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六百零二章:母女决裂
    年依兰迎上她的视线,那杀意,她看着,却并不害怕,反倒是心中的冷漠越发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的对待你的大哥,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!”南宫月紧握着拳头,不断积压的愤怒,终于压制不住,彻底爆发。

    气势汹汹,猛地抓住年依兰的领口,盯着她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身体颤抖着,那模样,甚至恨不得要了年依兰的命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?呵……”年依兰任凭她抓着,一声轻笑从口中溢出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,在手中缓缓展开,摆在了桌子上,瞥了一眼那纸上写着的字迹,“娘,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南宫月皱眉,顺着她的视线,看到那信纸,眼底的神色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在眼里,嘴角的讽刺越发浓烈,“认得这东西吗?”

    认得吗?

    她自然认得!

    这是她亲自写下的!

    可……怎么会在依兰的手上?

    南宫月莫名心虚。

    “年城活!”年依兰呵呵一笑,看着南宫月,嘴角浅扬,“娘,我不也是你的亲女儿吗?你让年城活,不就是让我死吗?娘,狠心舍弃我的人,是你啊!”

    年依兰一字一句,话到最后,几乎是吼出声来,脸色也跟着突变。

    那语气中的怨恨,让南宫月心中一颤,抓着年依兰领口的手倏然松了,身体一股无力感袭来,南宫月的手撑在桌子上,看着那信上的字,目光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南宫月口中喃喃,眼里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突然,她一把抓住那信纸,奋力的撕碎,仿佛要这所有的东西都磨灭。

    这举动,年依兰静静的看着,撇开赵映雪的意图,看着娘亲这般模样,她的心里竟也格外的痛快,“被你舍弃,我只能自保,如此,你要为你的儿子报仇吗?”

    报仇?

    南宫月目光一凛,那锐利激射向年依兰,杀意比方才更浓。

    可仅是一瞬,好似所有的东西都在顷刻间崩塌,南宫月的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如何报仇?

    杀了依兰吗?

    她做不到!

    她可以为了让城儿活,而舍弃依兰,却没有办法亲手让这个女儿死!

    可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仿佛已经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“你滚!”

    终于,过了好半响,南宫月开口。

    两个字,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,目光灼灼,恨意昭昭,厉声朝年依兰吼道,“立刻给我滚出年家,从此之后,你我母女恩断义绝。”

    母女恩断义绝?!

    年依兰轻笑,她们母女,到了如此的份儿上,怕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吧!

    年依兰敛眉,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对上南宫月的眼,似做了什么决定,后退一步,拉开了二人的距离,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房间里,母女二人对视,好半响,年依兰倏然跪在了地上,这一跪,南宫月心中猛然一紧,似被一双大手揪着,甚至连呼吸,都格外的艰难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头,重重的磕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下,南宫月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宫月攥成拳头的手越发紧了些,身体颤抖着,极力隐忍。

    直到年依兰磕了三个头,才见她站起来,冰冷的声音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娘……保重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“娘”似乎饱含了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话落,年依兰转身,没有丝毫犹豫,大步朝着门外走去,那身影在南宫月的视线之中,越来越远,直到彻底消失,南宫月强撑着,可终于,似再也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嘶吼,凄厉悲痛。

    南宫月身体一软,整个人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身体里好似有什么东西撕扯着,那痛苦仿佛要将她吞噬,一声又一声的嘶喊,相继传出,在这寂静的清早,几乎传遍了整个年府。

    刚出了仙兰苑的年依兰,听见那声音,脚步一顿,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冷冽的面容,却是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心里,几分痛快,几分讽刺,几分冷漠,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这是赵映雪想要的吧!

    年依兰思绪之间,正瞧见前方不远,南宫叶正朝她走来,直到走近,南宫叶看了她一眼,又望了望她身后的仙兰苑,眉心紧皱着,“姑姑她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,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

    南宫叶想探寻,可年依兰却没给她机会,对上她的眼,打断了她的话,“王妃,请带我回骊王府。”

    那个地方,虽是水深火热,却也是她如今唯一能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手来到小腹上,年依兰眸光微敛。

    从今之后,这肚中之子,便真的是她唯一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南宫叶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,似明白了什么,没有再说什么,如她所愿的带着她朝着年府门外走去,任凭仙兰苑的嘶喊声继续回荡。

    而此刻,如意阁内。

    赵映雪也是听见了那嘶喊,不仅听见,她也几乎能够猜到,刚才那南宫月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面纱底下,嘴角一抹笑意浅扬。

    南宫月,这痛苦的滋味儿,可好受?!

    她南宫月越是痛苦,她的心里,就越是痛快。

    听着那嘶喊,一声又一声,终于,嘶喊声停歇下来,赵映雪才缓缓端起了身旁桌子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年城何时出殡?”赵映雪浅抿了一口茶,淡淡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郡主的话,属下刚才打听了,就在后天一早。”堂前,候着的曲殇恭敬的道,饶是他也感受得到,郡主这些时日的开心。

    那是自阁楼大火之后,她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开心。

    是因为对年城大仇得报吗?

    而想着郡主的计划……

    “呵,那年曜倒是急。”赵映雪轻笑,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也对,再不久就是年玉大婚的日子,年城出殡,当然是越快越好,省得这年府一直因着年城的死,气氛怪异,更是晦气。

    五月初三,可是一个大日子,因为年城带来了晦气,那可当真是不好的!

    年玉大婚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眸光微敛,眼底有一抹精光一闪而过,“计划就放在年城出殡那日吧,那样的场合,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年城出殡那日……

    那不就在后天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曲殇望着赵映雪,眉心皱得更紧了些,欲言又止,半响,终究还是开口,“郡主,你当真已经做好了决定,万一出现差错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