城儿,没了!”

    没了?

    什么叫没了?

    年老夫人身体一晃,拄着拐杖,顾不得其他,自己爬上了马车,一把将南宫月拉开,那一拉,南宫月怀中的那个僵硬的身体,顿时失了平衡,倒在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那浑身干涸的鲜血,身上无数的窟窿,双目大睁的狰狞,落入年老夫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年老夫人身体颤抖着,终于一口气上不来,双眼一翻,整个人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年曜见势不对,立即上前,亲自将年老夫人抱着,一脸焦急,一边往府门内赶,一边张罗着吩咐下人请大夫。

    一番惊慌混乱,片刻之后,归于宁静。

    那气氛弥漫的诡异,让人心里不断的收紧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进了马车里,南宫月身旁,那个双目大睁的男人,不是年城又是谁?

    年城……死的是年城!

    在场的人,就算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结果,可心中依旧是震惊。

    可其中的两人,南宫雉和南宫叶二人,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,好在……年依兰活了下来!

    而年城……

    他们看着马车上年城的尸体,眉心依旧紧皱着,到底是谁,竟是这般的残忍!

    过了好半响,南宫雉上前,张罗着将年城的尸体从马车上搬了下来,直到那尸体平整的被放在地上,那面目的凄惨,更加清晰直接的暴露在众人的眼里,有人心中更是泛出浓浓的恶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